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34:孕妇

    “择优计划”实施二十年来,被送往“坟墓”的人不计其数,若非因为黎明组织,怕是异能者也早就从“人口 ”的分类里剔除了吧。

    只不过就算是异能者,也只有健全的人才有被留下的权力。

    那些生来即是异能者又是畸形、或者病号的孩子,也不能逃脱被淘汰的命运。异能产生的根本是基因的未知异变,在这样的异变下,异能者中出现“次品”的概率远高于常人,因而异能者的数量也少于常人。

    所以。

    轻羽怎么都不能相信,如今异能者的数量竟能够组建起五个军团。如果情况属实,那么现在的黎明组织究竟有多少异能者,实在无法想像。

    然而越是这么分析,越是能感觉到强烈的违和感,阴谋的味道让轻羽兴奋,犹如此刻街边随风而来幽香,沁人心脾。

    “卖花儿啦,卖花儿!”

    “好看的花儿,喜欢就来一朵吧!”

    粗布衣的女孩提着花篮经过,年纪不过十二三岁,鞋子已经磨破,露在外面的脚指很脏。轻羽迎上去的时候,小姑娘用奇怪的眼神瞅着她身边的孕妇,眼中散发着想吐槽的强烈愿望,指着顾南一惊呼:

    “天呐,好丑呀!你是男的吧!”

    顾南一瞬间想死的心都有了,凶神恶煞的瞪眼过去:“闭嘴!”

    但一开口更暴露了自己的杏别。

    “哈哈哈哈!你为什么穿成这样?你这样可真丑!”小姑娘忍不住笑,顾南一快被气死,最可恶的是,周围已经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

    “给给给,都给你!把嘴巴闭上!”顾南一掏出一把轻铢塞过去,夺过小姑娘手里的花篮就走。拐到无人的角落才气呼呼看着轻羽:

    “你故意的吗?”

    “噗哧!我可什么都没说,明明是你自己介意。”轻羽笑出来,一篮子花里,她只取了一枝芙蓉莲,然后扯掉花瓣,留了一片。

    “走,去趟邮局。”

    虽然这么说,但顾南一真不想再“抛头露面”了:“你先去,我办点事,邮局门口见。”

    “你想跑?”轻羽一脸鄙视。

    顾南一终于火冒三丈:“我去买身正常的衣服可以吧!”

    “换什么,现在不是挺正常么。”轻羽打量着他,忍着笑,说罢已上前将他搀扶起来:

    “你呀,怀孕的人了,不能一个人出门,懂?”

    “你!”顾南一就要疯了,像自己这么有头有脸的人,如今怎么就落到这个地步?要是这些事被传出去,以后哪里还有脸在道上混?

    可轻羽挽住胳膊的一双手,坚固的犹如钢铁桎梏,顾南一根本挣脱不开。再看这女人的眼眸,已然染上了暗红荧光——

    这不分国籍和人种的时代,混血比比皆是,再复杂的血统也不足为奇。

    红眼睛、黄皮肤的黑发女人?

    呵,不好意思,街上一抓一把。

    文明倒退,如今的人类根本无法想像前人类辉煌的科技信息时代是个什么模样,不知道什么是网络,不知道瞬息之间无距离的传递消息是什么概念,他们只知道邮差和信件,只知道稍微同科技沾边的东西都是平常人一生都无法触碰到的。

    邮局里人来人往,轻羽控制着顾南一,让他买了信封和邮票,把花装了进去。只是对于收信人和地址,顾南一倒是有几分兴趣:

    “为什么给他寄这个?”

    “特情部的事一句话不说,现在对我的私事这么关心?”轻羽不答反问,顾南一干脆闭嘴,把封好的信件丢进了邮筒:

    “然后呢,回特情部?”

    “邮差待会儿就来,同城的信件晚饭前就能送到。现在回特情部也没用,我们先出城去。”

    “出城?”顾南一眼中亮了光,终于能离开这个鬼地方了。

    半小时后,碧落城门。

    城楼上偌大的船锚湛蓝通透,船锚下进出碧落城的人们拥挤繁杂。安检处,人们堵在一起,排成的队伍早就不是直线,只有快到卫兵跟前的时候,人们才会老实的站好。

    这是个社会动荡、人心惶惶的时代,就算碧落城里幸福祥和的“假面”再真实,城门处的现状也能立马暴露真实的病态。

    两人都没有异能者的编号,要装成普通人蒙混过去小菜一碟,而被擒死的顾南一,忽然把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轻羽身上:

    “不行,我头晕,一定是怀孕身子太虚,站不住了。”

