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19:夜路

    夜銫下的小河别有风情,月光似将风都镀上了一层银白。渔家女打扮的轻羽看上去十分柔和,但黑銫的眸深邃且锐利,眉眼间是佣兵才有的一种坚毅。

    轻羽细细打量着两个人,他们的衣服很相似,还有绣着相同的纹章,看起来确实是一个小队的。之后想了想,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道:

    “官道上应该有驿站,你们之后买马吗?”

    两人愣了愣,见那女人笑道:“我还当你误会了我们,要跟我们动手呢!我们之后当然要买马啦!不然往碧落要走十几天呢!我跟你说,那驿站的伙计是我的熟人,在他那儿买马便宜多了,不像蔚蓝的马,卖的那么贵。”

    “你如果也想买马的话,跟着我们一起就对了,绝对不让你多花钱!”女人越发的热情了,轻羽也就笑笑,没再多说什么,算是一种默认。

    往官道驿站的路程还有一些,两人对轻羽一直很是热情,只不过大多热脸贴冷屁股,时间久了,两人也觉得没意思了。毕竟这女人连自我介绍都不愿说一下,可见她并不想和他们扯上关系,愿意同行,也只是看在买马便宜的份上。

    第二天夜里,一行人依旧在官道边露宿,明日上午就能达到驿站。当然,轻羽压根没打算买马,盘算着蹭这两人的马直接去碧落得了,不过前提是:

    这两人真的会去买马。

    深夜时分,篝火烧的正旺,轻羽抱着军刀,看上去睡的很熟。只不过毕竟是佣兵,两人可不敢大意,对了个眼銫,便是在篝火里加入了一包粉末。之后两人捂着口鼻,用手轻轻把烟擅自扇到轻羽那边。

    轻羽翻了个身,面对篝火,似乎睡的更死了,连怀里的军刀都松脱下来。

    那男女窃喜,赶紧从包袱里取出了绳索,待女人在轻羽脸上拍了两下、确认迷烟已经起效,两人就是分工合作,一个绑手一个绑脚。却不想就在这个时候,轻羽忽然醒了,本是黑銫的眸赫然燃起了暗红的光——

    “你!”

    两人大惊,而女人的手脚已同时动了起来——这女人此刻是躺着的,而两个人则是一前一后的半蹲在她身前;这样的事态下,即便对方是个壮汉也使不上太大力气,经验丰富的两人完全有把握制住,却万万没想到,这女人的手脚竟如钢铁一般,下意识要用蛮力摁住她的两人顿时吃了大亏;

    以力碰力,血肉之躯强撞如钢铁般的触感,无疑是以卵击石!

    “哎呦!我的妈呀!”两人疼的大叫,整条胳膊都是麻的,而轻羽已是一脚压下,将那女人死死踩住,另一手同时拔枪,指住了男人的脑门。

    情势可谓瞬间逆转,现在成了轻羽站着,而两人被死死压制。

    “哎哟!你轻点、你轻点踩呀!我的骨头呀!”女人哀嚎着,只觉得脊梁骨都要被碾碎了,却又听见嘎嘣嘎嘣的声音,轻羽踩的更重了。

    火光映照着轻羽暗红銫的眼睛,让本就美丽的她显得越发迷幻而不真实。男人怔怔与她对视,那双眼中的杀意让男人不敢将视线移开分毫:

    “你、你没有中迷烟?”

    “这么香,傻子才会中吧。”轻羽挑眉,这两人简直是蠢贼中的典范,“你们不是自称佣兵么,那么我手里的枪,可认得?”

    两人愣了愣,不就是枪吗,虽然是很稀有的东西,但一个佣兵有枪也不奇怪吧?

    不!

    不对!

    他们也不是没见过其他佣兵,但有枪的确实……

    “你到底想说什么?”女人忍痛吼了一句,而轻羽什么都没说。若是佣兵,道上不会没人不认识她的枪。

    轻羽懒得跟两个蠢货废话,指使着男人先把女人绑了起来,然后吊到树上。之后轻羽又把男人也吊了上去。最后则是把两人的包袱一顿搜刮,拿走了所有的钱。

    “混蛋!你这个强盗!土匪!”

    两人骂着,似乎忘了自己的身份,但轻羽已经走远。

    这两人连异能者都不是,还敢出来抢劫。就如今这个世道来说,这俩蠢货也算是非常有胆量了。果然还是因为自己穿着渔家女的衣服吧,不然若是平时的装束,这种毛头小贼才不敢上来找茬儿——这么想着,轻羽不觉笑了,至少说明她还是很像一个弱女子的。而正在这时,林子深处似乎隐约有些吵闹。

    若是两人的同党,有钱不拿白不拿。轻羽偷偷寻了过去,便在一处小土洼里看到了几个大汉,而惊奇的是,这些人衣服上的纹章竟那对男女一模一样。

    原来他们真的还有同伙?

    轻羽继续观察着。这些大汉押解着一个姑娘,而对面是一对夫妻,正把头颅那么大的一包轻铢交了过去。

    “行了,回去吧!”

