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5:伤背骨蝶

    七年前。

    研究所的白炽灯永远那么明亮,白銫的天花板和墙壁永远那么干净。可个体研究室中,却永远是那么肮脏——

    【D组KC-907号能力异化追踪报告】

    名称:匿影

    原能力:空气收放,以拔头发为启用条件,可吸取空气滞留于体内腹腔,自由控制强度从十指尖喷出,形成喷气气流

    能力异化项目:基因序列改写,进化气流操控方式

    进度追踪:

    第一阶段、改写成功,情绪平衡指数0.5,进入能力消失期;

    第二阶段、进入能力恢复期,情绪平衡指数-0.8(有危险倾向),启用条件转变为吃头发,气流操控大幅度异化,存在控风趋势;

    ……

    第五阶段、御风能力成熟,情绪平衡指数-4.6(负临界值为5.0,建议加强监控),启用条件存在大量吞咽头发的异象,能力有暴走倾向,皮肤溃烂程度加重,骨骼钙化值较上阶段增长30.9%,“骸”化程度极高(建议调整异化细胞液浓度,若下一阶段再无好转,可作废处理)

    ……

    红发的少年认真查看着电脑中的报告。这一批实验者中,匿影的情况是最糟糕的。

    这是他所接手的第一批实验对象,虽然“父亲”并没有明确希望他也能为研究做贡献,但这里是研究所,就算他对这些不感兴趣,为了报答“父亲”,他也还是想要做点什么。

    而且。

    这些人若被判定为实验失败,等待他们的下场实在太惨了!

    年少的顾南一抱着文件前往资料室,希望能找出拯救匿影的方法,却路过某处时不由得停了脚步——

    三号剖析室的门上没有亮灯,说明今天这里没有手术。顾南一推门进去,静谧的手术台洁净而冰冷。他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路过这里,看到“父亲”正在对一个跟他差不多年纪的小女孩进行手术,或许正因为那是他在这里遇见的第一个同龄人,所以才会有如此深刻的印象。

    那个时候,他看到“父亲”对小女孩注射了麻药,而小女孩的表情就此停在了惊恐中。之后他再没有见过那个女孩,只听说实验失败,被送去了“坟墓”。

    顾南一一直记得那女孩惊恐的表情,那种表情和大部分被送上手术台的人一模一样,而且这些人中的绝大部分最后也都被送去了“坟墓”。

    所以顾南一想,为什么不尽可能让有过这种表情的人逃过一劫呢?毕竟,没有谁是自愿躺在手术台上的……

    年少的顾南一不眠不休,终于找到办法改善了匿影的情况,可是却忘记了一件事:

    心病,从来不是外用药可以治的。

    顾南一没有想到,七年后的今天,不得不亲手取走曾经救下的那条命——匿影的头皮上,前几天留下的伤口早已经感染化脓,现在创口处又被撕裂,且撕的极深;他的血不住地流着,根本就不是皮外伤的程度。

    照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匿影就会失血过多。而且这里的夜晚气温很低,低温环境对大量失血者来说,就是夺命的催化剂……

    与其等到那个时候,顾南一宁愿现在就给他一个痛快。

    “……”

    男人红发招摇,长刀在手,可原本犀利的一双眼已然陷入黯淡,眉眼间也不见狐狸般的傲慢,有的,只是深叹的惋惜。他说不出话,即便在交际场上能言善道,但面对这些事情的时候自己只会觉得束手无策。

    如果。

    如果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不那么复杂,如果人与人之间的感情都像情报交易那样简洁明了,该多好啊……

    软如泥沼的地面中,匿影的半边身子已经陷了进去。他能感觉到,自己连骨头也都是软的,没有丝毫可以反抗的能力。但顾南一提刀步步走来,只有他这个异能的发起者不会被陷入其中。

    记得上一次在岚泱堵截顾南一的时候,他的能力还只能是针对杏的使用,可现在完全不同了。也就是几个月的时间,顾南一的能力竟已经可以做到在小范围内随心所域。

    “……怪物,你这个怪物……该死的怪物!”匿影的脸因惊恐越发狰狞,在直面死亡时才终于记起死亡本身的恐惧。可他逃不了,可他动不得。蛋疼

    他只能这么等着,像待宰的羔羊,看顾南一一步步走到面前,看长刀瞄准了自己的胸口。

    “顾南一你这个怪物!怪物!你和你那几个兄弟都是怪物!你们才是真正该死的……”

    哗!

