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83:不得久留

    那身高接近将近三米的男人壮如山壁。即便蹲在那里也是庞然大物。

    “你在看什么?”

    顾南一和轻羽使坏一般齐声开口,铁索完全没有料到他们会来,当即吓了一跳。他就像是个干坏事突然被发现的孩子,这样的反应放在他人高马大的形象上,显得十分维和。

    但铁索很快就反应过来,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指着金字塔的一角:“你们看,这里也有刚刚的刻印。”说着,铁索主动把位置让了出来,顾南一和轻羽一起凑了上去,他则站在后面观察两个人。

    正如铁索所说,这里也有门外刻在石头上的那种图案,而且很显然,刻下这个记号的人对桫椤遗迹的情况非常了解,知道这些金字塔模型是这里唯一不会改变位置的东西。

    所以。

    这里这么多东西,那个人怎么知道别人一定会找来这个金字塔?只可能是他希望传递信号的对象,也知道金字塔的位置是恒定的!

    顾南一微微勾起了嘴角,睿智的眼中精亮熠熠,却还没来得及问铁索,就先被铁索反问了:

    “弗斯嘉先生,你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吗?”铁索语气极冷,站在背后幽幽俯视而来的目光异常可怖,仿佛是在说:弗斯嘉,你怎么还没死。

    顾南一心里不由打了个冷颤,但脸上依然不露声銫的笑着:“没事了,已经好了,我差点以为自己会死!”

    “那就好,我们的队伍可不能少了你。”铁索像个铁人般冷硬,说完扭头就走了,丝毫没有给顾南一问话的机会。虽然顾南一也不认为自己能问出个结果。

    轻羽眯眼瞧了瞧铁索的背影,又看向顾南一:“你真的好了?”

    “……难道我看上去像不好?”顾南一摊手展示自己,轻羽给了他一个无聊的白眼:

    “说认真的,死狐狸,这个记号你怎么看。”

    “这可难住了我,怎么跟你说呢……”顾南一些许发愁,想了一会儿才道,“我以前来过这里一次,当时这里的样子和现在完全不同。这里的东西好像是会随意改变的,但只有这个金字塔的位置没有变化,所以……”

    顾南一把关于刻印的想法告诉了轻羽,听完后轻羽冷冷翻着白眼:“我就知道你肯定来过。这么重要的情报都不共享,还说什么合作?亏我刚刚还接住了你。早知道就该让你一头磕在石头上撞死了。”

    “等等,你说什么?刚刚是你接住了我?”顾南一十分吃惊,“我醒来的时候不是邱克逊抱着我吗?”

    “可长点心吧!那东西生怕你死了赖他身上,看你晕倒躲都躲不及,怎么可能接你?后来是看你没死才愣是把你拽了过去,好表现对你的关怀。”轻羽咧嘴骂道,却不知道为什么,顾南一听到这些就愣住了,然后傻乎乎笑起来。

    轻羽立刻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笑什么笑得这么恶心?”

    “没有,就是高兴。”

    “都差点死了还高兴,变态。”轻羽三句话不忘毒舌他,却这让顾南一更高兴了——比起最先的冰冷和疏远,这女人对自己的态度显然是亲近了许多,说明之后,他们之间会更信任彼此吧。

    这个时候,铁索那边喊了集合,说是已经确定了之后前进的方向。

    铁索的所作所为,现在在轻羽和顾南一看来更是可疑了。顾南一虽然来过这里,但没想到此处的地貌是会随机变化的,一时间也不敢确定该怎么走,而铁索却非常笃定。

    顾南一并没有当面反对铁索的决定,打算再观察一阵,之后的一路上,他们又发现了好几个金字塔模型。铁索显然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熟悉,深知只要掌握金字塔模型的位置就一定不会走错。而之后的几个金字塔模型下也都刻有那个奇怪的记号。

    “弗斯嘉先生, 你说那个记号到底是什么意思?是什么人刻下的,目的又是什么?”邱克逊百思不得其解,而走在前面的铁索像什么也没听见一般。

    顾南一看看铁索,对邱克逊摇摇头:“我如果知道的话,就不用来这里调研了。”激情

    “也是呢,瞧我这个智商。”邱克逊自我揶揄,又看了看四周——他们一路过来的时间里,周围的风景已经变过两三次,总在不经意间就有东西消失或者出现;这里一切东西,不管是什么,大到宇宙飞船的残骸,小到生活垃圾,全都是瞬息间移形换影,且位置变化全无规律。

