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9:入狱,交集

    审讯室中,那男孩周身的气场蓦地变了,仿若恶魔一般令人心里一惊。却朝他看去的时候,他依然是腼腆纯良的模样,刚刚的那种气息似乎只是幻觉:

    “大哥,你什么时候和姐姐结婚的,怎么都不通知我?真是吓了我一跳!”莼十分惊喜,眼神中充满了祝福。

    大家都觉得哪里奇怪,但也说不上来,而结婚这个事情,顾南一就更不想说了,无奈笑了笑当解释。

    “够了,都闭嘴。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不是给你们吃茶聊天的!”主审怒斥,翻开手里的册子:

    “李维斯,弗斯嘉,你们两个重犯除了服役改造之外,估计至少还得罚款一百万……”

    “一百万?!”轻羽觉得这些人怎么不去抢。尽管这钱她也不会交,但这事情却是很气人:

    “大人,法院的通知都还没下来,你们现在凭什么就下结论。”

    “哼。”那人冷笑,“我们这什么犯人没见过,什么罪名没听过?就你们夫妻俩这些破事,还用得着等法院判决?我告诉你吧,我现在说一百万都还是少的,如果你们要等法院开庭,到时候恐怕得翻一倍。”

    “你的意思是,犯人的裁决你们自己就能私自决定了?”顾南一打量着他们,眼神几分不屑——集中营这个地方,尽管从前就很腐败,但没想到十几年过去,现在竟变本加厉到了这种程度。

    那审讯官笑而不语,有些事情他又何必跟这些犯人解释清楚:“你们是坐牢的,不是跟我谈条件的。总之一句话,一百万,你们还有从重犯减刑到轻犯的机会,不然就准备一辈子呆在这里吧。”

    “我给你们一周的时间好好想想,反正时间还多的是。”那人挥挥手,示意将夫妻俩带下去,而押送莼的狱警则穿着不同的制服。

    “这是什么意思,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我要和大哥在一起!”莼挣扎着。顾南一和轻羽也回头看了过来。

    那狱警狠揍了莼一拳头:“给我放老实点!他们两个重犯,你一个轻犯难道还想变成重犯不成?”

    “轻犯?我为什么是轻犯!不!我不要!我就要和我大哥在一起!我就要当重犯!”

    这小子,该不会是脑子坏了吧?

    几个提审官内心无语,从来只有重犯想改轻犯的,哪里有轻犯吵着要变重犯的神经病?

    却正想着,那小子竟然就已经扑了上来,揪起主审的衣服就是一顿打。

    “快快!哎呦!把他弄走!”主审毫无防备,脸都被打肿了。其他人都看呆了。

    主审被打了之后气急败坏,指着他们三个人大骂:“好!好啊!既然你们都有病,那我也不给你们机会了!全都判无期,都给我在这里呆到死为止!”

    就这样,三个人都成了重犯中的重犯,那一百万的罚款似乎也不了了之了。不过轻羽也没必要管这些事情,比起罚款,她更担心自己藏在身上的枪。

    然而集中营管理力度的腐败令人瞠目——

    这里除了上层几个官,其他的人似乎都是拿钱混日子,能马虎的地方绝对不会仔细,而且轻羽的运气确实不错,入狱前搜身的时候,几个狱警正在打牌,随便塞给她一套囚服就让过去了。

    反正只要是进了集中营的电网高墙,便是一只老鼠也别想能溜出去!

    牢狱营区的分布像个大大的井字,就建在办公楼的后面。那里有另一堵墙,一堵比外围更高更厚的电网墙,进去之后能看到十字形的广场中庭——是犯人们平时集会、放风的地方。而中庭的四个方向,分别是重犯、轻犯的男监狱。

    广场中庭的视野空旷,完全没有任何遮挡,且进去的必经之路都布有探灯,逃走而不被发现的几率微乎其微。即便有人能破坏探灯,那24小时徘徊在空中的无数监察器也会令你束手无策。

    轻羽被单独关进了女子监狱,顾南一求之不得。三个人平时只在参加劳作的时候才能碰面。

    集中营这个地方,顾南一是再熟悉不过。他的整个童年几乎都是在这里渡过。又或者说,他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熟悉的环境让顾南一事半功倍,再加上还有莼这个帮手,只两三天就把现在集中营的情况掌握的七七八八。然而诡异的是,竟没有发现一个熟面孔。

    十几年前的集中营里的大小官员,好像一个都没见到!

    “这么长的时间,会不会是你记错了。”轻羽懒懒搓着麻绳。她们女犯的任务就是为马场提供干草——把这里的草晒干了打包。

    顾南一一边打草,一边揪着眉头。

    别的事情他也许会记错,但集中营这个地方,哪怕是一棵树的位置他都认得!那些曾抽打过他和他的家人的混蛋的嘴脸,就算会成灰,他顾南一也能认出来!

