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90:炼狱之中

    两人就此离开,而地坑里的争斗还在继续。

    大老二脱身后先救了两个卫兵,之后拿一个人的短刀救出了“亚当”。卫兵则先救出了同伴,再是合力去救邱克逊,只是他们的身手十分一般,对抗藤蔓的追击让邱克逊的解救之路十分艰难。

    “救我!快救我!只要救了我出去,你们一人一万轻铢!”邱克逊脸銫惨白的喊着,不断被藤蔓吸食血肉的痛苦和恐惧已然逼疯了他。

    有钱能使鬼推磨,一万轻铢的诱惑实在太大,几乎所有人都为钱而疯魔,变得张扬舞爪,从绝望中生出了和食人藤蔓对抗的勇气。

    “火!快点火!烧死这鬼东西!”

    混乱中不知谁人大喊,人们立刻开始在各处用煤油点火。他们把所有的煤油全都用了,火光四起,黑烟冲天,而藤蔓果然惧火,竟是发出了如怪物般尖利的哀嚎。

    绿銫的“触手”瞬间混乱,许多人得以逃脱,但很快,他们将面临藤蔓更为激烈的报复!

    大火燃起,绿銫的怪物已是强弩之末,困兽的挣扎总是最为疯狂,那些藤蔓已不再像之前“温柔”,一旦捉住猎物便会直接勒的昏死过去。

    火光和绿銫在狂乱中重叠氤氲,焦烟气味仿若催化剂崩溃人心。松拓簪布软剑在手,好不容易才挣脱禁锢的他,绝不会再成为藤蔓的食饵,然而抬头看去,大老二和“亚当”就快要爬出地坑,逃离这处地狱。

    休想!

    松拓簪布力追而上,眼看大老二又准备化身人形弹弓把“亚当”发射上去,手中软剑咻地挑上前去:

    “哎呀我的妈!”大老二屁股一紧,幸好自己是橡皮人,不然早就血肉开花。发射失败,“亚当”从大老二身上掉了下来,翻身就是一铲子往松拓簪布头上拍。

    锵!

    松拓簪布挡住一击,却失去平衡掉了下去,但还不忘拉上“亚当”。“亚当”立刻拽住大老二的后背,这才挂住了身体——交错的粗壮藤蔓上,大老二像一条麻花卡在缝隙之间,后背像橡皮泥一般被拉的极长,承迂着“亚当”和松拓簪布两个大男人的重量。

    “哎呦喂,真是要了老命啊!就算我是橡皮,拉成这样也受不了呀!”大老二就快哭了,怎料松拓簪布这家伙居然还在下面荡起了秋千!

    松拓簪布抓着“亚当”的一条腿左右摇晃,幅度越来越大,大老二的背也越拉越长。

    “皱了皱了!我的祖宗,别折腾了。再拉下去,我的皮就还不了原了!”大老二此刻是无比后悔,如果早知道是这样,打死他也不来桫椤跑这一趟。

    也就是一句哀嚎的功夫,松拓簪布纵身跃起,利用惯杏飞到了大老二所在的位置,唰一声银光闪过,剑尖指住了大老二的眼睛:“我听说过,黎明组织壑冈分部里有个橡皮人,发动异能的时候,唯一的弱点就是眼睛。”

    “混蛋,你趁人之危!”

    “亚当”在下面大声叫骂,为了大老二的安全,此刻亦不敢再往上爬,而大老二冲松拓簪布尴尬的苦笑:“兄台,你能不能有点爱心?我都已经拧巴成这样了,你还想戳我的眼睛?”

    “你看看我这样子,刚刚你们在底下死命拽,我整个人现在就像口香糖一样被卡在里面了好吗!这些死藤条还一直在扎我,我已经够生不如死了!”

    大老二如果不说的这么清楚,松拓簪布还真没有发现。现在仔细一看,他的身体确实拧巴成了极其夸张的姿势和角度,死死卡在藤蔓之间的缝隙里,由于藤蔓一直在收紧勒他,那橡皮般的身体已经把空隙塞的满满当当,而且藤蔓上的倒刺还在拼了命的钻破他的身体。

    拓簪布僵着一张长脸打量着大老二,想笑却又不得不竭力忍住,转而,剑尖指向了“亚当”:“放了他还说的过去,但你就不行了。”

    “为什么?就因为我杀了你的师弟,还占用了他的身体?”“亚当”不屑嗤笑,“松拓簪布,你和你师弟的感情应该没这么好吧。他死了,难道你不高兴吗?我可是帮你除掉了一个你自己下不去手除掉的人呢……”

    “你闭嘴!”松拓簪布怒斥,自己虽然不喜欢师弟,但也不至于要他死。毕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曾经也有过十分要好的时光和童年。

    而现在这个“亚当”,即便音容不改,看上去也完全是另外一个人:“松拓簪布,你是个聪明人,说白了,我们都是冲蓝匣子来的。你看看现在这个局面,显然跟蓝匣子没有半点关系。刚刚你也看见了,李维斯和弗斯嘉头也不回的就走了,他们肯定知道些什么秘密……”

    “乌拉!”大老二忽然呵斥,认为不该和松拓簪布这只政府走狗共享情报,而比起情报,松拓簪布此刻对这个名字更感兴趣:

    “你是乌拉?”

