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73:祸不单行

    幽黑的山谷中,亚当和萨雷同时倒下,片刻之后,亚当醒了过来,却立马感觉到左手剧痛:

    “不是吧,这家伙手断了?”男人自己骂着自己的身体,转念一想,那么高摔下来只废了一条左手,其实已经很不错了。

    “算了算了,就这么着吧。”他非常无奈,收好匕首又看了看萨雷的尸体,笑笑,“如果不故意装作打不过,怎么让你杀了我?如果在宿的身体不死,我又怎么换到新的身体里?”

    他活动了一下手脚,又看了看死去的乌拉:

    这女人的身体用了这么多年,现在换了别的还真有点不适应,但最近盯上乌拉的人太多了,否则也不会专门掉下来找替死鬼。

    “唉,我这可怜的能力啊……”

    “亚当”唉声叹气,不过心里很是满意——既然已经确定松拓簪布也是政府的人,那么下一步就简单了,蓝匣子是组织要得到的东西,自己潜伏在矿区多年,绝不能让政府的狗给抢了,不过……

    回想今天发生的一切,尤其是铁索做的几个决定,越来越觉得背后的内幕深不可测!

    “亚当”正细细思索着蛛丝马迹,耳边又是一阵九头蛇的嘶鸣。他快步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然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一直很近九头蛇的叫声渐渐远了……

    与此同时,山崖的石缝里,贼眉鼠眼的大老二万分谨慎,小心翼翼的探出头去,确定刚刚一直在跟前晃悠的怪物真离开了,便赶紧咬破指头在眉心画了个红点,直接跳了下去——他像皮球一般落地,还在地上弹了几下,不过毫发无伤。

    着陆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消除使用异能的痕迹,大老二把眉心的红点擦的干干净净,之后立刻开始找人——不管是李维斯还是乌拉,又或者是萨雷萨宇,所有和多可可之事有关的人刚刚几乎都掉了下来,还有那个贵族:弗斯嘉!

    别人或许没看见,但他瞧的一清二楚。

    弗斯嘉本来走在前面,出事的时候完全可以直接跳到对岸,但他在那个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却也不知道究竟看到了什么,居然立刻放弃上岸,想都不想的一头跳了下来。

    “不懂,真是不懂。”

    大老二自说自话,还摇头,不过那小子既然敢不要命的往下跳,就说明肯定不是普通人。但现在并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自己下来可不是为了去分析弗斯嘉的。

    大老二在附近搜索起来,没一会儿就发现了乌拉和萨宇的尸体:从现场看,乌拉死的很惨,而萨雷是被利器刺穿了咽喉,但乌拉那女人却并没有用武器的习惯,看她平时的形态动作也不像练过,所以——

    如果真是乌拉,那之后应该是占了萨雷的身体,但萨雷也死了;

    那到底是谁杀了萨雷,撞破了这个秘密?

    现在又占了谁的身体了?

    大老二苦恼的挠头,想死的心都有。他这趟千辛万苦就是为了和那人接上头,好不容易快要确认那人的身份,现在居然又个换了主儿!

    “苍天呐,真是饶了我吧!”大老二痛苦的哀嚎,不想背后竟传来了警惕的质问:

    “谁?谁在鬼叫?!”

    是萨宇?!

    大老二神銫一紧,从兜里掏出小刀,忙在脸上划了些口子,又在脖子上来了一刀:

    “救命啊,杀人了,哎哟……救命啊……”大老二躺在地上,萨宇过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大老二旁边的另外一个人:

    “……哥?”萨宇小心翼翼,声音都在发抖,生怕是不是认错了谁。

    可惨死的人真是萨雷!

    “哥!哥!”萨宇爆发般扑了上去,哭得无法自已。他们兄弟俩在桫椤矿区相依为命,现在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是我,是我害了你啊!该死的是我!是我被人陷害是多可可,怎么现在、现在倒是你被……!”萨宇颤抖着去摸萨雷咽喉处的伤,这死状实在是太惨了。

    “是谁干的,到底是哪个王八蛋杀了我哥!”萨宇瞪向大老二,大老二只是摇头: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出事了。我也没想到那家伙还没走,突然从后面偷袭了我。要不是发现你们来了,我恐怕也已经陪葬了……”

    “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萨宇揪起大老二就是一拳,把悲痛都发泄在他的身上。云棉虽然看不见,但也知道出了事:

    “别、别吵了,人死不能复生……”第一读书网

    “你闭嘴!”萨宇冲着云棉过去,一脚踹在她肚子上,“都是你这个拖油瓶!要不是你,我早就找到我哥了!”

