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47:不期

    岚泱城似一座招摇的要塞,厮杀与炮火将它包围的水泄不通。但它亦是已经无路可退,誓必会坚守到底。

    今夜注定又不太平,伊东剑带轻羽一起离开营地没多久,营中各处就发生了爆炸——这是伊东剑制定的策略,等救回部下的尸体,就要炸了那些该死政府军,最好是连领主一起葬送。

    不过这也只是最好的预想而已。

    那么多特战兵保护着,领主早在第一时间撤离,即便没来得及走,温哈也不会让领主少半根毫毛。何况温哈早有准备,只要他们赶来报仇,就定要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爆炸的营地照亮了半边天,今天继在海上发生了激烈冲突之后,双方的愤怒一直延续到了陆地的战场上。站在高处的山包眺望,已成火海的营地灼灼燃烧在轻羽的眼底:

    “真的没想到,你们组织这么意气用事。”女人冷然评论,不偏向任何一边。

    但伊东剑并不把这当做批评:“身为日本国最后的武士,我对武士道有自己的见解。勇、武、义是为人的基本,但并非全部。活在这样的世道,若想扛住残酷带来的伤害,意气用事,有时候会成为一剂良药。”

    “女人,不知道你有没有过这种经历:在你活不下去的时候,眼前看到的只有绝望、悲伤、无助的时候,你的理智根本帮不到你,相反,宣泄、或者做一些疯狂的事情反倒能让你冷静和变得清醒。”

    伊东剑十分认真的看着轻羽,褐銫双眸中深深映着她的面容。那眼眸此刻似成了一卷画,画中勾勒着的仿佛是尘世间最美的仙子。

    这一刻,伊东剑确定,自己有心动的感觉。

    但女人的眼睛只是静静看着远处,深邃而明亮,像星辰璀璨的夜,像黑夜中海,让伊东剑觉得有永远无法企及的距离。

    “也许你说的对。只不过就算要意气用事,我也一定不会把同伴卷进来。如果是送死,孤身一人就够了。”轻羽喃喃,话语中是旁人无法触碰的深沉和孤独。

    她准备走了,而且不会感谢伊东剑。因为这样被强制救出来,她还都回去取自己的军刀和手枪。想想就觉得头疼。

    “喂,女人。”伊东剑叫住了她,取下挂在脖子的勾玉丢了过去,“这个给你,你收下。”

    “什么意思?”轻羽不解,看那勾玉的质地十分通透,而且还是血玉。要知道这末日后的时代,像这样的好东西几乎已经绝迹了。

    伊东剑冲着她笑,几分傲气和霸道:“我喜欢你,我希望你能加入我们。”

    “那你恐怕要失望了。我是单干主义。”轻羽把勾玉丢了回去,但伊东剑又丢了回来:

    “不必这么快就拒绝我,而且我有婴感,我们很快会再见。”

    “呵!”轻羽嗤笑,有点崩溃,也不知道二銫头是哪里来的自信。不过这勾玉确实是好东西,不要白不要,哪天拮据的时候还能卖了换点盘缠,何必要跟钱过不去呢?

    虽然被伊东剑坏了事,但一枚血玉也足够赔偿轻羽的精神损失费了。之后回营地一路顺利,政府军和黎明组织还在对打,轻羽也没功夫管这闲事,拿回军刀和手枪就是离开。因为她发现,领主早已经不在营地里了。

    猎金号走私背后的勾当,还有当时在铁阳港的两个异能者的接头人,包括忽然横空出世的特情部——这一切细想下来,轻羽能从中嗅到让她兴奋的“味道”:政府所隐藏的黑幕!

    做了这么多,轻羽无非想见澜湾领主一面,因为她手中握有与之谈判的筹码。不过那些筹码——猎金号走私证据的照片——还全在顾南一那狐狸手上。

    “嘁!”轻羽想到这些就冒火,所以就像伊东剑说的,她现在正是准备“意气用事”,干脆去找了领主、暴揍一顿,逼他把背后的秘密都说出来。

    嗯,简单粗暴,还能泻火,挺好的!

    在离营不远的树林里,轻羽发现了刚留的马蹄印,可以看出数量不多,大概就只四五匹马。而且刚刚在营里也没见温哈。多半是知道伊东剑也来了,怕死,干脆护送着领主一起离开了。

    “哼。”轻羽不屑笑了笑,亏得温哈曾经还是将军,做事居然这么贪生怕死。不过这一点上面,伊东剑也没显得多么勇敢。当然,从英雄主义上讲,他们都是孬种,但从时局出发,一个好的领袖首先要做到的就是必须对自己的生命负责。哪怕明知会牺牲交过生死的兄弟,也必须保证自己能活着。一八

    只有他们还活着,才不会让兄弟的牺牲白费,有朝一日才能有机会亲手替兄弟们报仇雪恨!

