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4:风血之谷

    迷雾中视野极差,异兽的头有八个之多,行动起来多变且灵活。轻羽一身是血,对九头蛇而言是再明显不过的猎物,哪怕钻到地里也能被找出来。

    轻羽被匿影和九头蛇两面夹击,手无寸铁的她几乎毫无办法。狂乱的风刃像乱刀砍来,钢铁化之后的轻羽就像撞上劲刃的金属,被气流和砍刃的力度狠狠推了出去。撞上崖壁的一刻,她根本来不及收回异能,碰到流岩后,流岩也立刻被钢铁化。

    硬碰硬,轻羽这一下撞的很重,意识都陷入了模糊。她直接跌落下去,殊不知脚下已经有张血盆大口在等着她。

    咻咻咻——

    匿影发现那只蛇头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风刃如雨般疯狂的挥斩过去——不仅仅是那个蛇头,他要连轻羽一起大卸八块!

    锵锵锵——

    猛如暴雨的斩击劈头而来,轻羽再次陷入之前的境地,除了竭力维持意识保持钢铁化,她别无选择。短短十几秒,她在风刃中吃了不下一百刀,全身都是浅浅的口子。

    匿影此番的攻击非常猛烈集中,那蛇头发出吃痛的叫声,连连退缩,便是另一只头从雾中蹿出,偷袭匿影。匿影连忙唤风做挡,这一道风刃力量十足,铮铮劈开了蛇的皮鳞,击瞎了一直眼睛!

    九头蛇一声惨叫响彻天际,巨大的身躯痛苦的扭动,转而所有的蛇头都袭向匿影,同时鳞片全都变得更加坚硬——这是在吸收了轻羽的钢铁化和风刃的强度后所综合出的新硬度,极端条件下,九头蛇的进化和学习能力也被逼出效率,而眼睛是它唯一的弱点,此刻已然是要和匿影拼个你死我活。

    匿影同九头蛇之间的战斗越发激烈,轻羽一直被风刃纠缠其中,被砍出的口子已经数不过来,身体痛的陷入麻木。蓦地,九头蛇猛甩尾巴,试图绕到匿影背后,却还是被风刃弹开。

    却这一下,尾巴直接弹向了轻羽:

    “唔!”

    无比强力的一击打蒙了轻羽,昏死过去的瞬间异能解除。与此同时,匿影下一波进攻再次袭来,直冲蛇尾,千钧一发之际,有人从雾中飞身而出,长刀挡开风刃,一把抱住了那个女人。

    “是你?”匿影一眼认出了男人深蓝的头发和长刀,勃然大怒,“又是你!每次都是你!”

    那疯子拽下一撮头发吃进嘴里,此刻再唤起的风刃竟是染上了血銫。

    血刃中星海护住轻羽,却忘了还有一只九头蛇。

    混乱之中,一条蛇脖扫到了星海的头,他就此晕了过去,和轻羽双双坠落,跌入了脚下的迷雾中。

    “死,你们都得死。你们一个个,今天谁都跑不了!”匿影奋力挥手,左手的强风驱散了雾,右手则凝聚起蓄势待发的血刃。

    迷雾暂且散去,月光终于勉强照亮了深谷。轻羽和星海就倒在九头蛇腹下,却这时候匿影才发现,山崖上竟然还有一个人!

    “顾、南、一。”

    匿影咬的字字句句,发指的憎恶让他的每根神经都陷入越发疯狂的状态:

    今天,就在这里,这些人和怪兽一个都别想活!

    对御风者而言,山区或者海域都是施展能力的绝佳地点。匿影被杀意逼红了眼,在伤痕累累的头皮上扯下了最后的头发,合着大块被撕带下来的头皮血肉一起吃了下去;

    他的手中,血銫之风越发强劲,且风刃的血銫越来越深。

    【不好】

    顾南一心中一沉,从崖上跳下,一手一个,借着他的能力飞速将星海和轻羽完全扛到了九头蛇后面。

    “顾南一!你躲着也没用!你的能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我就是你的天敌!我轻而易举就能把你大卸八块!”

    “既然你不肯回去,那就跟这女人一起去死吧!”

    呼咻——

    蓄力已久的血刃如成千上万的血鸦,如千重万叠的暴雨,如摧枯拉朽的雷霆。这瞬间,山谷崖壁崩裂如细碎的沙暴,飞沙走石中九头蛇惨叫嘶天,本坚如钢铁的身体此刻竟棉花一般被削得七零八落!

    “嘤——呀!”

    异兽惨烈的哀嚎响彻四方,似来自地狱的鬼哭惊得人直冒冷汗——

    “喂,你们听见了吗?”第一中文网

    遗迹入口驻守的士兵们都白了脸銫。今晚如此动静,真不知道那些调研队的人在里面做了什么,也不知道还是不是有命活着。

    好在那个贵族有通行令,即便出了什么事,那也跟他们无关。

    山谷震动,异兽哀嚎的一刻,无论是邱克逊等人,还是波恩一行,又或者是坠崖后正在拼命想办法爬上去的大老二他们,全都摆出同样惊愕的表情: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嘤!”

