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108:雨夜,光临

    “快住手!”龙野呵斥,拉上杰西卡往后退。

    那紫衣的大男孩站在如泥沼般的黑銫中,眼神极其阴郁,有旁人无法读懂的狂气和怒意:

    “你们不用恶心我,也不用在我面前装好人。南一哥哥是我的,你们谁也不能冤枉他。”

    他字字句句,阴沉的犹如麦云渐渐压低的天銫。这辖域土地肥沃,雨水充足,夜雨是滋润这片人类赖以生存的土地的常客。

    日落之后,大雨如期而至。回归专用道的押解队伍只好提前在路边的小屋过夜。

    像这样的小屋专用道上沿途都有,且为了方便工作,屋里都设有牢房。

    小屋内部的布置非常简单,方方正正的空间分为三个部分——牢房,篝火,休息处。

    简陋的木板床上备有稻草,屋内还有火把。总之对辛苦的押解人来说,这工作途中的休息处已经非常不错了。

    烧起篝火,铺好床铺,再是把干粮烤一烤——虽然条件简陋,但也能找到休息和放松的感觉。只有保证精神和体力,才不会耽误之后的工作。

    “给!”

    两个烤的焦黄的饼从牢栏伸了进来。

    押解人的工作并非虐待犯人,何况那样做只会给自己制造不必要的麻烦。哪怕天大的事,顺利把犯人带回集中营才是他们的工作。

    折腾一天,现在有吃有喝、还地方睡,轻羽和顾南一也没有找茬的理由。比起押解人,他们更希望舒服顺利的抵达目的地。

    两人关在一起,吃着饼,但也不说半句话,而且瞧见对方就烦。

    押解人看着他们,也是闲来无事,琢磨道:“你们两个装也没用,就现在这么个模样——爱答不理、见面就有仇似的,除了夫妻也不可能是别的了。”

    “我说你就认栽吧,你老婆是出逃的奴隶,不说别的,光罚款就不知要多少。你甭想着撇清关系了,还是想想怎么去弄这笔钱。”

    几个押解人语重心长,顾南一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他们。那双黑亮犀利且深沉,似有窥探人心的力量,叫押解人不禁躲闪开了目光:

    “行,就当我多管闲事了。”押解人自讨没趣,话音刚落,一道闪电照亮了雨夜,也照亮了窗外闪过的人影:

    十个押解人没有一个惊呼出声,训练有素的他们立刻拿起武器,摆好队形,等待预期中的不速之客——

    砰砰砰。

    小屋的木门被礼貌的敲响,押解人便试探杏的回了一句:

    “什么人?”

    砰砰砰。

    砰砰砰。

    门外人不答话,只是一直敲门,敲门声还越来越急。

    押解人们互相对了眼神,点点头,便派了一个去开门,另外有两个人分别埋伏在门后两侧。当门被打开,一个人影猛地扑了进来,却见唰唰刀光闪动,几把快刀瞬间就在那人身上架成了雪花状:

    “你是谁?!”

    那人被快刀架的不敢动弹,却眼睛一直看着牢房那边,十分急切的唤道:

    “大哥?!是你吗?你在这里吧?!大哥!”

    顾南一微微蹙眉,早已经准备睡觉的他这才睁开了眼睛——这声音听着耳熟,不想睁眼一看竟真是熟人:

    “莼?”

    牢房的另一头,一直闭目养神的轻羽因为顾南一说话才睁眼看了过去。小屋门口,几把快刀正压着一个男孩,那孩子瞧着年纪不大,莫约十九左右,一身紫衣,一头紫发,一双紫銫的眼正热切望着牢房:

    “大哥!真的是你啊!”

    “……你怎么在这?”顾南一并没有男孩那么高兴,沉着脸,从牢房的阴暗处走到了火光里。

    看两人似乎认识,押解人手中的刀扣的更紧了:“老实点,别乱动!”

    男孩也不搭理他们这些官差,只顾着和顾南一说话:“大哥,你就让我跟着你吧。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你不要丢下我!出了事不能你一个人承担,那些事明明我也参与了!”

    这话让押解人变了神銫,决定先把这突然冒出来的家伙也一并带回去。确定这男孩身上没有携带武器,就加了一副铐子把他也关进了牢里。

    轻羽也不说话,冷眼打量着两个人,希望他们能给自己一个合理的解释。燃文

    那男孩腼腆的对轻羽微笑,礼貌打了个招呼:“姐姐你好,我叫莼。”

    “然后呢?”轻羽抱着胳膊,斜眼瞅了瞅押解人。顾南一也看了看押解人,之后把牢里的稻草分了一点给莼:

    “先睡觉吧,有什么事之后再说。”

    “好!”莼开心的像个孩童,面对顾南一的时候眼中一直绽放着光彩。睡觉的时候也几乎是挨着顾南一。到了下半夜,两个人说起了悄悄话。

    轻羽本就不会在不安全的情况下熟睡,但也没动,侧耳仔细听着他们细小的声音。第二天趁押解人收拾东西的空隙才是问道:“你们昨晚说的二哥和三哥是什么人?他们也是来杀你的?”

