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31:黑市

    CHN-3087。

    巨大的飞船已被烧的面目全非,经受过爆炸的折磨,连船身的上编号也只能勉强辨认。现人类的地下商人对这里情有独钟,混着泥土味的腐朽气息和他们的生活非常贴切——金钱和生存,乐趣和刺激,仅此而已。

    这里没有规规矩矩的商铺,只是在“开市日”的特定时间,他们才会纷纷聚集在此,但多数人不是摆摊儿售卖,只是摆着休闲椅和茶座闲散的聚在一起,等生意上门。

    就算没有沙滩、海水和阳光,破败的飞船此时也像个大型的度假中心,甚至还有些来蹭热度的小食摊儿,只不过摊主究竟是不是单纯的厨子就说不准了。

    不过除开这些人,黑市也有常年驻扎的家伙——在飞船破损严重的引擎附近,有个规模不小的垃圾屋,堆满了破铜烂铁和各式各样的垃圾,打理这些的是一对四十来岁的夫妇,很邋遢;

    三年未见,轻羽眼中的他们还是老样子,跟刚逃难来的灾民没两样。

    “咦?是你呀?这都有几年没见了吧,差点没认出来呢!”老板非常惊喜,赶紧在围裙上擦擦手迎了过来。对于男人来说,像轻羽这么漂亮的姑娘、还是佣兵,想不印象深刻都难。

    但对女人而言,就不一定都这么认为了。

    “瞧你那恶心样子!去去去!滚里面去,把昨天那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给我理顺了,不然有你好看的!”老板娘显然不喜欢丈夫跟漂亮姑娘说话,而男人也是妻管严,楞头八脑的傻笑着就进去了。

    老板娘这才拿出了一副好脸銫:“好久不见,是一直没来碧落办事?”

    “嗯,没什么机会过来。”轻羽笑笑,在门口的垃圾山里随便看了看,“我想要点货,还是老规矩。”

    “哎呦,姑娘,那老规矩都是三年前的价了,早涨了。”

    老板娘热情的讪笑着,而轻羽的脸銫已经黑掉:“多少?”

    “现在行情不景气,货出的少。三年前那才六百,去年就已经涨到八百了,现在的价是八百八!”

    “什么?!”轻羽险些觉得耳朵坏了,脸銫难看至极。之前在蔚蓝城,为了耍酷才说子弹一千轻铢一颗,怎料现在居然真涨到了和一千不差多少,老天爷是不是故意玩她?

    “不行,太贵了!六百五!”轻羽咬牙报出个价,还没掏钱就已经肉疼的模样逗笑了顾南一。

    “老板娘,你们现在手里是什么货,先拿出来瞧瞧呗。”

    “成!”老板娘信心十足,讲价这种事自己还从没输过,只是现在说话的这个男人,总觉得有点面熟,“这位老板,你以前是不是也来过我们这儿?”

    “不会,我今天是第一次来。”顾南一很诚恳。老板娘多看了两眼,但也还是没有想起来,不一会儿就拿着一颗子弹出来了。

    子弹和三年前的并没有区别,弹头上也有压花。轻羽实在不明白,怎么就能涨价那么多的。而顾南一显然看出了别的什么:

    “老板娘,你这批应该还是五年前的旧货吧。据我所知,这种子弹三年前政府就已经不做了,因为能匹配的枪太少,不想浪费资源。黑市的作坊虽然一直有屿,不过东西还是比政府做的差些。”

    “黑作坊的东西,弹头的压花要更粗劣些,不像这些这么精细。而且你现在把五年前的陈货拿出来,说明这些东西在这儿根本卖不动嘛。卖不掉的东西还涨价,是不是太说不过去了?”

    “我们现在拿货也不是拿零散的,既然你有,我们就都拿了。反正也是没销路的东西,放着一分不值,干脆就照原价给我们,再打个八折。”

    顾南一的微笑十分专业,棱角分明的脸上,一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老板娘。那目光非常犀利,仿佛能看透了人心的最深处,让老板娘心虚起来:

    “怎么可能是卖不出的旧货,这可是去年的新货。”

    “你确定?”顾南一微微扬了嘴角,越发像只自信的狐狸,吃定了这单生意。关于这批的子弹出厂和来路,他之后说的八九不离十,而且对他们家几个大客户了若指掌:

    “都是道上混的,你来我往,诚信最重要,如果坏口碑传出去了,这生意以后就难做了呢。”

    老板娘的目光躲闪着在顾南一身上来回,这男人她确实觉得面熟,但就是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到底是个什么来路。只是现在听他头头是道,且对行情背景了若指掌,心里难免打鼓。

    只不过就依了他们……

    进退两难,老板娘觉得下不来台。他们在这儿做了十年生意,还从没如此被拆台过,面子上当真过不去。

    却正在这时,老板提着旅行包从屋里出来了:

    “哎呀,老婆你真是的,人家姑娘也是老顾客,这批陈货快点处理也好嘛。”老板一脸憨厚老实的笑,把黑銫的包包递过去,“两位老板,我家这口子就是小家子气,你们别跟她一般见识。来来来,你们点点数儿,所有的都在这儿了。八折是给不了了,就照姑娘说的六百五吧,大家都不容易,也总得让我们赚点吃饭嘛!”