    喷溅的鲜血终结了匿影未完的骂声,顾南一出手既快又狠,这一刀直捅心脏,让匿影少承受了许多痛苦。可顾南一的脸上,此刻渐渐浮现出了痛苦和难受。

    只是发现有人过来,他的这种表情和异能就都在瞬间消失了。

    “情况紧急,借你的刀用了一下。应该不会介意吧?”男人狐狸般玩味笑着,把长刀丢了过去。

    星海稳稳接住自己的武器,反手一甩便清了上面的血迹,无甚表情的看了看匿影的尸体:“你是怎么把他埋到这种石头地里的。”

    “这个可不能告诉你。”顾南一明言拒绝,星海倒也不在意,只回头看了看还躺在九头蛇血肉里的轻羽:

    “她伤势很重,你身上最好是有止血药。”

    “我这趟可是高级鉴宝师,这点应急能力还是有的,邱克逊没胆子怠慢我。”

    “那就好。”星海收刀入鞘,他只是受了些轻伤。

    顾南一蹙眉打量着他:“你这就走了?都不解释一下出现在桫椤遗迹的原因?”

    “没必要吧。在特情部的时候已经说过,咱们井水不犯河水。”星海说着便要离开,又忽然想起什么,“对了,那个凶神恶煞,手臂绑着铁链的男人在哪?”

    “你是说铁索?”顾南一眯眼,犀利且睿智的目光似乎已经瞧出了什么端倪,“你来这里是为了找他?”

    星海没有回答,用沉默告诉顾南一只需要回答问题。

    两不相干,互不牵扯——星海的这条准则大部分时候都很适用,更何况如果不是他出现,顾南一也没机会解决九头蛇,而且那个女人很可能会死。

    顾南一没有吝啬这小小的情报,他并不觉得星海是敌人,而且心里一直有种预感:星海背后一定藏着令人吃惊的秘密。而这份吃惊的程度,丝毫不亚于轻羽伤势带给他的震撼——

    那女人浑身是血,和九头蛇喷溅的殷红融为一体,把她背起来的时候,地上留下了十分醒目人形,而这个人形也都是腥红的!

    轻羽身上不仅仅是九头蛇的血,还有她自己的,尤其是背后的伤势,那里已经被风刃打的找不出一块好皮肉。

    流岩地带的夜晚气温极低,周围都是石头,并没有能生火的东西。寒冷正在恶化轻羽的伤势,顾南一赶快找了处干净的地面,软化之后便开始徒手挖,很快就刨出了一个小小的地洞。

    地洞中还算暖和,至少不会感受到寒气的侵蚀。顾南一扩大了洞口,让月光落进来些,但之前被匿影吹散的迷雾已经开始重聚,投入洞中的月光几分模糊。

    顾南一脱了自己的棉衣给轻羽垫着,小心翼翼的,一点点的撕开她已如破布的外衣——风刃的冲击道道极狠,手无寸铁,轻羽也只能把自己的身体变为盾牌,可一道道风刃打下,伤口上,烂掉的衣服已经进到了肉里;随着顾南一撕开衣服,这些连着肉的布每一丝都能带出血来。

    “……”女人的身体微微抽搐了一下,顾南一立马停手,生怕弄疼了她。但看她晕厥中的眉眼只是紧了紧,顾南一便继续下去。等脱开全部衣服,这女人绝对能称得上美丽的身体,现在只有怵目惊心!

    若还处在硬化状态,这些伤势看上去或许还好,可一旦异能解除,软化扩大的伤口就还原了本来面目。但好在她有这样的异能,否则现在就不仅仅只是外伤了。

    顾南一撕了自己的衬衣,用水袋里的水浸湿,小心翼翼替她清理伤口,仿佛正在照顾世上最娇嫩的花朵,如斯温柔。却之后,轻柔的眸光拾回了锐利,不由停在了女人背后的印记上——

    猎金号上他见过这个纹身,像是沿着脊梁和肋骨勾勒出的未完成的骨蝶,而擦去上面的血水,伤口露出来的时候才发现,这纹身似乎有些奇怪:

    纹身应该只是纹在皮肤上,可现在,她背上的伤口深至见肉,而那肉里竟也有颜料。

    顾南一仔细看了看,发现这些颜料似乎比看见的浸的还深,好像,就是从肉里面长出来的?!

    月光越来越昏暗,顾南一盯着女人背上黑銫的骨蝶看了许久,脑海中不经意闪过了澜湾领主马拉的话:

    “听说那种异变的曼陀罗是黑銫的,长的和骨头一样……”

    先前岚泱城外,顾南一独自拦截马拉和峰子的那个夜晚,他的确有机密要单独跟马拉说。当他拿出猎金号走私照片的时候,马拉惊恐的差点跪在地上:

    “你放心!你让教授一定放心!我绝不会说出去的!我让人拍这些照片也是为了堵住左丘那混蛋的嘴!他现在已经宣布投靠黎明组织,是恐怖分子了,就算之后有机会辩驳,说我是主谋,也没人会信他的。我绝对不会把教授的秘密说出去……”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