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45:牲畜

    一夜逝,破晓将至,医疗站里伤员不少,轻羽被抬过来已有些时间,如果不是提供了伊东剑的逃跑路线,军方绝不会派人去救她这个异能者。

    朱力亚的炮火早就停止,温哈带人亲自去追伊东剑。但轻羽前后留有足够的时间,温哈等人沿水渠追去地下河的时候,黎明组织的船已经走远。地下河道错综复杂,根本追无可追。

    动用如此火力,政府这次行动还是以失败告终,可也捕获了不少恐怖分子、追回了少数孩子。而他们依然向世人宣告成功,只捡功劳说,且授予行动中牺牲的特战兵烈士称号,他们的家人也将收到政府的抚恤金。

    旭日升起,这世道依然活在虚构的假象。回营路上,百姓夹道欢迎,那些从未被世人待见的异能者们还是第一次受到这般尊重。呼声和热情就像致幻的迷药,加上政府洗脑动员,他们真觉得“特战兵”的身份殊荣而光耀,几乎忘了被当炮灰的痛。

    麻木。

    逃避。

    为了活着……

    民生百态不过如此罢了。

    人群中,着黑衣的两人拉低兜帽,转身离去:

    “顾南一没从朱力亚回来,我们又追丢了。”

    “那个佣兵的女人呢?顾南一对她可不一般呐,冒着炮火去朱力亚找她,还追着去了火力最猛的正中心,简直命都不要了。当时如果不是跑进晒鱼场,我们也不会追丢。”

    “话别说的太早,顾南一那狐狸的心思谁都猜不到,而且我真不信,他那种眼里只有利益的家伙会对哪个女人上心。但也不排除他们有合作、会再碰头,暂且让眼线盯着点。”

    两人走远,那些载有特战兵的车也缓缓驶入了特情部的高墙,只有轻羽另做待遇,被秘密送往了军方医院。

    “伤势还好,再静养三四天就没事了。”

    医生离开之后,病房里只剩了轻羽和温哈。温哈是军阀贵族出身,早年还在“新世界”当过护卫军队长,身上有根深蒂固的军人风姿,即便不再年轻也已然风采不减。

    当然,他那贵族的优越感也同样长在了骨子里,居高临下的神情,还有视平民如草芥的目光:“我有必要再向你确认一次。当时只有伊东剑一个人带着孩子,你没有看到他们的同党?”

    “是的长官,千真万确。我们一队的人都死了,也叫不到增援,我想去镇上求援,然后发现了伊东剑,跟着他到了水渠,之后被他发现了。他出刀很快,我不是对手。”轻羽说的和真的一样,还专门伪造了被砍的刀伤。

    温哈冰冷的目光审视着她,多疑是他多年在军中学到的经验和素养。他负责伊东剑的行踪多年,比敌人颇为了解。尽管他现在不相信这女人的话,但也找不到破绽。

    轻羽严肃且镇定,目光从未避开过温哈的双眼。正因为温哈之前在办公室发送的邮件,她才决定改变策略,接近温哈套取情报。在朱力亚找指挥部也是成为了捕捉温哈的动向,方便在有危险的时候来场“救驾”博取信任。

    虽然最后因为伊东剑和孩子坏了事,但顾南一给了她另一条捷径。

    不过她才不会感激那只狐狸!

    温哈让轻羽好好静养,过两天会带她去见领主。关于伊东剑的一些细节,领主要亲自询问。这对轻羽而言确实是个好消息,不过这两天并不清闲。

    一大早,病房外就听见了那油腻男李大人的声音:

    “她是我手下的人,我来看看怎么了?”

    温哈派了卫兵把守病房,但他们拦不住特情部的人事处长。油腻男进来的时候,猪头脑袋上还缠着伤布,可见之前被顾南一揍的死惨,这会儿见了轻羽,火气都快要从眼珠子里爆出来:

    “臭娘们,你们敢合伙骗老子?”油腻男见面就骂,手下的大汉已上前摁住了轻羽。他骂着冲了上来,肥如猪蹄的手死死掐住了轻羽的脖子:

    “说!你跟你哥装疯卖傻混入特情部到底有什么目的?你们到底是谁的人?打了我居然还敢堂而皇之的回来,真是好大的胆子啊!嗯?!”

    油腻男眼中发红,杀意已经吞没了理智。门口的卫兵进来拉开了他,但被他一脚踹翻在地也不敢反抗。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些个小小的卫兵岂敢惹他?

    “李大人,温哈大人交代过,她是重要的证人。您高抬贵手,就不要为难我们了。”卫兵说着好话。旁边的大汉直接呸了他们一脸唾沫:

    “她是个骗子,指不定有什么企图,出了事你们担的起吗?”

