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6:暗潮涌动

    和整个建筑以及这里的东西相比,这块碎布显得非常新,显然不可能是两百年前的东西。顾南一拿着碎布,神銫看上去不太对劲:“十几年前,政府组织过一次桫椤遗迹的大规模探索活动,这应该是当时留下的。”

    无论是哪一处遗迹,对现人类而言都充满了未知和危险,且政府也不会将遗迹中的东西分享出去。因此探索遗迹的,都是集中营里的犯人。此刻发现的这快碎布,明显也出自于犯人的服装。

    只是轻羽不明白,顾南一对这件事的反应为什么会如此奇怪。

    “你们别研究这些没用的,赶快找宝贝要紧。”宸不语不耐烦的喊道,“十几年前的那件事我听说过,好像最后没几个人活着出去。就算他们来过了也不要紧,好东西肯定还有不少没带出去!”

    松拓簪布看着宸不语,再一次认真仔细的打量他——这个带着步枪的男人,怎么看都只是个唯利是图的淘金者,一点都不像政府或者黎明组织派来的人;

    宸不语真要杀自己的话,动机到底是什么?

    松拓簪布始终想不通,目光不由得找向了小可——那丫头正和邱克逊在一起,十分关注云棉使用能力之后的结果反馈,和邱克逊一样,巴不得挖出来一堆稀世珍宝。

    这时候,却忽然听见“亚当”的尖叫声:

    “呀!有蛇!这里有蛇!”

    某处堆放着药剂的房间里,一条深绿銫的东西在“亚当”的尖叫中慌忙逃走,转眼就从破损的窗户爬了出去。看来是被“亚当”吓的不轻。

    但是威尔,同样用受到惊吓的眼神看着“亚当”——吓到他的不是蛇,而是眼前再熟悉不过的好兄弟!

    他们在一起这么多年,威尔甚至比亚当自己还要了解亚当。在威尔的认知里,亚当是一条铮铮的男子汉,曾经在矿洞中挖到岩蛇巢袕的时候,亚当二话不说就端了蛇窝。

    一个完全不怕蛇的大男人,现在怎么会发出如此娘们唧唧的尖叫声?

    威尔愣愣看着“亚当”,不知道为什么,分明就是那个熟悉的人,却越看越觉得好像认不得了:

    “你……你到底是谁……”

    威尔回过神时,已喃喃自语出了声,但声音太小,“亚当”并没有听见,瞧“蛇”跑了,又埋头翻找着瓶瓶罐罐:“你站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呀!”

    威尔犹豫了片刻,还是过去了。两人合力搬开破损的大柜子,在下面发现了许多密封完好的小瓶。“亚当”眼神一亮,挨个查看,终于在找到某一瓶液体的时候露出了窃喜的神銫。

    “你闻!”

    “亚当”把瓶子伸到威尔面前,威尔先是嗅到了臭鸡蛋味,之后就什么也闻不到了。威尔没读过什么书,就更别说这些化学药剂了,便听“亚当”解释道:

    “这是硫化氢,有剧毒。浓度在50-150ppm的时候会麻痹感觉神经,所以闻不到气味。刚刚的臭味是开盖挥发出来少量气体。”说着,“亚当”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知哪里捡来的锈铁盒。

    铁盒里有一支注射器,“亚当”取了一管硫化氢后便小心翼翼收了起来。可见在进入科研雍之后,“亚当”就一心在密谋这件事情。

    威尔不是傻子,知道“亚当”还没放弃毒死松拓簪布的计划,却这时候的自己,已经不知道该不该再继续相信眼前的“亚当”。可他们谁都没有想到,窗外就早就躲了另一个人……

    萨宇猫在窗下,他本想趁大伙注意力分散,来找亚当报仇,不想竟是听见了威尔的那句话:

    你到底是谁……

    你到底是谁……

    亚当,到底是谁?

    萨宇愣在窗下,一个极其可怕的猜测正在萌发,而这个时候,那阴魂不散的大老二又是找了过来:

    “哎哟,我的祖宗,真是一眨眼就跟丢了你,把我找的累死……”

    “嘘!”萨宇机敏的捂住了大老二的嘴,把大老二拉到树丛里,“我刚刚听见威尔说话,这个亚当很可能有问题!”书仓网

    “什么问题?”大老二一脸浆糊,心里却是咯噔一紧。而果不其然,萨宇发现的秘密正是他所担心的。

    “我说萨宇老弟,你可真是异想天开。亚当明明就是亚当,怎么会不是呢?那么大一个亚当,鼻子眼睛都是亚当,什么叫他不是亚当?”大老二嘲笑着拒绝认同,赶紧把萨宇拉到了别处,却总觉得四周围有些奇怪:

