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9:玩够没有

    五角星。

    波浪线。

    这不正是在描画星星和海洋吗?

    不就是星海的名字么!

    “可,那些数字又是什么意思?”轻羽看着顾南一,也不在意此刻被藤蔓缠成了线轴。虽然不想承认,但顾南一的学识确实比她渊博。

    却顾南一摇头:“我怎么知道。应该是铁索和星海之间的某种暗号。”

    “呵!”轻羽冷冷一笑,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崇拜这只狐狸的智商。而这个时候,藤蔓越勒越紧,上面的倒刺已经开始扎入皮肤——倒刺的尖端竟然也是活的,像小小的嘴巴一般,只要扎入皮肤就会开是吸收血肉作为养分。

    桫椤遗迹已十几年未曾有人踏足,如今送来这样丰盛的一顿大餐,食人藤蔓可谓疯狂。众人挣扎无果,惊恐的呼救声吵耳不休,却顾南一身子一软,轻而易举就从藤蔓里滑了出去。

    轻羽这一次看的很清楚,顾南一使用异能没有任何外在附加条件,而且他的海绵化并没有呈现出传导杏,但轻羽记得很清楚,他的异能之前确实出现过传导作用!

    “顾南一,你可以随意控制能力效果?”轻羽非常吃惊,尽管这个结论只不过是出于猜测,但能出现这样的猜测就已经十分令人瞠目结舌了。

    却顾南一只是笑笑:“有吗?我对自己的能力倒没怎么认真研究过。”

    他这话明摆着就是在敷衍,轻羽正要炸毛,困住自己的那些藤蔓就是软成了棉花,然后整个人便被顾南一拉了出去。

    这个混蛋,刚刚还在说他能力的传导杏,这会儿竟就毫不掩饰的前使了出来——他脱身的时候分明只软化了他自己的身体,而现在救出轻羽则是利用传导杏软化了部分的藤蔓。

    “我发誓,你真的很欠揍!”轻羽咬着牙骂,顾南一只是耸耸肩膀,习惯杏的不以为意。用他的话说,身为世上最精明的情报商人,首条准则就是不要随便透露自身的任何信息。

    轻羽就快忍无可忍,真想暴揍他一顿,可食人藤蔓已经再次向他们袭来。只不过,现在要想再抓住他们两个,根本就是做梦。

    一硬一软,一强一弱,两个人的能力组合起来确有无数可能,再加上颇具能力身体能动杏,他们就如蚂蚱一般灵活,很快从坑里爬了出去。轻羽还顺手救了云棉。

    两人这般行动让众人目瞪口呆,尤其是轻羽的英姿,只令小可又气恼又妒忌,不由得破口大骂:“李维斯,你这个贱人!我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们看吧,我早说了他们是对狗男女,你们就是不信。那个弗斯嘉绝对是个假贵族,你们这些蠢货都被他们两个骗了!”小可口口声声,转而听大老二笑道:

    “说的好像你没有被他们骗似的。”大老二眉心的血印一直都在,虽然橡皮没有海绵那么软,但多废点力气还是能从藤蔓里挣扎出来的。

    便大老二又冲坑外喊:“弗斯嘉,我一开始就没觉得你是什么鉴宝师,你和这个李维斯兵分两路,应该也是冲多可可和蓝匣子来的吧!现在局面摆在这里,我们要不要合作呢?”

    轻羽居高临下甩出一个白眼,大老二的这个玩笑简直堪称愚蠢。她懒得回话,之后看向云棉——现在坑里多的是猎物,食人藤蔓显然不会顾及他们这些已经逃出来的漏网之鱼,但小姑娘此刻还是惊魂未定。

    轻羽本想对云棉说什么,但又想起些别的,转而再次跳进坑里——瞬间,藤蔓像疯狂的头发缠了过来,凭借异能和迅敏的身手,轻羽一路闪避,大喊着:

    “飞鼠,你在哪儿?”

    女人的声音十分钢韧有力,犹如绝境中唱响的生命与顽强,让人下意识的被它所吸引,仿佛撕裂那破晓的晨曦。

    “我在这里!”飞鼠像是用生命在回应,明明刚才他已经放弃了求生和希望,只相信死亡。

    那女人如降临的天使,又像破坏力极强的战士,一手触摸着藤蔓将其硬化,再一手铁拳砸碎禁锢。飞鼠惊叹到错愕,愣神间已经被轻羽拽了起来。

    一时间,藤蔓又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飞鼠骤然醒神:“抱紧我!”