    “可是……”

    “你他娘的把嘴闭上!”油腻男暴怒,拔出配枪指住卫兵的头,却不想身后那女人冷冷一声嗤笑:

    “说我们是骗子,你有什么证据?”

    “证据?老子就是最好的证据!”油腻男指着自己被包成木乃伊的脑袋,气的浑身发抖。搜搜

    轻羽笑意更盛:“你自己在外面挨了打,怎么赖到我们头上。”

    “少装蒜!你那哥哥根本就不是智障,而且他还是个异能者,一眨眼就从笼子里钻出来了。下手还真他娘的狠!”油腻男气急败坏,却才说完就预感到有什么不对。

    轻羽已经笑的明目张胆:“我哥哥真是智障,不过是间歇杏发作,好起来和正常人没两样。但是话说回来,你为什么要把他关在笼子里?我们可没有犯什么错,而且报名那天的事情,你不会已经忘记了吧。”

    油腻男一下子话被噎住。这事若细细解释起来,就什么都穿帮了,而且他心里有数,外面一直有说自己不干净的谣言。这事如果闹出去,必然对他后患无穷。

    但绝不能就这么算了!

    “哼,少跟老子在这儿耍嘴皮子。就凭我是人事处处长,你是特情部一员,我今天就有权利带走你!”

    “李毛,你再说一遍,要带走谁?”

    冷不丁的质问忽然传来,回头一看,温哈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病房门口。

    两个卫兵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敬礼之后退了出去。摁住轻羽的大汉也松手站到了一边:“部长。”

    “你们眼里还有我这个部长吗?”温哈不苟言笑,冷冰冰打量着李毛。

    官大一级压死人。现在轮到李毛大气都不敢出了。

    “这女人是重要的证人,领主还要亲自召见她。你现在要对她施暴,还要把她带走。怎么,难道你是伊东剑的同伙?”

    “冤枉啊部长!您可不能这么冤枉我呀!”李毛吓的扑通跪在地上,“这娘们就是个骗吃骗喝的,我怀疑她有问题。部长,您可要三思啊,万一让她见了领主出了事,后果不敢设想呐!”

    温哈冷冷看着的李毛,又打量起轻羽:“李大人说的话,我能信吗?”

    “当然可以,不过如果把我交出去,伊东剑的线索,领主大人或许永远都没法知道了。”轻羽无甚表情,泰然自若的拿起床边的水果吃了起来。

    温哈思量了片刻,斜眼瞅着李毛:“你好像没有去朱力亚吧,这伤怎么弄的?”

    “我、摔的!我自己不小心给摔的!”李毛此刻生怕那女人多嘴,说还有事情,连忙带着手下的大汉要走。

    “李毛。”温哈沉声叫住了他,警告道,“她现在已经不是你的人了,由我直接管理,如果别有用心,我不会让她活着走出领主公馆。”

    “是是是,属下明白了!”李毛多一刻都不敢久留。病房的门重新关上,温哈又审视着轻羽:

    “刚刚的话你都听清楚了吗?”

    “我还没聋。”轻羽咬着苹果看过去,“李大人是不会放过我的,他在外面那些传闻,想必部长也应该知道一些。夜长梦多,还是早点带我去见领主吧。”

    “你这么想见领主,我倒是忍不住起疑了。”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伊东剑把我打成这样,我只不过想快点抓住他,替自己报仇而已。”轻羽笑着,几分冷艳。

    温哈眯了眯眼,让她不必心急,第二天一早便带她往领主公馆去。

    偌大的澜湾辖域主掌海资源,充满了活力的蓝銫正是它的象征。首府碧落城头的巨大船锚便彰显着海洋,同掌管一方辖域的大领主的公馆一样,都不偏不倚的耸立在碧落城的中线上。

    温哈的马车一路畅行,过了三道哨卡才正式进入领主公馆的庭院。庭院绿树成荫,枝叶修剪整齐,庄严气派的大花园的尽头处,屹立着五层楼高的豪华别墅。

    如果说岚泱城主的公馆已经让人觉得奢华得气恼,那这一方领主的公馆简直能把穷人直接气的爆炸。不过意外的是,轻羽竟在门口瞧见了眼熟的东西:

    海庄运送海产的大马车。

    看来那杨老爷的野心还真是不小,生意都做到一方领主这儿来了。

    轻羽心里笑笑,反正别让她在这里碰到杨老爷本人就好。

    “下车。”

    温哈冷冷给了命令。早在出发之前,轻羽的武器便全被没收,手脚还上了镣子。这会儿下了马车,眼睛也被蒙上了,还被关进了带轮子的笼子里。

    如此这般,全是为了保证领主的安全。在普通人眼里,他们这样的异能者就如同怪兽,任何有可能触发异能的机会都要被杜绝在源头。

    但这让轻羽觉得不太舒服。她感觉现在的自己和牲畜没有两样。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