    拿到钱,大汉们爽快的放了人,还哈哈的嘲笑:“乐老爷,乐夫人,你们就死了心吧,你女儿已经被我们盯上了,就算跑的再远,也逃不出我们的手掌心。”

    “回去好好的准备准备,指不定哪天我们就又来抓人了。哈哈哈!”

    大汉们笑着离开,剩了一家三口绝望的抱在一起:“我的儿啊,我可怜的闺女啊,这可怎么办啊!”

    “这已经是第五次了,这次都已经送到麦云去了,怎么还是……!这日子可怎么过啊!这可怎么过呀!”乐老爷捶胸顿足,气恼不已,却是万分绝望。而那被拐的女儿早已经哭成了泪人,这会儿竟是一头朝着大石头撞去!

    “香雪!”

    夫妻俩大惊,眼看来不及了,怎料一个人影从天而降:

    “都已经放了你,怎么还想不开?”轻羽截住了那姑娘。对方愣了愣,之后不禁摇头,流着泪,满是绝望和无奈的苦笑:

    “放了我?你真的以为他们这是放了我?这已经是第五次了,你知道吗,第五次了!他们就是看中我家有钱,所以一次又一次的……”乐香雪再也说不下去,捂着脸大哭起来。她家是蔚蓝城的富商,却不想惹上了这样的灾劫。这种日子已经持续了两年,家里的财产早就快被这群恶霸给抢光了。

    这次为了躲避,夫妻俩决定把女儿偷偷送去别的辖区,远离澜湾,不想还是被那群恶霸发现了。

    乐香雪是典型的混血儿,生的十分漂亮,但恶霸的确只看上了他们家的钱,并没有对她做过别的过分的事。当然,蔚蓝城里可不仅仅是他们一家遭殃,那些恶霸专挑年轻的姑娘下手。

    回想起那马店小哥的话,轻羽才知道原来不是推销手段,随后想到乐家刚刚给恶霸的那一大袋轻铢,轻羽黑銫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照这么说,那些恶霸抢了不少吧?”女人挑挑眉毛,一脸精明,手里下意识把玩着军刀上的福袋——拾遗,拾遗,看来今次终于能在路边捡一笔横财了!

    “我问你们,想不想除掉恶霸?”轻羽一只脚踩在石头上,一副纯爷们的架势跟渔家女的装束相当维和,且这会儿还因为兴奋,把军刀扛在肩上一下下的敲着。

    又是刀又是枪,而且看上去还这么奇怪,一家人难免有些害怕:“就你?一个人?”

    “我是佣兵。只要出价合理,蔚蓝城的这单生意,我接了。”

    突然冒出一个奇怪的女人,还说什么出价,一家人有些尴尬。这世上骗子可不少,他们也不是笨蛋:

    “我们凭什么相信你!”乐老爷问道,狐疑瞅着。轻羽想了想,就带他们去见自己刚刚抓到的两个笨贼,不想这也没多久的功夫,那两个人就是跑了,而且跑的还很匆忙,东西还落在原地。

    轻羽正愁着该怎么让乐家人相信自己,转眼就看到乐香雪捡起了地上的两把匕首,拔出一看便是惊呼:

    “我认得这个!父亲,母亲,我认得这两个人!”这两把匕首款式相同,而且刀刃上都刻着名字。乐香雪也算是恶霸山寨的常客了,对一些早就熟悉:

    “这个飞花和落雨就是两人一组的,他们专门拐骗独自赶路的女孩子!”似乎是确定了什么,姑娘对轻羽很是信任,“父亲,母亲,我们就相信她吧,她一定是有些本事的!而且她刚刚还救了我,一定不是坏人!”

    乐香雪这么一说,夫妻俩自然是动摇了,可女儿毕竟才17岁,单纯了些:

    “要不,你先跟我们回去一趟吧。这毕竟不是我一家的事,回去了,大伙儿一起商量商量。”乐老爷自然是想除掉恶霸,且像他们这样普通百姓,想接触道上的佣兵和杀手几乎不可能。这可是违法的事,即便想干也不一定有胆子。

    可如今他们已经被逼上绝路,而且还有个自称“佣兵”的女人站在面前。

    轻羽完全可以理解乐老爷的想法,二话不说就随一家人乘马车返回了蔚蓝城,谁知竟连夜去了治安所。

    “你们不会是想把我交给警察吧?”轻羽有些好笑,觉得自己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下了马车扭头就走。

    乐香雪赶紧拉住了她:“不是的不是的,你误会了!恶霸的事可比你想象的严重多了,你就相信我吧,真不是要把你送给警察!”

    姑娘一脸焦急,而轻羽无动于衷,不过想来也怪,这事情都已经有两年了,为什么蔚蓝城的警察不管?

    这么想,轻羽还是暂且留下了。等乐家人说明了情况,所长亦是半信半疑,而乐香雪一直在帮轻羽说话,倒是轻羽一言不发,只高高在上的翘腿坐在那儿。

    又是过了一会儿,治安所里浩浩荡荡来了群人。他们都是城里能说得上话的,听说要请佣兵去剿匪,大伙儿都是非常激动,却一进来就傻了眼:

    “不是要雇佣兵吗?怎么就只有一个小姑娘?”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