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10:铭牌,夜行

    废弃多年的下水道潮湿且充满臭味,长满了深绿銫的苔藓。火折子微弱的光把气氛照的恐怖。尤其是阿婆的脸——

    那张老脸上布满了皱纹,还交错着杂乱的伤疤。她年轻的时候脸被划伤过,毁容的还挺严重,此刻一双干涩的眼中写满了慌乱和惊恐:

    “我说过不会伤害你,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轻羽冷不丁问道,观察着阿婆的反应,“你是不是知道这条路?”

    “我……!我没有!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放了我吧!”阿婆害怕极了,缩成一团,可面对轻羽手中的枪,她也不敢轻举妄动。

    下水道不算宽敞,甚至有点拥挤。在这个被砖块堵死的尽头,恶臭令人窒息。

    轻羽又敲了敲面前的砖块,确定就是实心的。再看看周围,能看到一些修补过的痕迹。也就是说,这地方曾经被人打通过,但后来又补起来了,而且还在砖头缝隙里浇了混凝土。

    正想着,就是听见一些动静,便见面前的砖墙像冰淇淋一样软了下来,一只手蓦地从里面伸了出来!

    “啊!”阿婆吓了一跳,但在银晃晃的手枪面前,她又立刻捂住了嘴。

    轻羽牢牢抓住阿婆枯瘦的手腕,说什么也不会让她逃走。而面前的砖墙已经被人徒手撕开,就像扯掉一团团海绵。

    “过来。”

    轻羽抓着阿婆后退一步,和顾南一拉开距离。顾南一从墙那边出来的时候愣了愣,但也并不意外,明知故问道:

    “这什么意思。”

    “说好的,明码实价。我要知道所有事情。”轻羽态度强硬,毫无商量的余地。

    莼的脸銫瞬间变了:“你!”

    “别乱来。”顾南一拦住莼,也就笑笑,“这件事你已经知道不少了,贪心可不好。”

    “是吗。”轻羽冷冷,枪口抵上了阿婆的脑袋。

    “放、放过我吧!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呀!”阿婆浑身发抖,脚都软了,被轻羽拽着才能勉强站立。

    顾南一看看轻羽,权衡之后还是先把重心放在了阿婆身上——像这样一个神神叨叨的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疯了。

    “我问你,你是不是阿米娜?十几年前,集中营生活物资处的副处长。”顾南一言辞笃定,锋锐的目光更让人觉得无法隐瞒自身的秘密。

    阿米娜的脸銫顿时惨白,发抖着说不出话。

    而顾南一更近了一步,为了彻底击溃阿米娜的心理防线:“你瞒不住我的,就算你毁容了,我也记得你的脸。我这几天跟一些上年纪的死囚打听过,十几年前探索桫椤遗迹出事之后,因为死的人太多,上面问责下来,几乎把集中营所有的官职人员都换了。”

    “那你为什么还在这里,而且还成了清洁工。”顾南一字字句句,这种直白的说法更能撕毁一个人不安的心灵。

    阿米娜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惊恐极了:“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好!那你好好看看,认不认识我!”顾南一咄咄逼人,一步上前捏起了阿婆的下巴,逼她正视自己:

    “当年我也是这里的犯人,我们一家人都是。后来前往桫椤遗迹,你还跟我父母私下说过话的。”

    红头发。

    红头发……

    红头发!

    阿米娜枯槁的眼中映着顾南一的脸,惊恐的瞳孔越缩越紧:“你……是你……?你是那个孩子?”

    “不!不是!我不是阿米娜!我认错人了!我不是!你放过我吧!”阿米娜语无伦次,精神已在崩溃边缘,“我不是的!我不认识你!我不知道什么桫椤遗迹!我就是个清洁工!”

    “放过我吧!你们放过我吧!我保证什么都不会说!”

    “求求你们了!”

    “求求你们了!”

    阿米娜趴在顾南一脚下,拼命的磕头,惊慌的呼声已然失控,随时都会引人过来。

    这次调查最忌就是打草惊蛇,尤其看阿米娜现在这个样子,说明当年之事必然严禁再提。

    为避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且阿米娜是目前唯一的线索。他们只好先放了阿米娜回去。

    正如轻羽所想,下水道的通路正是顾南一一家人所发现的。当年他们一家人经常在下水道团聚,当然,那个时候下水道还没有废弃。废弃之事多半也和十几年前的那次事件脱不了干系。恋恋

    那次事件之后为了彻底清洗人员,整个集中营怕是都里里外外检查了一次,且封住并废弃了可以藏人的地方。

    集中营的地下早已修建了新的小型排水渠,而这里可能又被犯人发现并且利用过,只不过行迹败露,导致砖墙又被浇筑封闭了一次。

    所以顾南一觉得暂时放阿米娜回去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然而现在另外有更让顾南一担心的事情——

