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18:蔚蓝

    夜枭很难相信,“任务砸了”四个字居然有一天会从轻羽的嘴巴里说出来:

    “到底是什么情况?”夜枭实在好奇的不行,眼睛瞪得和铜铃一般,“你该不会是觉得没脸回去,所以才找借口说要查事情吧?”

    “你想死么。”轻羽蓦然拔枪,而夜枭的反应极快,当即就拿嘴里的棒棒糖去堵枪口。他知道轻羽最宝贝她的枪,为了不被棒棒糖弄脏,轻羽果然触电似的立马把枪挪开了:

    “你恶不恶心?”

    “嘿嘿嘿,当然不恶心!”夜枭贱贱笑着,又催促道,“到底怎么回事,你快跟我说说,不然我回去了怎么跟禾馥交代?”

    轻羽白了他一眼,也只好耐着杏子、简短说了一下来龙去脉,而夜枭再没心思玩笑,沉下了脸銫:

    “真想不到,猎金号上居然藏着这样的秘密,政府那帮畜生……”他喃喃,捏着下巴想了想,“所以你现在是想去‘碧落’?”

    “嗯。”轻羽点头,“很显然,岚泱城主走私这件事,是澜湾领主私下秘密调查的。派去跟禾馥接头的必然是心腹,但却是两个异能者。”

    夜枭赞同道:“确实很有问题。像这种黑幕,政府方应该不会让异能者插手。只要黎明组织还在,政府必然不会给异能者信任,但如果黎明组织不在了,异能者恐怕连最后的活路都没了,会全部都送到那个地方去吧。”

    “哼。”轻羽冷冷一笑,对夜枭所说的那个地方嗤之以鼻。她的表情夜枭看在眼里,她的事夜枭也知道一些,便又确认道:

    “你确定在碧落能查到线索?你任务砸了,应该也见不到澜湾的领主了吧。”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碧落总能找到点东西,而且肯定比走私这事有用。”轻羽笃定,夜枭也没再多说什么:

    “那好吧,任务的事就先交给我跟禾馥,你自己小心点。有需要只管跟我们说。”夜枭收拾东西准备离开,但临行前轻羽又叫住了他:

    “有个人,我想让禾馥帮忙查查。一个叫弗斯嘉的男人,大约二十来岁,高瘦。他当时也在船上,不过应该是假名假身份。就是他偷走了相机,走私的证据全在他手上。如果你们找到了这家伙,一定给我留着,我饶不了他!”

    轻羽十分认真,提到弗斯嘉时眼神都变了,却夜枭呆若木鸡的怔了一会儿,幸灾乐祸的笑起来:“哎呀,可以啊,居然能让你这么在意,看来那小子真有几把刷子呀!”

    “听你这么一说,我也对这个弗斯嘉感兴趣了,到底是长了什么三头六臂,竟然让我们比冰山还高冷的轻羽小姐记恨到了这个份上?”

    “你就说去吧。”轻羽不以为意,却手中不知何拿出了一个钱袋掂量着。夜枭一惊,赶紧摸了摸自己身上:

    “不是,你什么时候……”

    “刚来的时候就拿到了。”轻羽玩味,挑着眉毛,“你说过,禾馥的事就是你的事吧?这次任务,她真把我坑惨了,如果她肯稍微花点钱做情报,我也不至于弄的这么狼狈。”

    瞧她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就裹着个破毯子,确实挺狼狈的。但夜枭还是觉得自己的钱被拿的太亏,却还没反嘴,轻羽这小妮子又给他来了一句:

    “陪你过招、聊天,还有被你调侃的精神损失费,加起来也差不多了。”轻羽笑颜如花,轻快离开,也知道夜枭不会追上来。

    如果他真在乎这些钱,一开始就不会给轻羽拿到的机会。像夜枭那样厉害的高手,轻羽确实没有赢过的自信。

    但,从夜枭那儿讹来的钱也不多。

    当然,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讲,一千轻铢不算小数目,但对于佣兵、尤其是轻羽而言,这点轻铢当真连塞牙缝都不够——

    轻羽的枪,满膛子弹是十二发,之前由于上船不便,禾馥只备了三条弹夹,且已经是最大限度。而在海底的时候已经用光了一条;现在还剩二十四发子弹,尽管应该够用,但对轻羽而言始终差点安全感。为了任务,尤其是伪装潜入一类,以免露馅,本人的东西都不会带上,因而轻羽的家当,现在统统都还在禾馥那儿!

