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61:狂风忽至

    “快点快点!老子累死了,还赶着睡觉呢!”监工不耐烦的骂着,最后一车垃圾终于打包完毕。

    轻羽自告奋勇送这最后一车,和廉凯莉两个人在监工的督促下前往垃圾场。不料途中木车突然像是卡了一下,整辆车瞬间散架,垃圾全掉了出来。

    “怎么搞的!你们怎么推车的!找死吗!”监工几大鞭子抽下来,轻羽挡住廉凯莉,全都一个人挨了:

    “对不起大人!对不起!我们这就收拾!”轻羽连连道歉,趴在地上忙活,又对监工讨好,“大人,这么晚了,您先回去休息吧。等收拾好了,我们去找您报道。”

    这监工一路哈欠连天,确实是想回去睡觉,现在一听这话难免动心。来回打量着两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她们脚上沉重的镣子:“那好吧,不过你们得快点,否则打死你们!”

    “是是是!一定马上就回去!”

    点头哈腰送走了监工,廉凯莉却用怯懦的眼神看着轻羽:“刚刚,你做了什么?我看到你的眼睛……”

    “你到底是什么人?”廉凯莉几分害怕,但轻羽已经把她扛了起来:

    “还用问吗,能带你见儿子的人!”

    之后一阵飞檐走壁,快如疾风,廉凯莉根本不知道经历了什么,回过神的时候,人已经到了五区矿洞的厕所。

    虽然戴着脚镣有些麻烦,但只要用异能硬化,便绝不会碰出声响。这么多天,轻羽早将桫椤矿区的地形和守备情况烂熟于心,这点事对她来说轻而易举。

    廉凯莉战战兢兢跟着轻羽进了洞,这般公然的在矿区肆意飞跃,着实吓得她差点连魂都没了。昏暗的洞中,廉凯莉非常不安,担心那监工会不会突然折返。可看轻羽气定神闲的模样,廉凯莉似乎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可自己真的能相信她吗?

    她真的会带自己见到儿子吗……

    五区暗洞中的路廉凯莉并不陌生,无数次她来过这里,但无数次都被骗去了肮脏的交易所。她的身体一直在抖,那种快要崩溃发疯的冲动一直在脑中叫唤:

    看吧,又是熟悉路;

    看吧,又是要把你带去那肮脏的局!

    正如乌拉所说,今晚确实是个大场面,人比平时都多。廉凯莉已经听见那些谈笑的声音,轻羽正带着她往那边去,越来越近。

    廉凯莉真的快要忍不住了,崩溃的嘶叫随时都会失控爆发。蓦地,轻羽反身捂住了她的嘴!

    廉凯莉疯狂的挣扎,她果然又被骗了,真是个无可救药的白痴!眼泪已经流了出来,廉凯莉拼命的挣扎,想要嘶叫,可轻羽的力气比她大太多了,且十分熟练的把摁在了角落里,将她压制的动弹不得:

    “嘘,安静,被发现就麻烦了!”

    轻羽的叮嘱让廉凯莉傻住,之后就见几个端烛台的监工和九区的经理从眼前经过。廉凯莉这才冷静下来,却还是不敢完全相信轻羽,直到轻羽带她顺利躲过来往的所有人、渐渐远离喧嚣、拐向从来没去过的方向:

    “就在上面,这里有点陡,要往上爬一段路。”轻羽让廉凯莉先上,自己在下面托着她。

    走着走着,廉凯莉的眼泪就流了出来,等看到出口的时候,她竟失了力气,掩面而泣:“谢谢你,谢谢!谢谢你没有骗我……”

    三年了,她无数次被骗进暗洞,无数次被当作白痴任人玩弄。为的,就是这一条路!

    这条路她以为今生今世都不会找到了,可现在,现在居然真的到了!

    “谢谢你,恩公,谢谢你!”廉凯莉早已经词穷,除了无数的谢谢真不知道还说些什么。尤其是真的见到儿子伯克利的时候,那作为一个母亲的反应和表情,深深的震撼了轻羽——

    是不是所有母亲都是这样的;

    如果自己也有母亲,那该多好啊。

    廉凯莉像拥抱着自己的生命一般拥抱着儿子,但伯克利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直到战战兢兢唤了声妈,两人才相拥而泣。

    然而现实并不允许这对可怜的母子有太多时间重逢。免费中文

    “妈妈,你等我一会儿!”伯克利是精明的,他之前只是被小可胁迫才无可奈何。轻羽看的出来,这孩子其实并不是懦夫。

    伯克利吐出来十几颗金砾,全都交给了廉凯莉:“妈妈,你一定要把这些藏好,等我再大一些,回去结婚的时候就买个职称,再赎你回家享福!”

