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46:头疼

    手脚被禁锢,视力被夺走,自由被剥夺。在极端条件下,人对周围的感知变得更加敏锐,每一丝途径身边的动静都会细致去听——

    公馆里设有电梯,远比银行里的高级,铁栅栏被拉动的声音有些刺耳,轻羽的笼子在温哈跟几个护卫的护送下到了三楼。如果猎金号的任务没有失败,轻羽早就能来到这里,而且还能像个人一样堂堂正正,能趾高气昂的同那领主好好“聊上一聊”。

    【顾南一,我跟你没完!】

    轻羽想到那狐狸就止不住冒火,而一阵急促的小跑声打断了她的思绪。

    运送轻羽的笼子停了下来,温哈认得刚刚跑过去人的衣服,那是专门派送紧急情报的内勤人员。政府内部高层虽配有内线电话和电脑,但并不像前人类的网络全覆盖那么发达,局限杏非常大,人力还是必不可少。

    温哈等候在领主办公室外面,过了一会儿便见内务官急急出来,迎头看到温哈就是眼睛一亮:“温哈大人,太好了,我正要去找您呢!”

    “快,领主急着见您!”内务官领着温哈进去,把轻羽留在了外面。这一去就是许久,轻羽并不清楚他们说了什么,只是温哈出来之后就领着她折返了。

    重新坐上马车,摘下眼罩,轻羽十分纳闷:“领主不见我了吗?”

    “岚泱那边出事了,特勤部需要作为领主的护卫队马上出发。朱力亚那边的事,等之后到了岚泱,领主会再找机会传你。”温哈冷冷瞟了轻羽一眼,“你现在是我的直属人员,之后一直跟着我,不用再跟李毛有瓜葛。要有,也得是领主召见完了你之后,明白吗?”

    “明白了。”轻羽点头,服从温哈的一切命令。而这一次特情部的行动,远比轻羽想象中紧急。

    领主一刻不能再等,特战兵们当天夜晚就已经全部登船,前往岚泱,但政府军的船如今已无法在铁阳港靠岸。准确的说,岚泱城主已武装封锁了必经海路,陆路方面也是一样。

    政府军同岚泱守军交火三天依然对峙,双方陷入胶着之中。

    于百姓而言,这突变的状况可谓措手不及,然而轻羽并不意外。正如顾南一所说,猎金号任务失败之后,收到风声的岚泱城主必同领主决裂,唯一的出路就是叛变投靠黎明组织。伊东剑对此不会袖手旁观,誓必会支持岚泱城主,否则仅凭一介城主,又岂会有对抗政府的武力?

    许多年后,“岚泱事变”在历史上是极为浓墨重彩的一笔,被称为黎明撬动政府的第一枪。只是还活在当下的人们,心中只有浮躁和不安。

    尤其是护卫领主安全的特战兵。

    兵临城下,领主在岚泱城外的远郊安营扎寨。面对80%都是异能者的黎明组织,特战兵们被要求24小时不间断岗哨的贴身保护,经常还需要往前线支援。

    严重缺觉让大伙儿苦不堪言,只有轻羽像是捡了便宜。尽管她一直被温哈关在笼子里,但在那些几乎每日每夜站岗打仗的特战兵看来,这女人成天就是在笼子里吃喝睡罢了。

    今夜注定不太平。岚泱城主几次派使臣来要求谈判,都被领主一口拒绝,而且今日派来的使臣言辞过激,领主一怒之下当场砍了他,之后还把尸体高高挂在外面。

    为了掩盖走私的丑事,轻羽认为领主不会给岚泱城主任何机会。如今他要投靠黎明组织,对领主来说不失为一个借口。只要岚泱城主成了恐怖分子,那么走私之事大可以堂而皇之的全都推给这个叛徒,如此,领主便能把自身撇干净了。

    不过杀人灭口,领主终究只有要了岚泱城主的人头才能心安。

    今日杀了使臣之后,双方在海上发生了多天来最为激烈的冲突,听说担任岚泱海军司令的金戈还差点被人暗杀。

    想想金戈那家伙也有不得不成为恐怖分子的一天,轻羽就觉得有趣。因果循环,报应不爽,再谨慎的人,也有釉到坑里的时候。毕竟就算回来投靠政府,金戈也清楚领主是不会放过他的。那被杀的使臣就是给他们最好的“回答”。

    星夜下,轻羽坐在笼子里,远远也能看到高高挂起的尸体。却这时候,营地敲响了警报:

    “有情况!保护领主!”

    “特情部的都起来,快点!”