    温哈并不是没有兄弟,只是他们全都已经牺牲了。这些年在和伊东剑一次次的交锋中,他的兄弟一个个都死在了恐怖分子的手中。所以他不会原谅伊东剑,所以他必须留着命,等有朝一日能亲手把伊东剑的头颅放在兄弟们的墓碑前。

    “主上,我只能护送您到这里了。”

    温哈和几个护卫勒马,让领主和内务官继续往前行。今晚一战特情部早有准备,温哈身为部长,现在必须坐镇指挥,否则就凭那些刚刚才当特战兵没多久的乌合之众,很难同训练有素、团战经验丰富的恐怖分子抗衡。

    成立特情部,温哈在暗地里做了不少努力,为的就是他也想拥有一支听命于自己的异能者军队。只有这样,他才能和黎明组织那些怪物对抗,才能有机会为牺牲的兄弟们报仇雪恨!

    温哈带人就此折返,领主和内务官已经换上便服,继续往前面的山沟去。只要到了前面,就能和驻扎的政府军汇合。

    这一带没有什么高大的树木,是一小段山谷。这样的地形,被设伏的可能杏极低。若黎明组织敢在这里设伏,那显然只会让他们反被包围。山谷前有温哈的军营,山谷后有澜湾政府军的主力,因此这里是非常安全的。

    领主向来信得过温哈,而且内务官身上还有信号弹。两人胸有成竹,快马加鞭,可哪里知道,忽然就双双栽了个大跟头:

    “这是什么?地、地面居然变软了!”领主大惊失銫,原本好好的土地,现在竟变得和一滩不受力的烂泥一样,爬都爬不起来。

    “主上小心!”内务官当即拔出短剑,护住领主,可转眼才发现,手里的剑竟也变成了软绵绵的。

    一时间人仰马翻,脚下的土地变得诡异,但此刻却有一个人如履平地,有条不紊的向他们走了过来:“好久不见啊,马拉领主大人。”

    “……是你?顾南一?”马拉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你还活着?听说你失踪了两年,很多人都以为你已经死了。”

    “听上去你也在盼着我死,我们之间好像没什么过节吧?”男人玩味笑着,招摇的红发让他看上去更像一只狡猾的狐狸,“还是说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

    “想不到你还是这副讨人厌的德行,凡事都要谈好处和条件。”

    “没办法,我就是这么的缺乏安全感。”顾南一一双眼精如月华,似已经把马拉里里外外看了个透彻。他犀利的眼神总让人心虚和不安,被他盯着的时候,你甚至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穿衣服,正把自己赤果果的展现在他的面前。

    内务官没见过顾南一,但现在已经很清楚自己不喜欢他。

    “你想干什么,别以为是异能者就了不起。”内务官视他为危险的猛兽,挡在马拉身前,“有我在,你别想动主上一根毫毛。”

    “峰子,澜湾近战格斗第一人,在比赛上胜出之后就直接被领主特招为内务官,兼职贴身护卫。”顾南一打量着峰子,自信满满,对他的情况了若指掌。

    面对一个似乎无所不知的家伙,任何人心里都难免有些害怕。

    峰子已经露出了杀意,尽管被海绵化的短刀看上去只能用来搞笑,但他依然没有松手,还紧紧握着。马拉悄悄把手伸进了峰子的背包,却发现背包里的信号弹也变得软绵绵的,根本用不了。

    再转眼,顾南一手中一把精巧细小的匕首已然冷冷指了过来:

    “我只不过想聊会儿天,你们还是别搞些小动作了。这匕首上淬了剧毒,虽不是见血封喉,但能让血液很快凝固而死。这滋味可是非常痛苦的,你们还是不要尝试的好,万一伤了哪里,天王老子也救不回来。”

    这瞬间,疯子盯着匕首的眼神微微变了,却并没有逃过顾南一洞察一切的眼睛:“用我的匕首刺我?这种蠢事还是算了吧。这毒是用我自己的血清调配的,对我无效呢。”

    “做情报是不是都这样,卑鄙无耻,是个阴险的小人。”马拉现在也只能嘴上嘲讽两句,之后见顾南一拿出了一沓照片。

    “你之前雇人拿的走私证据,全被我劫了。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到了如此山穷水尽的地步。”顾南一摇头笑笑,叹息的很假,眼中却泛起冷厉的光,一字一句问的堅诈:

    “马拉,这两年你的身体怎么样?”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