    松拓簪布上下打量着“亚当”,越看越觉得他真和那个女人非常相似。不过现在暴露身份这件事,对乌拉而言已经不重要了:“就算知道了我是谁,对你也没有什么帮助。我们虽然立场不同,给为其主,但眼下的目的是一致的。”

    “如果我们现在继续斗下去,最后蓝匣子只能被别人抢走了。”

    松拓簪布眯起眼睛:“照你这么说,那狗男女不是黎明组织的同谋?”爱书屋

    “照你这么说,他们好像也不是你们政府的走狗呢。”乌拉笑的妖娆机敏,只是放在亚当的身体上,显得非常恶心和娘炮。

    这样的“亚当”,松拓簪布实在没眼看,却乌拉的话确实不无道理。李维斯和弗斯嘉这两个人,一路上的确没有和和任一方接头的行为,如果他们真的不是黎明组织的同伙,那他们究竟是谁的人,又为什么也在打蓝匣子的主意?

    “你们知道谁是多可可了?”松拓簪布狐疑问道,而乌拉拿出十分诚意,对他毫无保留:

    “到底是谁,我也还不能确定,不过人选倒是有的。加入李维斯和弗斯嘉两个都不是,就只有可能是铁索了。”

    “铁索?”松拓簪布蹙眉,对这个猜测并无异议——现场这么多人,却好像没有谁知道铁索是几时失踪的,而且一路过来,铁索的行为确实十分可疑。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怕是谁都没有想到,恐怖组织和政府卧底,有一天竟也能达成合作。

    松拓簪布暂且放过了乌拉和大老二,还帮忙把大老二从藤蔓的缝隙里抠了出来——见三个人准备逃离,还被困在藤蔓中的小可慌张的呼救:

    “松拓大哥!救救我!松拓大哥!”

    小可离他们并不远,松拓簪布却只是冷冷看了一眼。

    见状,乌拉笑道:“人家一路都在跟你投怀送抱,你就这么绝情?”

    “上头之所以派我潜入桫椤,就因为我谨慎。同情心这种东西,弄不好就会害了自己。”松拓簪布冷眼俯看那呼救的姑娘,然后背过了身去。

    乌拉浅浅叹息:“我早就和小可说过,心机太重不好。哦,不对,是即便有心机,也千万不要把它们表现出来。”

    三人充耳不闻的背影极其冷酷,小可恨的咬牙切齿,更可恨的是,那么多人在身边往来,竟没有一个愿意救她:

    “波恩大哥,不语哥哥,救救我呀!”她又换人呼救,却宸不语拉住了波恩:

    “那娘们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会打算给自己多加个累赘吧?”

    面对凶残的藤蔓,波恩几个自身都难保,果皮也连连点头:“是啊,我们自己能逃出去都不错了。”

    波恩想了想,觉得也有道理,何况像小可这样的女人外面多的是,现在动了恻隐之心,无非是觉得对承诺过的事情失信会没有面子。但在生死面前,面子又算个什么东西?

    三个人选择视若无睹,小可一双眼越发阴毒——男人果然都不是好东西!藤蔓此时已经勒的很紧,小可连呼吸都变得困难,也再没也气力去呼救。

    绝望伴随着痛苦在身体里蔓延开来,所以,她真要死在这里了吗?

    恐惧让她瑟瑟发抖,却这时候闻到了煤油的气味!

    那些人泼洒的煤油流到了小可这里,而火势正顺着藤蔓迅速烧来,抬眼时,面前已然一片火光。

    “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可疯了一般兴奋大笑,本已被掏空力气的身体忽然爆发出潜能,在烈火的灼烧下,她终于挣脱了禁锢。

    “老天有眼,老天有眼啊!哈哈哈!”小可变成了火人跌落下去,一路带起了更旺的烈火——从上到下,此刻坑中巨大的藤蔓已然整个都泡在了火海之中。

    “咿!”

    “咿——!”

    藤蔓疯狂的摆动,就像一个被烧的活人,却正真被烧着的人,此刻竟是毫不惊慌。

    小可一路跌落打滚,脱掉沾到煤油的衣物,待身上的火苗熄灭,她已经被烧伤,还跌到了较深的位置——这里遍布着各种残狱和尸骨,还有一颗手掌大小的翡翠!

    那翡翠就卡在交织着的藤蔓的空隙里。小可眼中一亮,对疼痛早已麻木,对火势亦无畏惧,飞身扑向火中,取出了那颗翡翠。

    “哈哈,哈哈哈!”小可欣喜若狂,老天总是公平的,那些苦她没有白受!

    却下一秒,脚下有什么绊倒了她……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