    红发的男人打着草,一言不发,眉眼间透着焦虑。

    “南一哥哥,你不用担心,总能找到线索的。”莼宽慰着他。这孩子对顾南一的过去应该非常了解,轻羽是这么判断的。菡萏文学

    时间在劳作中流逝,日头渐渐爬了上来。中午的时候总是特别热。顾南一擦了一把汗,余光在远处瞅见了一个人——

    那是五六十岁的阿婆,步履蹒跚,吃力推着一车垃圾,送往晒草场后面的垃圾站。

    顾南一的目光一直追随着阿婆,渐渐的,眼中的迷惘和焦虑开始变得清晰。第二天的时候,顾南一等着阿婆出现,然后又是远远的观察着她。等到第三天,男人彻底清晰的眼神中终于浮现出了笃定的喜悦和锋锐——

    “就是她!”

    一句话,轻羽和莼都远远看了过去。正在这个时候,劳作结束的铃声响了起来。

    犯人们以牢狱为单位,陆续集结成四个队伍,在狱警的监督下返回。他们劳作的地方就在中庭主路的另一头,步行不过十五分钟。只要没有探索遗迹的任务,几乎每天都是监狱和晒草场的两点一线。

    在这里,犯人们活的就像一条狗。每天几乎都有人因精神崩溃而发疯。重犯们努力想减刑成轻犯,轻犯们努力盼着恢复自由身——哪怕这“自由身”只能是去麦云做一个备受剥削的底层农民。

    集中营折磨的从来不是人的身体,而是灵魂。那些被判终身监禁的犯人们,下场只有两个:

    发疯。

    或者自杀。

    回城路上又有人精神崩溃,抢走狱警的枪就毫不犹豫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种事大家都已经麻木,宛如家常便饭,狱警也是见怪不怪,像扔垃圾一般拖走了尸体。

    在这个极度压抑的地方,人们很少说话,都活的像一具行尸走肉。不过最近却多了新鲜事——

    最近女子监狱进来了个一个美丽的女人,因此男人们并没有少议论。晚饭之后的活动有时间,就是男人们聚众讨论女人的八卦时间。

    集中营中庭的广场上,轻羽的风姿就是那么显眼。当然,男犯人里同样也有引人注目的家伙——那个红头发的家伙!

    铁锈般鲜红的头发在这时代实在少见,而且那家伙还有着十分出众的气质。女人们站在一起,小声议论。食銫杏也。讨论美丽的事务原本就是人的天杏。

    却总有人是不高兴的。

    紫发紫眸的大男孩阴沉着脸,跟在顾南一身后,等快到轻羽跟前的时候,莼立刻又换上了纯真阳光的面容,并且主动抢在前面打了招呼:

    “姐姐!”莼朝着这边挥手,轻羽只是面无表情的抱起胳膊,等他们过来。

    顾南一一直都想甩掉轻羽,现在居然主动找上门,这可真是峰回路转。不过轻羽心里有数:“无事不登三宝殿,真是稀奇啊。”

    “都这么熟了,你这样说真让我伤心。”顾南一官方的微笑,四下看了看,“我们好歹是领了证的,妻子帮一下丈夫不是应该的吗。”

    “那还真是对不起了。像你这样的丈夫,我已经开枪打死了好多个了。”轻羽满脸不屑,之后又瞅着莼,“这小子,应该知道你不少事吧。”

    莼一脸无辜,看看他们两个:“姐姐,你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轻羽耸肩,扬高了下巴,“说吧,想让我帮你什么。”

    “简单。帮我找个人。应该是你们女子监狱的一个清洁工。”

    轻羽想了想:“你说的是不是一个阿婆,大概五六十岁,有点驼背。每天都会去晒草场那边倒垃圾。”

    “对!就是她!”莼眼中一亮,“那个人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了!”

    轻羽看着他们两个,琢磨了片刻:“找到之后呢。”

    “带她来见我。”顾南一沉声,认真非常,“女监澡堂的下水道有条通路,入口在33号隔间。下去了一直走就能碰头。”

    “好,那就今晚,不见不散。”

    顾南一说的清洁工阿婆,轻羽每天都能见到。对于一个异能者佣兵而言,要把一个大拐进下水道再简单不过,反倒是下水道里的通路更让轻羽觉得吃惊。

    因为那根本就是一条死路!

    从布局上看,这下水道应该早就被废弃了,难道那个大名鼎鼎的顾南一也会在情报上出错?

    轻羽正琢磨着,却发现阿婆的脸銫不对劲。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