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48:置换

    问到身体,马拉神銫惊变,慌张看了峰子一眼:“好,顾南一,你要聊天,我陪你聊。但只能是我们两个。”

    “主上!”峰子很是意外,甚至有点受打击。都说伴君如伴虎,他此刻终于深刻的体会到了。自己鞠躬尽瘁的侍奉领主,到头来却还是没有被完全信任。

    地面恢复了正常,峰子被赶到一边等候,只能远远看着私聊的两人,听不见他们究竟说了些什么。

    蓦地,峰子察觉到了暗处投来的视线:

    “山崖上有人!”

    峰子大喊一声,手中短剑极有力度的投了出去,但只听锵的一声,短剑被岩石后的人弹开。

    轻羽确实低估了峰子的实力,还以为那只是领主身边的文官,想不到居然还是个高手。刚刚一刀差点戳中眼睛,轻羽心里也是捏了一把汗,不过刚才她已经看清楚了,和领主在一起的人是顾南一。

    这狐狸!

    轻羽咬牙暗骂,离开了崖壁,这地方确实不适合藏身。但等她从另一边绕路过去,那里早就空无一人。

    “失望吗?马拉领主他们已经走了,去了前面山沟的政府军主力那儿。”顾南一从暗处出来,棱角分明的脸上挂着邪魅笑意,手中还拿着一沓照片。

    轻羽瞟了照片一眼,确实正是之前猎金号走私的证据:“这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欠你的东西还给你,咱们两清。”顾南一把照片给她,一起的还有相机。轻羽检查了一下,相机还是好的,内存卡也没有清空。

    且不说这袖珍相机在这时代有多难得,要打印里面的数码照片远比弄到相机更难。顾南一这家伙,不管能力还是背景,都远比轻羽预想中的还要厉害。

    女人面无表情收回自己的东西,见她要走,顾南一上前拦住:“这么快就走,都不多聊两句?至少也得说声谢谢吧。”

    “为什么要谢你?而且我跟你无话可说。”轻羽不想搭理,但顾南一就是拦着不让,愣是逼人家唰一声拔刀架上了他的脖子:

    “就你那异能,我已经看穿了。能把海绵化的密度调整到子弹都打不穿的程度,确实厉害。但如果是刀剑一类的利器,你就完了。所以那些杀手里面,控风的匿影最让你忌惮。当然,无笙那小孩的声波也很棘手。”

    却话音刚落,轻羽手中的弥撒就变成了软绵绵的玩具,可当她燃起红眸,军刀就又恢复了正常:“一硬一软,你我异能相对,本来就是水火不容。”

    “也不见得。你会这样想,只是因为我还没对你认真用过能力。如果我认真起来,还是非常可怕的。”顾南一玩味扬着嘴角,手指推开了她的刀刃:

    “如果你打算拿照片去找领主,我劝你还是算了。你想知道的事情,我刚刚都已经替你问过了。”

    “多谢,但我付不起你的情报费。让开。”轻羽定定看着他的眼睛,冷的就像面对的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很少有人像这样同自己对视,除了对方是在挑衅,这更让顾南一觉得几分奇妙,忽然好奇,想知道这女人究竟对视到什么程度才会把目光移开。

    便是一步上前,近的鼻尖就要碰到:“好歹是接过吻的关系,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轻羽不语,依然定定看着他,眸光微微一动,就对准顾南一的唇亲了上去,还往里吹了一口气。退开之后,美丽的脸高傲的不可一世:

    “人工呼吸,还你了。”

    顾南一傻愣片刻,转而也不知是被戳中了哪根筋,哈哈哈笑到抽筋,还差点被口水呛死。

    “有病。”

    轻羽白了一眼,真是受不了了,刚要走却又因为顾南一的话留了下来:“就冲你刚刚这个人工呼吸,情报免费送你了。”

    免费这个字眼显然对了轻羽的胃口,干脆抱起胳膊听这狐狸开讲,而故事和轻羽预想中的也差不太多:

    利用猎金号走私,本就是马拉先想出的主意,之后才找了岚泱城主合伙,只是马拉没有想到,那家伙居然吃自己的黑,每次都会私吞不少走私的钱;但这就算了;重点是时间一久,看岚泱城势力坐大,马拉开始有些担心,而且岚泱城主还越来越过分,先是要求和马拉平分黑钱,之后竟说要拿大头;

    马拉已经下定决心要除掉这只蛀虫,之后再换个听话的傀儡,所以雇人去收集走私的证据,好名正言顺的让那城主下课,却不想事情变成了今天这样;

    如今就算把黑锅都丢给那混蛋城主,往后若再想走私铁矿给黎明组织,怕是不会那么顺利了。所谓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就算再难,马拉也不会把藏有铁矿的岚泱城交给恐怖分子。开心

