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6:偎依自殇

    “大人,顾南一大人,我绝对会保密的!你相信我!三皇绝不会知道教授私下还在攻克基因……”

    “别紧张,我又不是来杀你的。”顾南一打断他的滔滔不绝,“不过看你这个态度,我也就放心了。”

    马拉一头冷汗,眨巴着眼睛不明所以。

    顾南一笑笑:“其实我来就是想告诉你,如果之后有人拿这些照片找你,除了可以承认走私之外,最好别多说。尤其是我父亲和研究所的事。顶多……你也就多说个基因克隆吧,要是对方再追问下去……”

    “我知道!我知道怎么做!我就是当场自尽也不会多说的!”马拉脸銫惨白,明白如果说了,下场必然也难逃一死。何况他还需要基因克隆的技术啊!

    顾南一非常满意,就喜欢这种拿人软肋扼人命运的舒爽。如此,也不怕轻羽之后真的会追查过来。

    马拉的腿都快软了,见顾南一收起照片,才又小心问道:“那个,顾南一大人……”

    “大什么人,难听死了!还是跟以前一样,直接叫名字吧。”顾南一最烦虚伪的吹捧,而一句跟以前一样,竟让马拉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

    去年他去“新世界”开会,由于是临时会议,原定去研究所做基因维护的行程只能延期。正因为这样,会议期间,他的脸突然开始出现融化现象,并且还在加重。

    马拉十分害怕,如果让人知道他不是真正的马拉,一切就都完了。他谎称出了疹子,让部下去找头巾,自己就先躲去了花园,怎料碰巧撞上了“三皇”之一的明皇和梓萝辖域的领主:

    “我当时就趴在树上,他们没发现我,但我听的清清楚楚。他们说异变的曼陀罗已经培植成功,命名:涤魂幽。不过数量非常少,而且生长环境极其苛刻,现在只能存活在医科院的暖房里面……”

    仗着走私一事,岚泱城主左丘越来越不把马拉放在眼里,多年来一直在要挟他以各种名目为岚泱拨款。马拉早就想除掉左丘,但左丘非常谨慎,马拉每次安排人投毒都以失败告终。偶然听到了涤魂幽这种新型毒药,便按耐不住的想要试试:

    “后来我立刻往梓萝找了那个医科院的院士,花了一大笔钱偷偷买了一些。”说到这里,马拉贼眉鼠眼的看看四周,往顾南一跟前凑近了些,小声道:

    “我先找人试吃过,只要一点点粉末就有效果,而且,症状跟你说过的那些非常相似!你还记不记得,两年前在研究所的时候,咱们晚上碰到过。当时你跟我说过你亲生父母的事情……”

    没错。

    那个时候马拉去研究所做基因维护,而顾南一心情不好,散步遇到了马拉。

    从小到大,顾南一从未放弃过追查父母出事之谜,“父亲”说当时那样或许是因为受了未知辐射的影响,可为什么其他人都毫发无伤,只有自己的父母突然发疯?

    顾南一始终想不明白,能查到的所有线索也都断了。他看马拉做了基因克隆,以为或许对此有些研究,却不想马拉根本一窍不通。然而没想到的是,马拉竟还记得他们当时的聊天。

    “你说的都是真的?涤魂幽的效果真的和我爸妈情况相似?”顾南一神銫大变,向来在人前游刃有余的他,此刻竟也会如此急躁。

    若不是顾南一突然找来,马拉也不会想起这件事:“当然是真的。如果不是你失踪了,我当时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了。唉!我虽然重金买到了涤魂幽,但之后派人下毒还是没成,不然也用不着去收集走私的证据,把事情弄到今天这种地步。”

    顾南一此刻已没心思听马拉和岚泱城主之间的破事,急急问道:“现在还能弄到涤魂幽吗?我应该去找谁?”

    马拉仔细想了想:“能不能弄到不好说,但负责涤魂幽的院士叫段密,在梓萝那边地位很高的。”

    段密这个名字,顾南一也听过一些。梓萝医学院的资深院士,在药物研发领域获过许多奖。只是怎么也想不到,他背后竟偷偷替“三皇”研发这些东西。

    得知这些,顾南一马不停蹄离开澜湾,去了梓萝,却被告知段密正在壑冈出差——十多年前,唯一的异变曼陀罗正是在壑冈的桫椤遗迹中被发现的,为了方便研究,壑冈专门设立了秘密研究基地。

    顾南一找上段密的时候,段密也非常吃惊,但迫于顾南一握有他极其私人的黑幕秘密,段密只好承认,在刚发现异变曼陀罗不久的时候,确实为政府秘密提供过曼陀罗的粉末。

    当时异变曼陀罗的培植还毫无进展,因为非常珍贵,只取了两片叶子磨粉。那时候涤魂幽的研制计划也都还没有提出。

    顾南一的父母当年正是在桫椤遗迹出事,听完段密的线索,立刻明白了前因后果——正因为在桫椤遗迹秘密发现了异变曼陀罗,所以政府才组织了十几年前的那场大规模探索行动,目的必然是希望找到更多的异变曼陀罗,可为什么他的父母会……!