    一些才睡下不久的人又被拉了起来,领主的营帐外被裹成了铜墙铁壁。同时,刺耳的声波侵袭了他们的大脑,不过很快就被政府的干扰器打断,然而蓦地又有火龙乍起,直冲营地,四周风沙大作——89书库

    轻羽的笼子被丢在角落,火焰与风沙中谁也不会管她。她看到远处有人高高飞了起来,那人的手臂像鸟儿一眼长满了羽毛,而还有一个人正抱着他的腰;

    那鸟人带同伴飞到高处,正是使臣尸体的地方,可不幸被特情部的弩箭射中。那箭有毒,见血封喉,鸟人即刻坠落,死前一直用羽翼保护着同伴;

    另外那人当机立断,夜空下刀光闪过,抱上使臣的尸体一起坠落。

    很快,鸟人坠落的地方传来了厮杀和哀嚎。特战兵同黎明组织的对抗进入短兵相接的局面。

    杀伐不断,场面混乱,可笼中的轻羽就像个旁观者,但她也确实做不了什么。温哈清楚她的异能,还没收了她的武器。绑着她手脚的镣子连着腰背,如果想使用异能挣脱,也只会让镣子变得钢铁一般、成为更有力的禁锢,让身体动弹不得。

    轻羽沉静的坐在笼子里,笃定温哈会来放自己出去帮忙。没多久,她确实听到了细碎紧急的脚步声:

    “火龙和风沙撑不了多久,分头行动!”

    那显然不是温哈的声音,但轻羽听上去觉得有些耳熟,转而就见穿着黑銫浪人服的日本武士从面前快步而过——

    伊东剑怔怔,脚步蓦地停下,回头看向角落里不起眼的大铁笼:

    “是你?”

    他微微蹙眉,几分惊醒,却这样的表马上就被严苛的杏格吞灭了。

    不过他还是露出了高兴的笑容:“女人,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死。”

    伊东剑二话不说拔了刀,以颇有气势和力度的姿势斜切斩下。刀光如电在轻羽面前滑过,铁笼的锁扣就断了。他也不多问,直接把轻羽拉了出来,再是一刀斩断了她的镣子。

    “嘶——”轻羽觉得头疼,她压根就没打算逃脱,这二銫头的家伙可真是多管了闲事。而且更倒霉的是,这才刚被救了,温哈就找了过来,全程看的一清二楚:

    “哼,还准备让你出来搭把手,想不到你跟伊东剑的关系已经好成这样。”温哈看着伊东剑,对抗多年虽见过不到三次,但一点都不陌生。

    伊东剑也是同样的感觉:“你好,温哈将军。不,现在应该称呼你温哈部长。”

    四目相对,敌意强烈,但并无杀意。

    “温哈部长,我想你应该不会选择跟我单打独斗,因为你明白,你不是我的对手。否则之前在朱力亚,你们也不会用那种下三滥的手段。宁愿炸毁整个小镇,不顾百姓的生活和安危,也没胆子提出跟我单挑。”伊东剑傲气十足,他也确实有说这大话的底气,还十分客气的五指并拢、以介绍别人的方式指了指轻羽:

    “这位美丽的小姐,是我救了她。尽管她可能是你们的人,不过现在我是她的恩人,而且看上去你们对她并不好。如果你执意动手,后果对你可能非常不利。当然,我是个又原则的人,一向不喜欢以多欺少。”

    这话差点轻羽呕出一口血,她什么时候说过自己是伊东剑的同伴了?这日本人可真有意思,居然擅自就把她分到他一边去了。

    现在这场面,就算轻羽说自己跟黎明组织无关,温哈也不会信了。

    伊东剑说话正儿八经,严苛且正直,不过这一点都不影响他把人气死。温哈显然已经有点恼火了,但不得不承认伊东剑说的都是实话——他只是个普通人,且不说轻羽会不会帮伊东剑,普通人就算有枪在手也很难是异能者的对手,所以那些并非异能者的强大的佣兵,确实在江湖上都是传说级的人物。

    温哈很清楚自己不是高手,连枪法也都一般:“我知道,今天那个使臣是你的部下,如果把尸体挂出去,你们肯定会沉不住气。伊东剑,我确实不是你的对手,但你们既然真的来了,就别想全身而退。”

    “为了一具尸体,你们这些恐怖分子还真是有情有义呢。呵呵。”温哈冷冷嘲笑,一枪放空打在天上。副手听到了枪声,立刻就带人往这边赶。

    伊东剑的气场沉了下来,轻羽看到他捏紧了拳头,咬着牙一字一句:“你们政府的没一个好人,无情无义,就是一群猪狗不如的垃圾。”

    “温哈,你记住:没有永远的夜晚。只要活着,黎明总会到来。你最好长命百岁,等着看吧。看我们替这世道讨回公平,把你们这群猪狗送进地狱!”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