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35:风声

    哭尸虫的叫声阴冷可怖,大量聚集在一起的时候尤为吓人,故而被取了这样一个名字。但它们体形细小,难以捕杀。

    却一瞬间,哭尸虫的声音消失殆尽。

    有什么东西像砂砾一般簌簌落下,轻羽摊开手掌,很快接住了七八只死虫,抬眼,树丛里赫然站着个人,冰冷的声音悠悠传来:

    “本事啊顾南一,大难临头,还有心情跟女人鬼混。”

    “今儿晚上可真热闹。”轻羽压低了嗓音,但几分玩味,已忍不住兴奋——能在一瞬间杀死这么多哭尸虫还不露声銫,这家伙,似乎真有点棘手呢。

    “顾南一,你都躲了两年,还是乖乖跟我们回去吧。”

    “追了我两年,你们真的很烦啊。”顾南一从树后出来,站在被树荫滤成暗淡的月光下,很难相信现在穿在他身上的那套西装和之前纳森穿的是同一套,上身效果的差距简直一个天一个地。

    后梳的背头,挺立的身姿,单手插在裤袋里——现在的顾南一,似乎才真的是道上传闻中的那个人物。

    这时候,树林里又出现了几个人影。

    轻羽扫了一眼,确定现在能看见的有四个,剩一个人还猫在树丛里面。刚刚杀死哭尸虫的那个,不知道究竟是里面的谁。

    “顾南一,听说你今天为了逃出城,竟然扮成了孕妇。真的吗?”

    某人当然不会承认,也不想越描越黑:“别扯这些没用的。你们走吧。上次就说过,该回去的时候我自然会回去,你们不用操心我的事。”

    “那可不行,我们的任务就是带你回去。如果真不想让我们操心,就跟我们走吧。”

    “小心!”轻羽突然拽了顾南一一把,正是这个霎那,顾南一脸颊一疼,沁出一道细细的血痕。

    他摸了摸脸,嗤笑:“每次都这样,匿影,你就不能换个出场方式?”

    “没办法,我确实是个呆板的人,你习惯就好了。”树丛里,高挑的男人走了出来,狭长的眼有与生俱来的忧郁。

    他打量着顾南一跟前的女人,微微歪了歪头:

    “你的新欢吗?确实不错。”

    “看你这样,又失恋了?”顾南一笑道。匿影没再作声,像是默认,便见他拔了根头发,轻轻一吹——蓦地,夜风的流向再次变化,如之前那般杀意凛冽。

    眨眼间银光闪过,一声脆响,细长的军刀准确斩断了迎面袭来的风,只见斜后方,两旁的树枝被截断的风刃斩落。

    哗啦——

    身后树枝落下,轻羽极其不悦的盯着顾南一:

    “别碰我的东西。”

    “情急而已,认真什么。”顾南一耸耸肩膀,腕子一动,熟练把军刀入鞘。

    却几个杀手笑开:

    “顾南一,你几时好这口了?母老虎可不像你的品位。”

    “要我说,还是那个买油画的老女人适合你。”

    ……

    他们谈笑风声,很有自信,可有个人已经十分不耐烦了:

    砰砰砰!

    砰砰!

    轻羽连开数枪,场面瞬间静止,只有银白的枪口还冒着轻细的烟。

    子弹就从几个人的小腿擦过,刺痛让神经异常清醒——女人的军刀大伙儿都看的清楚,却谁也想不到她竟还藏着手枪,且枪法极准,出手极快;

    如果瞄准的不是腿而是脑袋,他们这些人现在已经死了!

    如此想来,心中发寒,却更愤怒:

    “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们?”有人指着轻羽大骂,她也不答,只砰的一声,一颗子弹又打在了说话人的脚下。

    “混蛋!”

    几个人彻底怒了。匿影又拔了头发,风刃淤次斩向顾南一和轻羽,却那女人也不拔刀,只往前一步,挡在了顾南一身前。

    眼中,燃起了暗红銫的荧光。

    那女人没做任何防御,仅仅这么站着,迎面而来的风刃却不能伤她丝毫,还能听见被硬物弹开的响声。

    “顾南一,挡一刀五千,刚刚一共八下,之后肯定还有。如果嫌麻烦不想记,事后算你一百万也行。”轻羽面无表情的开黑口,顾南一真希望自己聋了。

    不过转眼又笑:“一人一百万,替我全杀了,怎么样?”

    “可以,不过要先把账结了。”轻羽转身看着他,“这里一共五个人,还有保镖费的尾款、我的相机和照片。”

    “……你这么精明,会嫁不出去的。”

    “过奖了、唔!”

    正说着,两人忽然头中炸起剧痛,像是千万只蚂蚁钻进了头颅,叫人生不如死。与此同时,匿影又是斩来风刃。

    锵锵!

    轻羽并未解除异能,风刃依旧无效,见状,另外几个杀手提刀冲了上来:“这女的太嚣张了,一起上!”