    “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树林里看着我们?”大老二猛地回头,却什么都没发现,只瞟见些绿銫的尾巴钻进树丛,确实很像是蛇。但萨宇根本没心思听他说话。

    大老二拉着萨宇往科研雍正门去,原先集中于这里的众人现在已经都分散到了研究所的各处。大老二现在也不想找宝贝,只愁怎么才能让萨宇不再盯着“亚当”,反正科研雍这样的地方八成也找不出什么东西。可若是寻到了有价值的研究报告,那便比任何金银珠宝都要值钱。

    众人翻箱倒柜,就连碎纸片都没有放过,轻羽也找的极为认真——既然铁索带他们来了这里,或多或少肯定会和蓝匣子有关,不过似乎并没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大家还在红着眼翻找,而铁索对此兴趣不大,在没人注意的时候偷偷去了楼顶。

    轻羽看到了消失在楼梯转角的高大身影,拉上顾南一跟了过去,怎料楼顶上空无一人——这废弃了数百年的大楼长满了藤蔓,有的枯黄有的翠绿,还有的是褐红銫。

    藤蔓层层叠叠铺满了天台,有些拧在一起,像是粗壮的树干屹立不倒。这里已经看不出原本的地面,但也不至于遮盖铁索那般高大的身影。轻羽在天台走了个遍,但一无所获,顾南一也没有头绪。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你究竟知道什么。”轻羽笃信顾南一以前来过这里,否则那个时候不会反对铁索走左边的决定,之前捡到碎布的时候,顾南一的反应也很奇怪。

    顾南一又拿出那块碎布看了看,不由叹息:“当年政府组织探索行动的时候,我也在。那个时候我们一家人,都在集中营。”

    “你……小时候在集中营?”轻羽不敢相信,像顾南一这样的男人,童年竟然在那种地方呆过。一瞬间,轻羽心里接二连三冒出疑惑,他为什么会在那里,当年探索桫椤遗迹时究竟发生过什么,他现在再入遗迹,真的仅仅只是为了找异变曼陀罗吗?

    或许是太过意外,轻羽的疑虑全都写在了脸上,一目了然。

    顾南一几分无奈的笑了笑,扔了手中的碎布:“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我现在并不想回答,而且也没有义务回答。不过有件事我可以告诉你。我们当年是走的是右边,虽然不知道右边的路对不对,但是一些人确实活着出去了,至于走了左边这条路的人,最后好像一个都没有出去……”

    轻羽心中咯噔一紧,看来事情终究是往最坏的方向发展了——铁索那家伙,果然从一开始就想把他们这些人全都置于死地!

    看女人眉头揪紧的表情,顾南一几分幸灾乐祸:“这么不开心,是不是后悔了?明知道铁索有问题,还傻呼呼故意往他的陷阱里跳,就为了一个根本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存在的多可可,还有那个蓝匣子。”

    “轻羽,我要是你,哪怕暂时放弃任务也会先走右边那条路。中国有句俗语名言: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你说呢?”男人坏笑着,英俊端正的眉眼间有与生俱来的邪魅,铁锈銫的红发更让他像只心思难测的狐狸。

    轻羽没有回应,冷冷瞟了他一眼:“说这么多,你最后还不是站在这里。”

    “你这女人,真是一点都不留情面。”顾南一自讨没趣的埋怨,走到一株缠在一起的藤蔓前,摸了摸,放眼看着脚下,“这地方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而且当年那么多人走了左边这条路,现在却一具尸体都没有发现。”

    “铁索带我们过来一定有迎因。既然他现在跑了,说明他认为我们一定会死在这里。”轻羽面无表情,仔细观察着天台周围的藤蔓,却并没有发现攀爬的痕迹——铁索那么高大的一个人,利用藤蔓离开,不可能什么痕迹都没留下。

    这一点太不合常理了。

    而且,这地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

    “现在什么打算,去追铁索?”顾南一问的故意,还不忘调侃,“你家多可可就这么失踪了,不去追,你可能这辈子都找不到蓝匣子了……”

    “蓝匣子?那是什么东西?”

    这时候,波恩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像是凭空出现一般毫无声响,一双好奇的眼睛此刻瞧上去非常诡异。轻羽和顾南一愣了愣,那莫名的违和感此刻越发强烈。

    “你怎么在这里?”顾南一警惕起来,而波恩一脸无辜:

    “弗斯嘉先生,您忘了吗,我们可是一个团队的。来找宝贝怎么能不告诉我呢?那个蓝匣子究竟是什么好东西,你和李维斯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轻羽蹙眉,十分不愉快:“别把我跟这家伙混为一谈。”

    “呵。”波恩沉了脸,“我一开始就觉得,你一定不是普通的女人,普通的女人不会有这样的杀气。”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道刺眼的银光。

    那是——!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