    顾南一始终想不明白这点,可如果要查这些,他手里必须有异变曼陀罗的粉末。研究基地中的异变曼陀罗都有数量记录,现下也只能跑一趟桫椤遗迹。看书屋

    段密说过,桫椤遗迹封闭多年,尽管当年没有淤找到,但现在也不是没有重新长出野生异变曼陀罗的可能。只要他能找到花,段密就能帮他磨粉……

    轻羽背后的骨蝶勾起了顾南一繁复的思绪,或者是因为如此,他清理伤口的动作才格外轻柔。他将止血粉撒在伤口上,轻羽的身体微微颤抖:

    “……冷……好冷啊……”痛感浅浅复苏了轻羽的意识,很快一股暖意就包裹了她的身体。渐渐的,她感觉到了另一个人的皮肤和呼吸,睁开眼,是顾南一臂弯和胸膛。

    顾南一的衬衫已经被撕成了一堆烂布,全部都被血水染透。此刻他身上只剩下一件背心,而轻羽连内衣都没了。顾南一披着大衣,怀里抱着轻羽,这样两个人都能暖和些。

    轻羽醒来时确实非常惊讶,但很快就明白了是什么状况。大衣范围外的空气非常寒冷,像刀子一样刺激着轻羽的部分伤口。她太疼了,非常难受,干脆更往顾南一怀里缩了缩:

    “这什么地方?匿影和九头蛇呢?”

    女人的声音虚弱而疲倦,钻进怀里的动作让顾南一惊奇:“还以为你会打我。”

    “要不是没力气,肯定打死你。”

    “太狠了吧?”顾南一笑笑,之后跟她讲了来龙去脉,而轻羽吃惊的抬起头看他:

    桥断的时候,这男人居然追着自己跳崖了?

    轻羽起身转面,两手撑在顾南一的身体两侧,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你到底为什么来桫椤?这样不要命的追着我,别说你没有什么阴谋。如果你又想来猎金号上的那套,我劝你还是免了。”

    女人咬的字字句句,顾南一只是风轻云淡的挑挑眉毛,用一种欣赏的眼神上下打量着她,玩味笑道:“有件事我要先提醒你一下。你是个女人,我是个男人,现在这么狂野的姿势,容易出事呢。”说罢他就推开轻羽,把大衣罩在了她的身上。

    轻羽紧了紧衣服,用一种不屑的目光看顾南一:“我可不是随便就能出事的女人。”

    “那也要看对方是谁。你的异能对我来说,效果好像不大。”顾南一扬眉,十足是一只傲慢的狐狸。

    但轻羽可没耐杏陪他无聊。

    昏暗的月光下,女人身上的伤口显得更深,仿佛正在无声斥责顾南一,是他让匿影知道了轻羽。

    【顾南一,你这个怪物!怪物……】

    匿影死前的话一直在顾南一的脑海挥之不去,那一刀了结匿影的手感似乎还清晰留在顾南一的双手之上。

    顾南一看了看自己的手,想要藏起来似的背在了后面,失了笑容的眉眼间十分认真:“我来是为了查清父母的死因。我需要找到变异曼陀罗。这种花曾经只在桫椤遗迹深处发现过,我来就是为了去看看,能不能再找到这种花。”

    “……”

    “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不太相信?”顾南一笑笑,自傲如他,此刻竟是几分自嘲,“也对,我这样的情报贩子,你不相信也很正常。”

    他穿着背心,靠在地洞深处,双手一直背在后面。那里光线很暗,轻羽根本看不见他的表情,只是他现在的这种姿势,瞧着就像是一个做错什么而被罚站的孩子。

    此时此刻的顾南一和平时很不一样,暗处的他连红发也不再鲜亮招摇,可还是深深的映在了轻羽眼底:

    【你为什么是红头发呢……】

    【你的脖子上为什么没有伤……】

    【你是不是真的不是那个少年,是不是真的不认得无赦这把枪,是不是真的,也不认得轻羽这个名字……】

    “真奇怪,你为什么没有名字呢?既然你没有名字,那我来给你取一个吧!”红发的少年恣意站在山崖边缘,即便另一头是天空晦涩的一片地狱,他也依然充满希望的只眺望此刻远处的大海……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