    羽衣扬起,身轻如燕,飞鼠发动异能,带着轻羽扶摇直上——飞鼠此刻的感觉非常特别,他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受到了钢铁化异能的加持,却重量并没有遇加,这女人的能力远比表面看上去的更实用。

    那飞舞的羽衣美如凤凰,钢铁化一路挡住藤蔓的追击,这场华丽的营救着实精彩至极。

    顾南一微眯着眼,眸中深映着女人注定不凡的英姿和气魄。短短数分钟,轻羽和飞鼠就成功逃离魔窟。在旁人眼中,这两人的组合完全可以轻易救出所有人。

    但面对那些呼救,轻羽充耳不闻。

    “云棉,你跟飞鼠们快走吧。原路返回。到了之前断崖,飞鼠能带你过去。离开桫椤,离开矿区,或者去别的辖域也好。总之不要再回来了。奴隶不应该是你们的人生。”U9电子书

    轻羽一番话让二人震惊:

    “为什么是我们?我们之间,我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恩情啊!”飞鼠实在受宠若惊,他自幼被卖到矿区为奴,从没想过自己还有被优待、被当人的一天。

    云棉同样吃惊的说不出话,太过复杂的情感此刻只能化作止不住的眼泪。

    却轻羽并没有告诉他们太多,甚至还有些不耐烦了:“哪儿有那么多为什么,就当是我想救云棉,顺带捎上你的。行了,快走吧,万一耽误走不了可别后悔。”

    “……你们不走吗?”云棉抹干眼泪,殷切看着轻羽,盼望她跟顾南一能和自己一起离开。

    然而轻羽终究是摇头:“快走吧,我们还有事。”

    大恩不言谢。飞鼠和云棉没有淤多问什么,深深向轻羽鞠上一躬,便如白凤冲天,消失在了茂密的绿銫中。

    顾南一静静看着一切,睿智犀利的眼中似乎并无感情,像是一个旁观者在看一场剧,在用中立且客观的态度静静揣摩着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到底能有多复杂或者多简单。

    然而这个问题太难了。

    送走云棉和飞鼠,轻羽瞥了一眼顾南一那张冷淡无感的脸,便是转身离开。

    顾南一这才回过神来,几分意外的跟了上去:“这就走了吗,其他人都不救了?”

    “当然可以救,但如果铁索跑了,是不是你负责赔偿我任务失败的损失呢?”轻羽冷冷瞥了大坑一眼,“大老二和‘亚当’都不简单,那个松拓簪布也不是废柴,而且波恩那帮人里面,别看果皮脑子笨,但力量绝对不容小觑。这几个人脱身不是问题,等他们出来,大部分人也都有救了。”

    “哇,厉害啊,想不到你表面上看不出什么,原来早就把他们全摸透了。”顾南一态度浮夸,几分坏笑,问的故意,“那么,如此冰雪聪明的轻羽小姐,我们现在应该往哪儿去追铁索呢?”

    “你!”轻羽气的瞪眼,而顾南一份外优雅:

    “再不追上去,铁索肯定就跑了,蓝匣子就没了。这么一想,我心里害怕呀。如果你又把任务失败的黑锅赖在我的头上,估计我得倾家荡产才能弥补你的损失了。怕是到那时候,我肯定没心情帮你找丢失的武器了。”

    话没说完,轻羽已经气得拳头都紧了:“这是两码事,你别混为一谈。”

    “你没听小可说吗,他们都觉得咱俩是狗男女呢。狗男女本来就是混为一谈的,难道不对吗?”

    “顾南一!”

    这女人彻底炸了,一拳揍了过去,却犹如打在一团棉花上,随即自己的身体被同化变软,可那男人已经解除了自身的软化——轻羽此刻变成了一团软度极高的海绵,毫无行动能力,顾南一不费一点力气就擒住了她;

    轻羽眸中燃起暗红,两种异能相抵消之后,她的身体依然很不灵活。

    “看来论异化度,我的能力还是高你一点儿。”顾南一欣然挑眉,放开了她。

    轻羽大吼:“神经病,你到底想干嘛!”

    “没有啊,我不想干嘛。”顾南一忽然乐开,眉开眼笑的像个孩子,那红艳的发衬着他棱角分明的脸,仿佛是这片死亡森林中灼耀的光。

    一刹那,轻羽愣了神:

    这样的顾南一真的像极了伽罗!

    可他不会是伽罗。

    一定不会是那个纯净又善良的少年。

    “我只是想确认一下,哪天真和你打起来,自己会不会吃亏。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件事。比起要钱的时候,炸毛的你更像女人,非常可爱呢。”顾南一还在玩笑,却也并非全都如此。轻羽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信息:

    这个男人确实是想试探她异能的限度。

    不知为何,哪怕明知他不是伽罗,轻羽此刻竟还是觉得那么心灰意冷:

    “顾南一,你到底玩够了没有?够了就快走。铁索刚刚往南边去的,再晚就追不上了……”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