    廉凯莉非常感动,泣不成声:“我的儿,只要你好好的,我宁愿死……”

    “妈!你不会死的,我们都不会死的!我们一定能离开这个鬼地方的!”伯克利眼中闪耀着锋芒,是他在小可面前从不曾显露过的硬气,“妈妈,我在洞里也藏了不少砾子,直走第三个岔路,走到底再右转。在顶上面,我挖了个小洞,东西就在里面!”

    “姐姐,谢谢你让我们重逢,你是我们的大恩人!那些金砾,我给你一半!”伯克利很懂得人情世故,也很明白生存之道。在桫椤这个地方,怕是没有哪个孩子是不明白这些的。

    轻羽摇头道谢,她不需要这些。

    伯克利十分感谢和吃惊,看看后面的矿洞,赶紧把两个人往暗洞推:“你们快走吧,监工要来了,他知道我的行踪,每次都想逮我,找我要金砾。但他太笨了,我不会让他逮到把柄的!”

    “快走吧,他要来了,我们过几天再见!”

    伯克利老练稳重,足以看出他在小可和监工面前是故意装傻扮怂。轻羽琢磨着,离开之前对伯克利说道:“孩子组里面,有对姐弟是我的熟人。德克和琳娜。虽然不清楚你们是不是在一个区,但如果你遇到他们,只要报出轻羽这个名字,他们一定会帮你的。”

    “好!我知道了!”

    时间紧急,伯克利赶紧送走了两个人,之后在他说的地方,果然找到了一小袋金砾和银砾。

    廉凯莉的眼泪一直在掉,她今晚着实百感交集。但很明显的是,她眼中死灰銫的绝望已然一扫而空,宛如一颗死去的树拾回了生机。

    但轻羽此刻却是有些顾虑:“凯莉,刚刚我对伯克利说的那些话……”

    “我知道,我都明白!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说,我拿我的命发誓!”廉凯莉整个人如遇重生,精神状态变得非常正常,“姑娘,你是我们母子的大恩人,不管你要我帮你什么,我都毫无怨言,也绝对不会出卖你!”

    “之前你们在寝室说的那些我也都听见了,你是想找那个叫多可可的人对吗?”

    乱七八糟的事,廉凯莉只是不去关心,但并非就真的什么都不知道。轻羽笑了笑:“话是没错,但其实也不用你冒险做什么,你就平时多帮我打听一下就好了,看有没有认识的。其他的你也不用知道太多,毕竟我确实不想把你们卷进来。”

    “好!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

    廉凯莉眼神坚毅,轻羽却不忍几分内疚——不出事便好,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她恐怕真保护不了母子俩,毕竟她只是个过客,早晚都要走的。

    轻羽带廉凯莉回到了垃圾车那儿,一切非常顺利。两人赶紧收拾垃圾,可没一会儿,轻羽感觉到了强烈的杀意。猛然回头,满脸绷带的男人就站在那里!

    “哼,就知道你肯定还在。”轻羽并不意外,把廉凯莉挡在身后,“你快走,去告诉监工。”

    “那你呢?”廉凯莉身体止不住的发抖,那绷带男的杀气非常可怕,可她也清楚这句担心是废话。

    轻羽冷下的眉眼无畏且淡然:“凭他还不能把我怎么样。凯莉,你快去吧。”

    廉凯莉连忙离开,才没跑多远,一股强风就把她吹飞了起来,再是一些东西被切碎的响动。廉凯莉跌回地上,脸上和身上都被划出了浅浅的口子,回头看去,遍地的垃圾和那木车竟都被切成了碎片,也正是这些替她挡去了攻击,否则被切碎的就是她了。

    可那风真正想切碎的人,此刻还毫发无伤的站在原地。

    “异、异能者!”

    廉凯莉快被吓破胆,连滚带爬,片刻不敢多留。那身后又是一阵狂风,轻羽依旧一动不动,暗红荧亮的眸在风刃中静静看着匿影:“顾南一不在这里。”

    “顾南一?”匿影阴阳怪气的大笑,扯下一把头发吃草般嚼在嘴里,“我是专程来找你的啊,轻羽。我可天天都在想你,天天做梦都恨不得把你的皮剥下来!”

    骤然变强的风刃从四面八方斩向轻羽,现在能当盾牌的垃圾和木车已经没了。尽管无法斩断钢铁化的身体,但被砍到了还是很疼的。

    轻羽像蚂蚱一样敏捷的避开,身上还是无可避免留下了伤痕。而匿影真就是个疯子,发起的进攻一次比一次猛烈,几轮攻击下来,轻羽已经伤痕累累。尽管硬化过,但多次被击中的地方还是出了血。

    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她必须找武器反击——匿影本身很弱,只要能近身,哪怕只一拳就能让他倒地。可匿影也不是白痴,根本不会给轻羽这样的机会。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