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2:自投罗网

    莫名其妙多出个仇家,轻羽既无奈又无语,说到底,这飞来的横祸全是顾南一那狐狸害的!

    轻羽当机立断,撕破衣裤缠在手臂上,硬化起来当作盾牌,便是蹬地猛跑,迎头冲向风刃中心,直逼匿影,却谁知道匿影五指一动,唤风托着身体飞到了半空。

    “可恶!”轻羽蹬地跳起,可迎头就被一道风拍了下去,摔得眼冒金星。

    “哈哈哈哈!哈哈哈!”匿影疯狂大笑,拿出了一个口袋,里面是一些粉末,“轻羽,我的轻羽啊,我知道我的风斩不了你,但我可以让你感受到我对你火热的杀意啊!”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

    疯子的笑声和粉末一起散在风中,风卷起了遍地的垃圾残骸,这时匿影划亮了一根火柴,一瞬间白光刺眼,燃起的光亮将这暗无天日的矿区照亮如白昼。

    是镁粉!

    轻羽掩面,眼睛逃过一劫,白光过后风中已是连绵大火,宛若一条盘踞的火龙正对她仰头示威。

    “来啊轻羽,来啊!让我烧死你吧,然后把你焦黑的皮一片一片亲手剥下来!哈哈哈哈……”失控的邪笑,发指的疯狂,脱落的绷带下,新秃的头皮和旧伤让那张本就狰狞的面容变得如同地狱中的恶鬼。

    火龙步步藏刃,似有九头,而轻羽再不敢硬拼——就算不会被砍开,那火焰烧到的也还是真真切切的皮肉。稍不小心,背上就狠狠吃了一下,火焰烧伤的地方疼的钻心。

    “快!”

    又是火又是风,这动静即便廉凯莉还没找到监工,矿区的人也都已经发现了。值班室里,人高马大的铁索按响警报,立刻带上一群人赶往现场。

    却有人早就先到一步。

    狂舞的火龙中,轻羽被烧的一身伤,这时候忽然有东西穿过火墙飞来。

    是一把长刀!

    轻羽眼中一亮,稳稳接住长刀,挥起就是一阵猛砍,瞬间将狂乱的风刃斩的七零八落。散开的风壁后面,匿影就在那里!

    逆风中轻羽挥刀而上,红眸熠熠。只要拿到武器,匿影这家伙根本不足为惧。却此刻匿影又拿出镁粉,朝轻羽迎面撒去——

    嘭一声强光炸亮,匿影自己也得护住眼睛,不想这一次那女人并未躲开,竟闭眼硬扛着镁粉燃烧的高温穿过了光火风障,长刀毫不留情向他砍来!

    “唔!”匿影控风闪避,但还是不及轻羽迅猛,胸前从肩膀到腹部被拉开了一条长长的血口——如果没有及时后退几分,这一刀必定能要了他的命。

    这女人真动起手来,居然如此狠绝!

    “呵呵呵……哈哈哈……”匿影从风火中坠落,血流不止,可还笑个不停,声音都成了喉咙里的抽搐,“轻羽,我的轻羽啊,我一定会杀了你,扒了你的皮,一点点吃光你的肉!哈哈哈……”

    刚刚轻羽算放手一搏,尽管闭了眼,高温的灼伤还是相当要命,被烧成焦黑的地方已然血肉模糊。她现在浑身都疼,感觉自己已经成了五分熟,而落地的一刻,有人接住了她。

    “蜂巢”中刺耳的警报一直在响,急急赶来的卫兵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匿影咬牙逃离,唤风斩倒了沿路的卫兵,而帮助轻羽的那个人,带她从垃圾场的悬崖离开。

    轻羽这才知道,那悬崖上有许多废弃的矿洞,该是桫椤矿区正式建成以前寻矿时留下的。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轻羽惊讶的看着深蓝銫头发的男人,此刻她着实疼的动弹不得,只能趴在他背上。而他也不解释,一口气将轻羽带到了外面,很快找到了鲜为人知的水源。

    “先处理伤口。”男人撕了一截干净的衣服,沾湿后替轻羽清理背上的那道砍伤。

    轻羽忍着痛,转移注意力问道:“你为什么也没有走,你盯着匿影?”

    “没有,我有别的事情,救你只是恰巧。”

    “……你不会也是来找多可可的吧。”轻羽一句话让男人清理伤口手停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又继续,像是没听见她说什么。

    轻羽又问:“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对这里这么熟,你有什么目的。”

    “我的目的与你无关。这里我以前来过几次。”男人无甚情绪,很快就处理好了轻羽背上的伤势,只是目前没有够长的绷带,所以无法包扎。

    男人想了想,之后撕掉了自己的外套,拼接起来勉强包扎了一下,只不过其他地方的烧伤就没办法了。

    “谢了。”虽然对方拒人千里,但轻羽还是表示感谢,看了看他的长刀,“你的刀不错,叫什么。”

    “它?没有名字,就是一把刀而已。”

    “那你呢,叫什么?总不会也没有名字,就是个人而已吧?”看好书

    男人被逗笑了,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我叫星海。”

    轻羽点点头,那深蓝的发銫和眼眸倒是和这名字很称:“你救了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无所谓,随便你。”星海没接受也没拒绝,“你是来追查多可可和蓝匣子的?”