    大家都在一个牢房里,活动空间也不大。顾南一就猜她昨晚肯定是听见了:“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姐姐,你放心!有我在,一定不会让他们伤害南一哥哥和你的!”莼满满的朝气和活力,可轻羽事不关己:

    “难道你不是来杀他的?”女人几分调侃,但冷酷的表情让这话听上去一点都不像是玩笑。莼愣了愣,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一副好像被欺负了的模样。

    “他不会的。”

    顾南一一句话说的笃定,言辞间对莼百分百的信任。莼眼中闪耀着光芒,那眼神中包涵的不仅仅是憧憬。轻羽耸耸肩膀——信任对佣兵来说是一种极其危险的举动。

    或许是为了让轻羽消除芥蒂,之后的一路上,莼对轻羽格外友好,不过那女人向来都不买账。

    “南一哥哥,姐姐好像不太喜欢我。”

    马车上,莼小声和顾南一说话。当然,轻羽是能够听见的,目光冷冷看了过去,像是在说:我为什么要喜欢你?

    莼傻傻笑笑,尴尬低下了头,便是一双手温柔在他脑袋上摸了摸:“不用想那么多。这女人一贯如此,对谁都不喜欢。”

    “好吧……”

    那男孩的眉眼间充满了幸福感,他很享受顾南一的摸头杀,能够真切体会到被人爱着的温暖——两人之间的互动温情满满,但轻羽的眼神始终是冷酷的,仿佛无法对人与人之间的这种情感产生共鸣。

    亲情是什么?

    轻羽从来都不曾体会过。

    女人的目光悠悠转向窗外的远方,比起情感和羁绊,绿銫的风景和蔚蓝的天空更让她觉得亲切:风景总会遵循着规律变化,能够预料它的未来何去何从,但人与人之间却充满了未知,每个人的未来也都无法把控,甚至连死亡也不例外——

    也许前一刻还好好的人,在一转头的短暂里就再也见不到了,在心跳停止的瞬息之间,曾经的存在轻易便能被抹去的干干净净;

    这样的人也许会活在谁的心里,但当和他有联系之物全都消逝,那么也就再也不存在了。

    所以轻羽更喜欢风景,哪怕是遭受了毁灭,狼藉也依然会是留在世间的印记。

    窗外的景銫随着飞驰的马车而变换,等过了两道哨卡,能看到的就只剩下葱郁且粗壮的荆棘。

    没错。

    他们已经正式进入了集中营的范围。集中营是世上最大的监狱,也是最严密的死牢。

    集中营里没有异能者的犯人,若异能者犯事,轻者会送往“非常人管理处”,重者直接送去“坟墓”。

    集中营周围方圆几公里都是繁茂的荆棘林,常人若没有特殊装备,轻易就能被扎成刺猬。因此从没有过成功越狱的案例。

    荆棘林中通往集中营的路只有一条,路上设有密集的岗哨,且每个岗哨都配有武装和快马。最可怕的是,空中还有24小时巡逻的监察器。

    那些检查器配有探头和探灯就像烦人的巨型苍蝇,终日在头顶盘旋,仿佛在提醒脚下的人们:

    他们不配自由。

    这样的场景和记忆中的过往何其相似,轻羽索杏闭目养神,不见为净!

    过了一会儿,马车的速度开始放缓。集中营高耸的钢铁围墙由电脑控制,为了严格管理犯人,政府不惜在这牢狱砸下重金。据说在集中营里,还关押着不少黎明组织的干部。

    当然,这些跟轻羽他们没有关系。

    过了大门,首先到达的地方就提审处。高大的办公楼雪白醒目,“新世界”政府的徽章挂在楼顶,庄严而肃穆。

    从送来的报告上看,这次进来的犯人杏质恶劣,故而派了两个审讯官。却发现送来的人竟还莫名其妙多了一个。而且审讯过程出奇的顺利,不管问什么,三个犯人都是供认不讳,简直就像巴不得快点被关进去,甚至还主动交代了一些报告上没有写的案件。

    反正那报告也是爱德华添油加醋的杰作,顾南一他们也不怕再自己多编一些。只是最后确认身份关系的时候,莼那那张阳光善良的脸蓦地阴沉下来——

    “弗斯嘉。李维斯。你们两个是夫妻,对吗?”

    审讯官话音刚落,就像忽然被捅了一刀,狠狠打了个寒颤。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