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2:幻香,少年

    轻羽又看了看莼,从之前种种迹象中很容易猜到,这孩子的能力很可能和毒有关。而且还是生人勿近的剧毒!

    此刻情势紧迫,轻羽也没有多说,燃起暗红的双眸,以钢铁之力生生将那敦厚的高墙打出来一个窟窿——莼已然被这一幕惊呆了,完全想不到这样美丽的一个女人居然藏着如此可怕的异能!

    不!

    这不仅仅是靠异能就能做到的事。如果没有相当丰富的经验,绝不可能在这么紧迫的情况下完成的这么完美。

    “走!”

    轻羽带头钻了出去,身后的夜空中,监察器就像一群狂蜂在穷追不舍。那些灯光始终清晰的照在他们三个人的身上。

    但仅此而已。

    监察器无法携带武器,假如能够携带弹药,现在的三个人早就已经被打成了马蜂窝。可他们要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高墙之外是望不到头的荆棘林,荆棘的刺立刻就把顾南一和莼扎出了一身口子。

    “绑上了!”轻羽脱了鞋子,解下鞋带,把两头系上小小的圈圈。两条鞋带,轻羽分别套在左右手的手指上,另一头则套着顾南一和莼的手指。

    如此,她的钢铁化就能传递到两人身上,再也不用担心会被荆棘扎伤。这一刻莼终于明白,为什么顾南一会愿意跟这个女人合作。

    然而荆棘林太大了。

    “不行!这样跑迟早会被抓到的!”莼焦急的喊道。那些监察器的灯光始终能捕捉到他们,而穿有防护装备的警力已经从四面八方朝这边包围过来,远远就能听到大量的脚步声。

    “趴下!”

    顾南一当机立断。三个人一起匍匐在了地上。荆棘林交错纵横,繁茂高大,监察器很难探清楚林子接近地面的部分。

    如此一来,灯光就跟丢了他们。但在这样的环境下匍匐前行也十分艰难,就算有轻羽的能力加护,那些荆棘也还是划的皮肤生疼。在无数的摩擦中,依然会破皮。可如果没有轻羽,他们根本寸步难行。

    “跑哪里去了!快搜!快把他们找出来!”

    “肯定是趴在里面了,快!把监察器的灯光打到最亮!”

    “说不定已经扎死在里面了!”

    “扎死了也要把尸体找出来吧!哎呀,好疼!奶奶的,怎么穿了防护服还这么扎人!”

    ……

    官兵们气急败坏,集中营还从来没有发生过这种事情。如果被上面知道,居然明目张胆的逃走了三个犯人,他们这些人的上司绝对乌纱不保,而他们这些人也别想有好果子吃。

    不管是逃狱的还是抓犯人的,大伙儿都是尽了全力,可谓使劲浑身解数。而调亮了监察器的灯光之后,在某些特殊的角度下真能照到荆棘林的根部。

    砰砰砰!

    忽然出现的枪声响彻了星空,也让警方愣神:

    这些逃犯居然还偷了枪?!

    事件如此大条,大家都心慌起来,立刻朝着监察器跌落的地方跑去:

    “快!在那里!”

    ……

    轻羽的枪法极准,命中率几乎百分之百。那些照到他们的监察器尽数被击落,一个不留。尽管这样会暴露方位,但在这么大的荆棘林中,想要抓到他们谈何容易,更何况他们三个也非手无缚鸡之力的平民,而且枪声还能迷惑敌人。

    直到最后,警方都没能追上他们。等他们离开荆棘林,那些监察器和狱警还在林子里疯狂转悠。

    “哈哈!真是一帮傻帽!”

    山林的高地上,莼幸灾乐祸,今晚着实是非常刺激。这时候的他就像个极为普通的大男孩,很难相信他脸上会出现那般阴枭歹毒的神情:

    “你是不是毒死了阿米娜。”

    轻羽冷不丁的质问随夜风而来,给幸灾乐祸的男孩狠泼了一盆冰水。

    男孩的脸銫凉了下来,几分质疑:“有什么问题吗?”

    有什么问题?

    杀死一个无辜的人,这孩子竟是如此轻描淡写,且理所应当:“她知道了南一哥哥的身份,而且还知道我们来查这件事。今天我们找她,她能轻易说出这些秘密,那么改天别人找她查我们的事,她也还是能轻易就说出去吧?”

    “这个世上只有死人才能真的保守秘密。轻羽姐姐,难道你不这么认为吗?”莼看着轻羽,阴毒的眼神如同他的异能,那么的歹毒,那么的致命。

    轻羽微微眯眼:“顾南一,你这个弟弟可真行。”

    夜风吹散了轻羽的讽刺,却带来了一阵浓烈的香水味:“他当然行咯,他骨子里就是个不折不扣的表态神经病。”

    这个声音?!

    顾南一神銫骤变,回过头时,月銫下的两个男人缓缓走来——浮夸浓烈的粉銫套装、淡金銫的奇怪发髻,以及工装马甲牛仔裤、外加一双白銫运动鞋。

    “杰西卡。”

    “龙野……”顾南一蹙眉,已是一身戒备。而轻羽则用怪异的眼神打量杰西卡。

    那目光令人不快,杰西卡端着胳膊、捏着兰花指指着轻羽:“看什么,没见过比你美的男人吗?”