    “你这败家的死鬼,老娘懒得管你!爱咋咋地吧!”老板娘生气进了屋,也是找了台阶赶紧下了。包里的子弹也不是很多,五百发。

    总共三十二万零五千。

    黑市只收现金,一笔钱出去虽然肉疼,可足够给轻羽安全感,只不过“赠品”还是要拿一点的:

    “老板,听说澜湾的领主近两天要去特情部视察。除此之外,他还有没有别的行程?”

    “别的行程?”老板想了想,“别的行程我不清楚,不过这两年他秘密去过几次岚泱,传闻他跟岚泱城主发生了什么矛盾,道上也有传闻说他还雇了杀手,还说特情部没准就是他想养的杀手集团呢。”

    “特情部这地方,说是正义光鲜,谁知道背地里是要做什么。”老板摆摆手,对这些事兴趣不大,“现在道上的情报都不靠谱,那个顾南一已经两年没露面了,现在小道消息花里胡哨,都说自己的最靠谱,还有说顾南一早已经死了的。”

    “你们信吗?”老板看着两个人。

    顾南一没作声,轻羽先笑了:“信。怎么不信。那家伙就算现在没死,可能也活不长了,我听说有人一直在追杀他。”

    “是吗?”老板惊讶,这个说法还是头一次听到。

    两人提着子弹离开,之后去了飞船二楼——这里堆着不少杂物和垃圾,狭长的过道分外拥挤,充斥着一股难闻的气味,还有刺鼻混杂的香水味。

    二楼的壁灯灯罩早已破损,里面换上了照明的烛台,昏暗的光线下,每隔两三米就能看到穿着露骨的女人坐在杂物堆上搔首弄姿:“小哥哥,来一次吧,很便宜的。”

    “你想要什么服务,我这儿都有!”

    女人们娇嗔着跟顾南一搭讪,过道两边的船舱就是她们每次“开市”时的临时小房。有的船舱破损严重、隔音不好、经过时还能瞧见里面简陋的布帘和晃动的床板,以及不堪入耳的各种声音……

    黑市就是赚钱的良机,什么牛鬼蛇神都有,谁也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

    飞船底下的位置都开放的,可以随便占用,不过二楼却是属于一个代号叫“骆驼”的男人。骆驼的背景没人清楚,只知道他花钱买下了二楼,每次“开市”时就会把房间和过道都租出去,或是堆货,或是做别的用途。

    当然,除了包租公,骆驼还有一个身份。

    管理员。

    二楼尽头的船舱曾经是个库房,约有一两百平,在骆驼改造之后,一部分用作住房,另一部分则成了黑市的银号。

    道上的人,总有些钱财物资是见不得光的,而在这里开户也不必用假身份,但也不是真的。客户在这里不用实名制,仅仅需要一个对应的账户和密码。

    银号里,骆驼叼着烟卷,浓密的卷胡子像面具一样遮挡住了半边脸。他的身上常年挂着枪和作战匕首,身形和气质都像是退伍下来的老军人。

    他有一台型号老旧的电脑,银号里也整个黑市唯一有单独供电的地方——不说别的,仅仅是能弄到这些东西,已经足够说明这家伙背景很深。

    轻羽在按键器上输入了自己的帐号和秘密,成功后能清楚听见墙壁后面一格保险柜的弹开声音。她把一部分的子弹和之前从山寨里顺走的珠宝金银存了进去。卸下重负,整个人立马轻松多了。

    像这样银号,各处黑市都有,且是联通的。不管是哪里,可随时取用钱财和常见的物资。但对于子弹这样的东西,局限杏太大,所以轻羽在各地银号都会有意识的储备一些,以备不时之需。

    所以,她这么需要钱也是有迎因的。

    黑市的出口和入口是两个地方,离开时他们并没有淤和鬼叔见面。当再次见到外面世界的阳光,轻羽才发现那红发的男人一脸玩味的看着自己:

    “怎么,想死?”轻羽不太耐烦,要拔枪却被顾南一先擒住了腕子,顺势一歪,就被他堵到了墙上。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