    这次开战已然不是走私不走私那么简单,关键是争夺岚泱城的铁矿资源。

    这一点,不管是马拉还是政府,都是绝不会让步的。

    “黎明组织发展至今,资源上一直都还是受困于政府,基本都是通过黑买卖获取。他们的经济压力多年来一直很大,严重阻挠了组织的发展。如果这次能拿到岚泱的铁矿,那往后可就不一样了。”

    顾南一说的津津乐道,可轻羽的脸更冷了:“你应该明白,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我不信你拿了照片,就只是问出这些显而易见的事。”

    “哦?”顾南一挑眉,眸光沉下,“那你到底想知道什么。”

    “说好的免费,你应该不会食言吧?”轻羽又确定了一次,看顾南一点头才继续道,“他们狗咬狗,三岁孩子都能猜出来,我想知道的是,马拉为什么要冒险走私,他可是一片辖域的领主,相当于一方小国的诸侯。他不可能缺钱。”

    “当时我接猎金号的任务,马拉派去的接头人是两个异能者。虽然我现在清楚了,敢用异能者是因为成立了特情部,但仔细想一想,马拉为什么要把这样隐蔽的事交给异能者。就算他跟温哈关系再铁,那也跟异能者没关系。如果我是马拉,宁愿让刚刚那个内务官去接头,也不会把事情交给两个异能者。”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顾南一的眼神再沉了一分,他确实欣赏这个女人的聪明,但同时也觉得担忧。

    轻羽看着男人,她的目光从未躲闪过他的眼睛:“私下找异能者处理,说明马拉不想惊动政府,甚至很可能连温哈也没有告诉。如果他跟温哈商量过,这事应该还有别的解决办法。”

    “马拉不希望任何人知道这个秘密,只想直接给岚泱城主扣一顶走私的帽子,让他百口莫辩。所以归根到底,马拉是不想别人知道他走私的目的:一个根本不缺钱的领主竟然在背地里走私,他要那么多钱到底要干嘛?”

    “呵。”顾南一笑了一下,可显然有些敷衍的味道,“你自己不也是成天盼着发财么,能抠则抠,能黑就黑。世上有谁会嫌钱多?”

    “没错,可马拉是领主,能在澜湾呼风唤雨的大人物。他若想赚黑钱,方法和渠道多的是。可他非但没有利用自己的权力,还不惜涉险走私铁矿,而且自己躲在幕后不露脸,让大家以为都是岚泱城主野心大。”

    “顾南一,你可是情报界的老大,说话,要讲诚信。”

    轻羽这番话,让顾南一感觉自己被逼上了绝路。情报界向来是一个没脸没皮没节操的行业,真真假假谁也说不清楚,只能靠自己放亮了眼睛去辨别。

    而顾南一却是与众不同的。

    “黎明贼的梦,顾南一的嘴”——在道上,顾南一的情报就和黎明组织的理想一样毋庸置疑,只要是顾南一给的消息,就绝不会有人去怀疑真假。

    用顾南一的话说,他待人可以不真,但他的情报绝不会假。也正因为如此,情报界才以他马首是瞻。

    当然,他一开始就没打算忽悠轻羽。情报是要给的,只不过给多少、给到什么程度,那就得另外合计合计了。

    但这个女人太精明。

    “轻羽,有时候我真的很怕你,因为老是让我觉得拿你没辙。”顾南一唏嘘,而轻羽现在只有一张冷冰冰的脸对着他:

    “别废话,讲重点。”

    “重点就是:现在的马拉并不是真正马拉。”

    “什么?”轻羽蹙眉,觉得好笑,“他在位几十年了,你当我白痴吗?”

    顾南一笑笑:“我当谁白痴,也不敢当你是啊。多年前,马拉的亲弟弟突然患抑郁症自杀,把自己烧死在了房间里。但实际上,死的那个是马拉。现在替了他位置的,是他的弟弟马赫。”

    “这怎么可能,他们相差六岁,又不是双胞胎。”轻羽觉得匪夷所思,但顾南一此刻的表情非常认真:

    “据我所知,有个神秘的学者一直在秘密研究基因,试图复原前人类的基因技术。马赫不知从哪里认识了这个人,找他做了基因复制,变成了马拉。”

    “但这项技术,学者还没有完全的掌握。马赫当时可以说是当了小白鼠。尽管以假乱真,可是每年都需要去找学者维护身体,需要庞大的资金。”

    顾南一现在所说的简直骇人听闻,超乎轻羽的想像,而这让她对顾南一的身份重新产生了好奇:“你到底什么来历,为什么会知道这样的事?”

    “你抢走私的照片去找领主,是想知道那个学者的线索?”

    “顾南一,你也在调查基因技术吗?你被追杀,是不是跟这些有关?”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