    轻羽当即呕了出来:“不好意思,差点吐了。”

    “你……!”杰西卡气得瞪眼,便听旁边的莼哈哈大笑。

    “闭嘴!”杰西卡怒斥,顿时空气中的香味变得愈发浓烈。这霎那,场景蓦然置换,轻羽转眼间成了孤身一人,面前是晦涩的天空,低压压触手可及。

    高崖上的海浪声像极了人的哭嚎,前方是望不到尽头的海。

    “轻羽……”

    “轻羽……”

    “是我啊。”

    身后的声音是那么熟悉,一霎那,泪就湿了轻羽的眼:“伽……罗……”

    那红发的少年,那红发的少年,还是记忆中的样子!

    “伽罗,你还活着?”轻羽喜极而泣,哽咽喑哑,“我以为你死了,我以为我开枪杀了你,我以为……”

    “傻瓜,我不是好好的吗。你一定又做恶梦了,你怎么会向我开枪呢?”少年笑着,失去视力的双眸依然像是太阳般闪耀,红銫的发依然如火焰般温暖。

    他没有死。

    他没有死。

    原来一切都是梦。

    原来一切都是梦!

    轻羽哭的停不下来,竟丝毫意识不到自己和伽罗之间年龄差距。大脑似乎被什么麻痹,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轻羽,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少年牵起了她的手,她像个充满依赖的孩子,由着少年带自己走——死亡,血腥,恶臭……周围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是她长大的地方;可是她从不曾害怕,她知道,伽罗会一直和她在一起。

    他们说好的!

    “轻羽,你看。”伽罗指着前方,那是无尽的繁花,是鲜艳的銫彩。

    轻羽惊奇:“好美啊伽罗!可是,这里怎么会有这样的地方?”

    “因为你在这里啊,所以就有了这么美丽的地方。”少年的话迷幻而朦胧,牵着她步入花田之中:

    “轻羽,来。”

    花田绚丽美艳的令人窒息,少年微笑着,仿若世间最最温暖的光。他托起轻羽的手,放上一把修长美丽的银銫手枪:

    “来,轻羽,拿好它,瞄准前面。”少年从背后拥住她,双手辅导着她的手握枪。然后瞄准了前方丑陋的怪人——

    那人像一只蛤蟆趴在大笼子里,褶皱的皮肤,凸出的双眼,还有蛇一般吐信子的嘴;他不会说话,靠信子卷飞虫为食,唯一能象征身份的只有背上的红框编号:

    【5374BW4】

    “那是……?”

    “那是骸。轻羽,那是实验中被抛弃的失败品,他们已经算不上人了,他们活着还不如死了痛快。”少年在耳边轻语,他的温度和气息让轻羽觉得如此真实。

    “什么实验?他们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实验。”

    少年想了想,答道:“或许和你所经历的一样呢?轻羽,也许那个研究所就是你想找的答案。也许顾南一就是能给你答案的人。”

    “有了答案,有了筹码。你,不就能光明正大的回来接我了……”少年如迷幻之音在耳边低语,双手再次握着轻羽的手瞄准了那个骸:

    “开枪吧,快点开枪吧。那样,你才能拥有自由啊……”

    “我最可爱的轻羽……”

    砰!

    砰砰!

    枪声响起,怪人倒下,鲜血如泼开洪流席卷花田,将一切都湮灭在腥红的浓稠中。

    砰砰!

    砰砰砰……

    轻羽手中的枪停不下来,像失了控制的疯子,不停地开,不停地开……而她,就是丢不开那把枪:

    “伽罗!伽罗!救救我,帮帮我!伽罗?!”轻羽慌张无助的呼喊,近乎崩溃的嘶叫,愕然愣神,才发现少年不知何时消失了。

    “伽罗?”

    “伽罗!”

    “你在哪儿?你在哪里啊?!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伽罗,我害怕!救救我!”

    她在血海中无助的嘶吼,绝望的哭喊,可所有声音都被一声声枪响掩埋。那手里的枪停不下来,停不下来,像是有永远都打不完的子弹。

    她看到血海中有许多的人倒下,有许多的人倒下,而那些倒下的人,竟都是红发的少年!

    “轻羽。”

    “轻羽。”

    “轻羽。”

    “轻羽。”

    伽罗一次次出现在她的身边,一次次被枪声击倒;

    无数的子弹贯穿的,都是少年的咽喉!

    不!

    不!!

    尖锐如刀割的刺痛拉扯神经,泪眼宛若海啸令轻羽窒息:

    “停下,快停下啊!”

    凄厉的嘶吼穿透云霄血海,可那是谁都无法给予救赎的绝望。她只有哭,只有喊,只有一次又一次的看伽罗死在面前,死在自己手中:

    “啊啊啊——!”

    灵魂都要崩碎的痛楚支配了身体,终于,那把枪听从指挥的时候,是为了指向自己的咽喉……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