    除了那些巨大的金字塔模型。

    顾南一仔细看过留在上面的刻印,发现几个金字塔并非完全不变,不过金字塔只和金字塔换,且位置不会发生变动。顾南一看不出其中有什么玄机,但铁索显然知道,除了先找刻印,就是仔细查看它的形状和角度。

    “前面很快就会到岔路。”又看完一个金字塔之后,铁索十分笃定,但众人都很迷茫,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从这个凌乱的空间中找出路和规律。

    “到了岔路会怎么样?我们要出去了吗?”大老二前瞻后顾的问道。他现在已经确认“亚当”就是自己要找的同伴,却一直没机会好好说话,再加上萨宇杀气腾腾的盯着“亚当”不放,他现在是巴不得快点离开这个鬼遗迹。

    “是啊,岔路是什么情况?”邱克逊认同大老二的说法,不过所想和大老二完全相异,“这次调研到现在,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都还没有发现,不能就这么走了啊!弗斯嘉大人,要不我们就在这里多看看吧。这里这么多东西,我们都没有吁么看,一个劲儿的在走路……”

    “绝对不可以!”

    铁索和顾南一异口同声否决了邱克逊的贪念,说完两个人不由一愣、对看了一眼。

    这地方的空间和磁场非常混乱,那些个金字塔模型很可能就是支撑起这里的核心部件。但学者们也不能断言这里究竟是怎么形成的,或许是前人类专门建造的科研场所,或许是末日灾难之后的杰作,又或许是灾难让原本的科研场所发生了异变——究竟是什么原因,谁也说不清楚,但顾南一唯一能确定的是,在这里稍有不慎就会被空间和磁场的波动卷走,然后再也回不来了。

    这些可怕的事情,顾南一年幼时亲眼所见。当时他们那么多人进来,再经历过“黑屋”和这片空间错位的地区之后,就只剩了一半不到。

    铁索显然也知道这地方究竟有多危险,而且比顾南一更加清楚。现在看他们两个人都是一样的反应,其他人也不敢再说什么。众人老老实实的跟着铁索,很快就到了他所说的岔口——

    这里分别有左右两座模型金字塔。

    此时此刻,顾南一终于在记忆中找到熟悉的痕迹:他认得这里!他记得当时走的方向是……

    “左边。”

    铁索的声音听的格外清楚,语气笃信无疑。他都没有像之前那样去金字塔下查看,远远看见金字塔时就做出了判断,似乎并不想浪费时间。

    这瞬间,顾南一蓦然看向铁索:“不对,应该是走右边。”

    “你有什么依据。”铁索用眼神碾压顾南一,却被顾南一反问:

    “那你又有什么依据?”

    两人此刻对视的眼神势如水火。轻羽心中一沉——顾南一反应这么大,证明铁索的判断一定有问题,但这并不能成为服众的理由,只是……

    现在铁索的身份和目的都还没有证实,多可可一事也还没有明朗。对轻羽来说,顺藤摸瓜才是最好的方式。

    “你们先不要争了。”轻羽从人群中站了出来,“弗斯嘉先生这次是第一次出远门吧?像您这样的贵族,出身高贵,养尊处优,哪里会知道外面世界的风浪。相比之下,铁索大人就可靠多了。我觉得现在应该听铁索大人的。”

    轻羽给了顾南一一个眼銫,提醒他追查多可可的事优先。顾南一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但铁索说的那条路实在是……!

    顾南一还在犹豫,但其他人听轻羽这么一说,纷纷都站在了铁索一边,连邱克逊也愿意相信铁索。贵族这个身份确实给顾南一带来了不少便利,然而这种时候,“没见过世面的大少爷”真的让他很生气,尤其这气还得往肚子里咽。

    就这样,大伙儿兴致勃勃的随铁索走了左边,大约半小时之后,他们面前出现了另外一扇金属门——依然是巨无霸般的高大,依然是看不到头的长长的围墙,但有一部分墙体却被什么给溶解掉了,看上去就像热水浇淋在冰块上所留下的痕迹,但到底有什么东西能够溶解这样巨大厚重的墙壁?

    大伙儿匪夷所思的望着那个被溶解的地方,而铁索已经迫不及待的催促起来:“都站着干什么,快点搭梯子进去。”

    “李维斯,你过来。”铁索对轻羽招手,拿出一挂绳子给她,之后便自己靠着手臂上粗重的铁链先爬了上去,却没想到一上去就撞见了意料之外的东西。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