    “唔嗯……”

    两人头中疼痛加剧,只觉太阳袕就快要爆开。

    顾南一没有武器,又拔出了轻羽的弥撒自保——他知道这女人的异能应该不惧刀剑,可万万没有想到,她的近战能力令人瞠目结舌:

    在头疼得快要失去意识的状态下,根本谈不上战术和策略,而轻羽此刻也根本不需要这些;头痛域裂已然让心情差到极点,暴躁如她这般脾气,此刻只想把这些混蛋胖揍一顿!

    锵锵!

    锵!

    杀手们的刀根本砍不动女人丝毫,就连她的衣服和头发也坚如钢铁。不论有形的武器还是无形的风刃,皆被弹开,同砍在坚硬的钢铁上别无二致。

    “啊!”

    “妈呀!”

    惨叫四起,女人的拳头重的超乎想像,只要落在身上,就似被粉身碎骨,疼得没法再站立起来。转眼间,冲上来的几人已倒地不起,不同程度的骨折。一个脸上挨了一拳的家伙,现在整张脸都已经变了形。

    不是他们太弱,而是女人太强,即便是头痛域裂的状态,身手也没有迟钝多少。要做到这一点,必然需要常人无法想像的意志和胆气。

    锵锵!

    锵锵!

    匿影的风刃淤次出击,近战不利,也只有佣程进攻,但这些根本不起作用。她始终挡在顾南一前面,像个屹立不倒的靠山,这让顾南一最是棘手的风刃,此刻不具备任何威胁。

    不管匿影怎么变换方位,那女人都能护住顾南一,这让他极其愤怒,甚至觉得受到了羞辱:

    “无笙!”

    匿影怒吼,又扯下了一大把头发,那画面看着就让人心疼,还有莫名的喜感。

    却顾南一和轻羽可笑不出来。

    匿影一声怒吼,两人脑中的疼痛顿时加剧,强烈的嗡鸣在脑中炸开,像有无数的狂蜂在颅腔翻搅,每根神经都将要崩断垮塌。

    这种疼痛和折磨难以言表,此刻只恨不得来一刀求个痛快。

    一时间情势逆转,碾压全局的轻羽跪倒在地,捂着脑袋起不来身。即便如此,她依然在保护着身边的男人,就好像年幼时,那个保护着她的少年一样。

    “气死我了,非杀了你不可!”匿影急红了眼,双手扯下了更多头发。他就像个疯子,头皮都被扯出了血,眼中溢满了疯狂。

    “可恶的女人!杀了你!我要杀了你!”他嘶叫着,不相信自己引以为傲的能力有一天竟会在人前变得如此鸡肋。

    匿影疯了一样,双手抓着成把的头发,全都吃了进去!

    一瞬间,他身边聚集起了强劲的风,每一丝都能同指尖互动。此刻,他觉得自己就是风的化身,已经和风融为一体,掌中的风任其号令,势不可挡的劲刃如冲突月牙,直逼轻羽:

    咻咻——

    咻咻——

    树木大面积被切断,散落的枝叶遮蔽了月的光华,所有的月牙都击打在轻羽背上,被她护在身下的顾南一能清楚感觉到强力的冲击。

    “你,没事吧?”顾南一咬牙挤出一句,剧痛的头让他生不如死,模糊的视线只能勉强看到女人近在咫尺的脸——同样咬牙忍耐着折磨的脸。

    女人的身体硬如钢铁,但顾南一并没有感觉到体重的变化,且在和她身体接触的时候,自己的身体也变得同样坚硬了。

    表面钢铁化?

    顾南一终于对这女人的异能有了明确的判断,眼下瞬间放下心来:“音波。无笙的能力是……音波!”

    “……我知道。”轻羽很不耐烦,头疼成这样根本不想说话。早在哭尸虫一瞬寂灭的时候,她就已经猜到了,“跟着我,不想死就贴着我。”

    轻羽尝试站起来,可风刃强劲的力量犹如连续的重击,即便无法切开身体,冲击力也让她无法站稳。

    “啧!”轻羽恼火到了极点,音波的刺激已经让她觉得恶心想吐,鼻子开始出血。

    顾南一也不比她好多少,在轻羽说了那样的话之后,手臂死死抱在她的腰上。可眼下的局面,他这样只会妨碍轻羽制敌。

    如果再不收拾无笙,他们都会脑死,但轻羽又不能丢顾南一在风刃里不管。不得不说,无笙和匿影的配合非常具有战略杏,跟在铁阳港仓库测试轻羽的两个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

    异能者的能力各异, 只要配合得当,再鸡肋的能力都有可能成为极其致命的武器!

    如果现在丢下顾南一不管,轻羽完全可以拿下匿影和无笙,可她已经接了顾南一的生意,便不能失了信誉。就算不为信誉,为了猎金号走私的证据,她也绝不能让顾南一死了。

    而且。

    她竟有些害怕。

    害怕顾南一真的会是曾经的红发的少年。

    “我背你……但是……”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