    晚些时候,熄灯铃声拉响,牢营陷入安静的黑暗。这里的牢房两人一间,莼就睡在顾南一的下铺。顾南一一直在想事情,起身方便的时候,发现莼的床铺不太对劲。掀开被子一看,这小子果然已经不在牢里了。

    “啧!”顾南一咂嘴,立马钻到床下,墙壁上果然有个被溶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大洞。

    尽管牢房在三楼,但经过专业训练的他们要下去并不算难题。顾南一没有钻进那个洞,而是另外自己又挖了一个。出去之后顺着下水管道爬,很快就能进入牢营的通风口。

    通风口是到中庭的唯一不会被监察器发现的路。监察器虽然密不透风,但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空隙,只不过那个空隙的时间极短。不到五秒的时间里必须飞速穿过空旷的中庭,躲进只有小腿高的花丛里。

    说是花丛,每一束不过只有两人宽,中间间隔也比较大。如果不能掌握好躲藏的角度,监察器立刻就能拍到你的腿或者后背。

    如果你可以成功完成这些要求,那么恭喜你,你将有机会等待下一个五秒。

    穿过中庭到达女子监狱,前后需要穿过五个花丛,最后便能在草皮下翻出被隐藏的下水道的井口。然后顺利进入那一条暗道中。

    一路上,顾南一并没有发现莼留下任何痕迹。但这毋庸置疑是唯一的路。由此可见,莼那小子确实值得夸赞,身手比过去更灵活也更谨慎了。

    进入下水道之后,顾南一加快了步伐,不想才过那道砖墙,额头就撞上了一个冷冰冰、硬梆梆的东西:

    “这么巧啊,你也来夜游的?”女人的声音不带情绪,冷凉的无赦贴在顾南一的额头上。片刻之后,就把枪收了回去。

    “我就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你怎么可能就这样放过那个阿米娜。”轻羽吃的笃定,但顾南一却有些着急:

    “莼那孩子不见了,怕是要出事。我们快点去找阿米娜。”

    “什么意思?”轻羽蹙眉,而顾南一已经开始往女子监狱那边走。

    轻羽也是刚到这里,并没有碰见莼。顾南一听后更是心急:“那孩子做事不知轻重,得快点找到他!”

    顾南一眉头揪的死紧,而轻羽给了他一个更糟糕的实情:

    阿米娜并不住在女子监狱。

    轻羽可以确定,阿米娜住在第二道高墙外的办公楼里。因为她每天熄灯之后都会离开监狱。监狱都是犯人,除了狱警,其他人不允许多留。

    “今天我们找上了她,我看她更不会多呆了。怕她会连夜跑路,所以才想着要不要去找你商量。”轻羽倒是没有顾南一那么着急,毕竟这一次她只是个旁观者,一个带着好奇心的外人。

    听了这话,顾南一才发现自己有点急过了头,竟连这么明显的事情都没有想到。他让自己冷静下来,立刻决定追过去。

    轻羽跟着他,按照之前的规律,两人顺利躲过了监察器,到了电网之下——能走的路只有一条,莼显然也清楚这一点。

    电网之下虽然看上去无异,但仔细观察就能看出一块草皮有点奇怪。

    顾南一此时正在用异能挖墙,轻羽就过去翻动了那块草皮。草皮下赫然藏着一个洞口,但洞口散发着刺鼻的气味,且像是被腐蚀过一样。而洞口周围的草皮全都枯死了。

    这枯死的场面似曾相识,轻羽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你干什么?别碰那地方!”顾南一忽然过来,看见这个情况连忙拉开了轻羽,让她从自己开好的洞口走。

    而与此同时,顾南一所担心的那个男孩,已经找去了阿米娜的房间。

    阿米娜的住处并不像样,这些年她只是挤在一间狭小又潮湿的杂物间里。但对她来说,只要能够活着,住在哪里都是一样,做什么工作也都是一样。

    如果可以,她希望永远都没有人知道她的名字叫阿米娜!

    “你们别逼我了,你们放过我吧!我只是想活下去!求求你了!”阿米娜跪在地上,匆忙收拾的包袱此刻已经散落一地,而里面也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几乎全是又旧又破的粗布衣裳。

    唯一抢眼的,是一块氧化严重的铭牌。

    【阿米娜,集中营生活物资处】

    “诶——想不到啊,南一哥哥说的居然是真的。你还真是副处长。”莼意外的语气充满了嘲讽,阴阳怪气的感慨让人很不舒服。

    阿米娜触电似的弹了起来,连忙抢回了那个铭牌。

    对她来说,这是世上唯一能证明自己是谁的东西了。因为那些记得她的人、认识她的人,全都已经死了啊!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