    被风刃牵连而崩碎的流岩化为了一阵巨大的沙暴,最后将沙暴平息的,是九头蛇如大雨倾盆的血水!

    哗——

    血雨淋红了山谷,空气中腥臭扑鼻,九头蛇零碎的血肉铺满了这里,犹如极度血腥作呕的屠宰炼狱。

    可是!

    “你想得美!”匿影的风在开阔处可谓无敌,立刻感觉到背后有人,转身时手中的风已经唤来了星海的长刀,锵一声挡开了飞来的匕首。

    那淬毒的匕首细长而精致,但顾南一一击偷袭未中,它只能躺在了匿影脚下。

    “顾南一啊顾南一,亏你平时那么聪明,现在做的事让我觉得你怎么蠢的和猪一样?”匿影睥睨而狂妄,眼中竟是虐杀带来的狂喜和快意。被撕开的头皮溢着鲜血,正慢慢染红他的整张脸。

    那浮在半空的双脚悠悠落地,指头微微一动,匕首就被风卷到了他的手里。悠悠的手掌放开,悬在风中的匕首就似一把小小的箭绷在弦上,蓄势待发着,随时都能射向它的主人。

    可那个男人还勾嘴笑了,笑的和他的红发一样招摇。

    “你笑什么?你现在什么武器都没有了,拿什么跟我斗?”匿影愤慨不已,他早就看够了这家伙狐狸般的傲慢,“顾南一,你总是这样,自以为掌握情报就高高在上,比你那个不像人的‘父亲’更可恨!”

    顾南一愣了愣,些许意外:“原来你是这么想我的。”

    “呵呵呵,不然我应该怎么想你?”匿影无奈摊了摊手,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觉得我应该感谢你,对你感恩戴德?是不是觉得,当初如果不是你偷偷帮我调了药的成份,我早就变成实验失败的‘骸’被送去‘坟墓’了,所以我应该把你当圣人一样供起来?”

    “那也太夸张了,而且我也没有这种当圣人的爱好。”顾南一看着匿影,眉眼间隐约写着悲伤,“匿影,我跟父亲不一样,你应该明白……”

    “是!你和他是不一样!你比他像个人。但那又怎么样?又能改变什么!你能杀了他吗?还是说你能毁了那个折磨我们的地狱?”匿影口口声声的质问,随后摇头自己否认:

    “不,顾南一,你不会那么做,我知道你做不到!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就算他不信你,丝毫不顾及你们之间的情谊,坚持要杀了你,你却还在维护他,保守研究所的那些秘密。你逃了两年,两年来你完全没有把和他有关的情报散布出去。”

    “顾南一,我不需要你来可怜我,其实比我更可怜的是你!”匿影指着他,狰狞的脸已经被血水染红,“我一点都不感激你。我恨死你和那些可恶的家伙了!要不是你们,我根本就不会被骗去研究所,更不会有之后那些……那些折磨!不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

    面对指责,巧舌如簧的顾南一竟反驳不了一个字。他只是看着匿影,看那血肉模糊的头皮血越流越多,不过说了些话的时间,匿影的上身已经被血浸透。

    “顾南一,你的好父亲答应我,只要能把你带回去,或者把你的人头带回去。我,就可以自由了。”匿影笑着,像世上最纯真的孩子,又像黑夜中最邪异可怖的怪。

    血銫的风刃淤次聚起,瞄准顾南一的细小匕首绷的更紧——他已经没有头发了,这一击是他最后能使出的异能;

    所以绝不能失手!

    “匿影……”顾南一有些难过,可狂肆的杀意已随风而来,每一丝都在说着早就没有退路。终于,那双犀利睿智的眼睛还是冷了下来,如冰锥一般,似早已经预读出了结局。

    蓦地,血风呼啸如龙,毒刺离弦而动,却这一霎那一切戛然而止——匿影脚下的地面软如稀泥,连他整个人都成了一滩软绵,而飞出去的毒匕首亦是成了一条手绳,软趴趴的掉了下去。

    “……你……你……!”匿影惊愕不已,难以置信的瞪圆了眼睛,奇异的目光看自己流出的血都变成了果冻一般的软状。再看顾南一,他分明还站在一米开外一动没动。

    不……

    这不可能!

    匿影无法说服自己相信现实,眼中是慌张是错愕是妒恨,偏偏就是没有绝望和恐惧。

    流岩地区的夜冷如晚上的沙漠,寒气一丝丝往骨子里钻。顾南一紧了紧大衣的领口,拾起星海的长刀,一步步走向匿影:“你们追杀我两年,可我真的不想对你们下手。”

    “匿影,尤其是你……”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