    “你果然知道这件事。”

    星海看着她:“所以你查到什么了。”

    “你在开玩笑吗,查到了我还能这么惨?”轻羽很是糟心,“如果你当我是同伴,咱们可以分享一下情报。”

    “冲你这话,我估计我们可能都什么也没查到。”星海倒是有话就说,拿起长刀擦拭起来,“你的事我不会多问,所以你也不要问我什么。我们可以是朋友,但我还是那个原则,互不干涉。”

    “没意见,我向来是单干主义。”轻羽挑挑眉毛,回头看向屹立山间的高大“蜂巢”。星海也随她的目光看去,又打量了一下她的伤势:

    “如果你还要回去,异能者的身份就瞒不住了。”

    “那又怎么样。”

    “也不会怎么样。你的异能对他们来说应该有用,老实交代,保命不是问题。”

    “那不就行了。”轻羽笑笑,而一身的伤痛又提醒了她另一件重要的事,“匿影那个疯子,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次就算要回去,也得先把我的家伙拿回来。”

    缴获的东西都收在矿区的库房里,每个区的经理还另外配有单独的保险柜。星海显然对矿区的情况了若指掌,即便今晚出事后就进入了警戒状态,他还是轻而易举带轻羽溜了进去。

    矿区经理这样的肥差,盯着的人比比皆是。之前那经理出事之后,第二天东家就安排了新人顶替。虽然轻羽进来时就有心理准备,但真没想到这些人手脚居然这么快。

    轻羽硬化了长刀劈开五区经理保险柜的时候,里面的东西已经被搬空了——她的无赦、她的弥撒,全没了,只剩下被丢弃的福袋苍白无力的躺在里面。

    “拾遗?”星海几分诧异的看着福袋,似乎觉得有趣。轻羽黑着脸把东西收好,这会儿终于是真生气了。

    星海想了想:“他们这些人比蝗虫还可怕,估计当天人一死就已经有谁动了贼心,偷去卖了吧。”

    “闭嘴。”轻羽这会儿不想说话,而星海似乎发现了什么,躲在了窗户后面往外看——

    忙碌的卫兵还在矿区内搜查,为首的正是监工头领,黑面神:铁索。

    “再搜一遍,每个角落都不能放过。把廉凯莉带过来,我亲自审。”

    高壮如山的铁索凶如恶鬼,两只手臂上的铁链威慑骇人。星海呆呆看着,瞳孔缩的死紧,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你认识他?”轻羽狐疑道,而星海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

    审讯室里,对面铁索,廉凯莉即便强忍着哭声,恐惧的眼泪也一直停不住的往下掉。但铁索并没有问出什么有用的情报,毕竟廉凯莉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这时候一个卫兵进来禀报:“工头,刚刚那个女人回来了。”

    廉凯莉怔怔,铁索的眸光一沉:

    “带过来。”

    廉凯莉被押送回房,审讯室出来的时候遇到正要进去的轻羽。一身伤的轻羽吓坏了廉凯莉,但她更担心的是为什么轻羽还要回来。

    轻羽能读懂廉凯莉的眼神,微微对她笑了笑:“放心,我没事。”

    再次见到铁索,轻羽心里还是忍不住发毛。这家伙真的太可怕了,站在他的面前,会不禁觉得自己就是一只能随手被碾死的蚂蚁。那布满深深皱纹的脸上,如魔鬼般的一双眼俯看着轻羽:

    “回来的理由是什么。”

    “无处可去,不回来还能怎么办?”轻羽很是无奈,与其被讯问,不如主动招供,“刚刚那个家伙就是害了我们一家的凶手,我真没想到,知道我还活着,他居然追到了这里。”

    “你打跑了他?”铁索微微眯起了眼睛。

    轻羽和他对视几秒,断定他们并没有发现还有个星海:“我怎么打得过他,不然也不会回来了。我来这里就是想找个安身之所,不想被他追杀。”

    “好,就当你没有说谎。”铁索低沉的嗓音像野兽的低吼,重新坐直身子的时候,双臂上沉重的铁链随之碰出响动,“你为什么来这里其实并不重要,现在重要的是,你也是异能者,但人事记录上没有注明你有编号。”

    “李维新。我认为这显然就是个假名。你到底是谁派进来的,有什么目的。”铁索目光如炬,威慑力令人胆寒。那双臂上的铁链,沾了不知多少人的鲜血。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