    “混蛋,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大老二几分正气,立马拦住了施暴的萨宇,不过也马上被萨宇打了。他也不是软柿子,就这么和萨宇肉搏起来。最后都鼻青脸肿,没了力气躺在地上。

    “你、你们没事儿吧?”云棉捂住腹部,刚刚一脚让原本的伤口裂的更开了。而大闹一场之后,萨宇也终于冷静下来。

    “再打,我可不会手下留情了。”大老二踢了萨宇一脚,萨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萨雷和乌拉的尸体,决定找些石头给他们做个合葬冢。

    这时候,九头蛇的叫声又是远远传来,听上去比之前更加激动。云棉打了个激紧,抿嘴死死抠着自己的手臂,看上去就快哭了。

    “怎么了?那怪物离我们远着呢,你不用害怕。”大老二上前安慰,这姑娘看上去确实很可怜,而且小心翼翼的模样会让人产生一种保护域,尤其现在还身负重伤,又被萨宇踢了一脚。

    云棉摇了摇头,很是虚弱:“不是的,我不是害怕,我是担心,担心李维斯。”

    “李维斯?”大老二不由蹙眉,这名字不管听几次都觉得像是假的。之后听云棉说是李维斯舍身救了他们出来,大老二更是觉得惊讶:

    原来刚刚那怪物不是自己走的,而是被那个女人引开的?

    可这样做对她有什么好处?

    如今这般世道,竟还有人能为不相干的人豁出命去?

    ……

    大老二无法理解这种行为,因为虚伪和腐朽早就让这世界充满了恶意,为了活下去,人们没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如果李维斯真的是假名,那么那个女人混入桫椤肯定有所图谋,然而引开九头蛇这件事,怎么想都和她的目的无关吧……

    “嘤——”

    九头蛇的叫声再次响起,大老二不忍遥遥看了过去,可是目光所及的前方并没有答案,有的只是无尽的深深的黑暗——

    那远处,轻羽飞檐走壁,九头蛇穷追不舍。不知不觉,她已经逃入了迷雾地带,本就过暗的视野变得更差,九头蛇却不受影响。

    “嘤嘤——!”

    那异兽体形巨大,轻而易举就能追上拼命跑的轻羽,张开的血盆大口利齿如锯,一口下来,轻羽已在牙下!

    生死瞬间,轻羽一脚蹬在牙上,跳了出去。本以为逃过一劫,不想才从嘴里出去,背后就被极其锋利的力道狠狠击中,当即一口鲜血猛地喷了出来!

    要不是钢铁化,她的脊柱怕是早已经断成几节。

    谷中幽黑,迷雾遮掩,薄弱的月光之下,轻羽看到了那个悬在半空中的家伙——

    不知几时,耳边呼啸起异常的风声,那家伙周身包裹着的风呼啸绰绰。咻咻缠绕的风刃犹似偌大屏障,连九头蛇也不敢妄动。

    “嘤!”九头蛇冲那人示威,似乎在说轻羽是它的猎物。而风刃直接打了过去,将它逼退数米。

    “轻羽,你让我找的好辛苦啊,呵呵呵……”疯邪的笑声漏出男人的嘴角,被撕烂的头皮就像被硫酸泡过,转而挥手又是几道风刃,更将异兽逼退了一些:

    “你放心,这世上只有我能杀了你,折磨你,绝对不会让别人有机可趁。”

    “匿影!”轻羽咬牙切齿,背后已被血染红大片。那双暗红的眸亦如充血,深深映着人不人鬼不鬼的疯子——祸不单行,今天这霉是不是倒的太过分了?

    “嘤嘤——嘤!”

    口下夺食,奇耻大辱。九头蛇发起强攻,直冲匿影,坚硬的鳞片进化极快,很快就适应了风刃的强度。可即便如此,匿影的能力也占上风,尤其是面对如此巨大的目标。

    匿影的风道道致命,就算有九头蛇,他也不会去顾及轻羽的死活。乱风中轻羽无处可躲,只能爬上九头蛇的脖子。而九头蛇又岂会放过她。除了断掉的头和轻羽正攀着的那个,其余七个脑袋,三个在追咬轻羽,四个在进攻匿影。

    四个头和风刃纠缠不下,几次强攻都没有成功,九头蛇恼羞成怒,干脆全都瞄准了轻羽——大口前赴后继的咬来,轻羽连连躲闪,最后蹬地跳起,不想下方又有一张嘴正等着她自己掉进去。

    跳起在空中的轻羽没有借力点支撑,只能等着羊入虎口。却这时候风刃集中打来,逼退了几个蛇头,而轻羽也被砍中,身体在强劲的风力中颠沛流离——

    毫无支撑点的她似水中浮萍,被狠狠甩到了崖壁上,却此刻在她脚下,一只蛇头防不甚防,陡然从迷雾中蹿了出来!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