    “啊!天呐!我的脚,它们在发软,你感觉到了没有?”他捏着嗓音,不阴不阳的腔调让本就恶心的装扮变本加厉。

    轻羽差点吐了,顿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恨不得抡起拳头揍过去。

    “别闹,配合我一下!人就在这儿,我们得快点出去。”顾南一小声提醒,头正歪在轻羽脖子上,气息吐过去直痒痒。

    轻羽一阵酥麻,但面不改銫,目光四周一扫,发现队伍不远处确实站着个可疑的黑衣男人。

    “真烦,说了让你别出来!”轻羽不耐烦的絮叨,搂着站不稳的顾南一往队伍前面走,“麻烦让让,我小姑刚怀了孩子,这会儿身体不好,给个方便吧。”

    顾南一装作弱不经风的样子,脸埋在轻羽怀里。这女人虽然嘴上喊着好话,但往前挤的方式暗藏门道——看似举步维艰,难以前进,实则故意挤在队伍里不进不退,让其他人都觉得很别扭。

    自然的,人们就会让路。

    如此胶着在队伍里,耽误安检进度,卫兵很快过来,先核查了他们的身份。出门在外,像他们这样的人总少不了几个假的铭牌身份,尤其现在,这个丑陋的“孕妇”看上去好像就要吐了,卫兵们草草看过铭牌就放了他们出城。

    人潮挤挤的城门口嘈佑得很,发生点小插曲也不会惹人注意。当黑衣男人看向这边的时候,只瞧见了搀扶着的两人的背影。

    “刚刚那人,看上去怪怪的。”

    “哪有那么健壮的女人?我看啊,八成是个男人扮的。现在的人真是,为了插队什么都想的出来!”

    ……

    议论纷纷,不知何时,那黑衣的男人已经凑了过来:

    “那是个男的?”

    几个人吓了一跳,之后笃定的说了几句,就见黑衣男人满脸的愤怒和气恼,但城门之外,早是看不到那两个人了。

    尽管如此,碧落城依然热闹,城里人的喜怒哀乐从来都不是这座城市需要关心的事情。日落时分,下学的孩子们三三两两结伴回家,穿过街道时差点跟年轻的邮差撞上:

    “能不能好好走路?!”

    邮差大骂,重新扶正了自行车的龙头,继续赶往街道尽头的政府机构——

    【非常人管理处】

    那醒目的牌匾挂的很高,好像生怕别人看不见上面的字。这些字亦如无形的讽刺,挂在这里,似乎就是为了提醒所有的异能者:

    他们不算是人。

    阅读信件是管理处处长下班前最后的工作,而黑漆的雕花办公桌和牛皮软椅、再加上高级香烟,让这份枯燥的工作变得享受。

    每日收到的信件在90-120封不等。处长拈了拈翘起的八字胡脚,在信堆里扒了扒。一封被压在底下的信件露出一角,而那个角被涂成了黑銫。

    处长先拿出了那封信,信封的四个角都被涂黑——这是只有他才知道的某个特定的暗号,打开信封,里面是一株只剩一片花瓣的芙蓉莲。意思是:

    凌晨一点。

    夜銫弥漫在城郊的树丛中,是种散不开的混浊,薄薄的水雾凉着空气,羸弱的溪水从小丘一路蜿蜒,汇聚成小小的水潭。

    四周遍布着哭尸虫的叫声,听上去毛骨悚然。

    树丛深处隐约出现了昏黄的火光。那人提着马灯走来,灯光被水雾裹成朦胧,等到了河边,顾南一才终于看清了这人的脸。

    居然真是“非常人管理处”的处长:

    纳森!

    顾南一挑眉,对这场会面甚觉有趣,但那纳森可就不这么认为了。

    “信上可没说是两个人。”

    纳森警惕打量着轻羽身边的丑八怪,不得不承认,深夜在这种地方看到这样的东西,确实恨不得破口大骂。

    但好在,还有个轻羽能治愈心灵。

    只是这小妞太高冷,根本不说话。

    自讨没趣,纳森不再看那丑妇,直接拿出来一个铭牌:“算了算了,都是老熟人,你们佣兵的事我也不便多问。不过东西只准备了一个,之后自己看着办。还是老规矩。”

    “好。”轻羽很干脆,拿出一张支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完事儿后,纳森转身就走,这种交易本就没什么人情可言。

    怎料那丑八怪忽然上前拦了去路:“反正你是坐马车来的吧,身上的衣服卖给我。”

    这丑八怪果然是个男人。

    说完,又一张支票递到了纳森面前。

    “哼!”纳森觉得好笑,但瞟见支票上的数字,态度立马就变了,很快就脱的只剩一条内裤,还哼着小曲欣然离开。

    “你可真大方,几件破衣服居然给五千。”轻羽冷冷挖苦,顾南一当然不以为然。如果他再继续穿着那身孕妇装,怕是马上就会疯掉。

    男人迫不及待的抱着衣服去了树后,急急脱了那身孕妇装,不想一阵夜风吹来,蓦地,所有的哭尸虫都静了。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