    一想到这些,轻羽就是来气,好在路过一个小村时买到还算满意的衣服。虽然不及她原本的衣服拉风,但这种渔家姑娘的打扮让她莫名轻松,会觉得自己真的就是个普通人。

    当然,也只是她自己觉得而已。世上是不可能有腿上绑枪、腰上挂刀的渔家姑娘的。

    过了小村不远便是座小城,名为:蔚蓝。

    轻羽到达的时候已是傍晚,却觉得城中一片萧索。这座城只有岚泱的三分之一大,离海较远,生产力平平,也找不到什么太好的物资。唯一的优点大概也只有吃东西便宜了吧,但也算不得上好的东西。

    不知是不是天銫已晚,城里的人当真很少,即便是最繁华的街道上也是人流闲散,而且除了一些上年纪的大妈,能看到的几乎全是男人,且都对轻羽投来了惊异的目光。

    带着武器,被人看也算常态,不过像他们这样的目光确实让轻羽觉得很不舒服。快步到了马铺,迎上来的小哥也是愣了一愣,之后赶紧把轻羽拉到了里面:

    “我说姑娘,你胆子可真大呀,居然就这么大摇大摆的在外面走,也不怕出了事?”

    轻羽盯着他看了片刻,最后也没接茬儿,直接说道:“我要匹马,便宜点的。”

    “你要马?”小哥又是吃惊,转而看轻羽的眼神便又不那么奇怪了,“我就说嘛,哪儿有姑娘敢呆在这儿的!您这边请,我带你去看马。”

    马棚里有马厩也有马车,一般这样的店铺可以买也可以租,只不过价格似乎都不划算。岚泱是大城,贵一点自然可以理解,但轻羽没想到,蔚蓝这样的小城竟也便宜不了多少。

    “十轻铢,租这匹最瘦的怎么样?”轻羽很是严肃,斩钉截铁。十轻铢已经是她目前愿意出的最高的价钱了,但这个数让小哥直接笑了出来:

    “我说姑娘,十轻铢连马蹄铁都只能换一个,您这是跟我开玩笑的吧?”

    “像吗?”轻羽冷冷看去,就算是渔家女的打扮,冰山般的气质和美丽的容貌也依然让她如神女般高不可攀。尤其是她的军刀和手枪,格外令人望而生畏。

    小哥很是尴尬,也不敢妄自评价什么:“姑娘,蔚蓝这地方对女人来说真的很危险,尤其是像你这样年轻漂亮的。天也快黑了,您真的挑一匹好马赶紧走吧,要不找个客栈躲一晚,明天一早再骑马上路。”

    “这是我们这里最好的马,我给您留着。如果您实在没有那么多钱也关系,您这军刀、还有这把枪……”小哥话没说完,女人就投来了极其可怕的眼神,吓的他赶紧摆手解释:

    “别误会别误会,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您可以压一个东西在我们这儿,之后有钱了再赎回去。要不看你是个姑娘,又在蔚蓝,换做别人肯定是非得给钱的。”

    小哥已经行了天大的方便,可轻羽的脸更黑了,扭头就走。那小哥还担心的不行,追了出去:

    “姑娘,你听我说啊,这里真的很危险啊!我真的是为你好呀!天黑了你就不要到处跑了,尤其是夜路……”

    咯恰!

    话没说完,那女人忽然转身,同时冰冷的枪口已经指在了小哥的脑门上:

    “再推销,拆了你的店。”

    轻羽带着怒火离开,对马这个东西选择放弃。像她这么有迎则的人,为了节约,宁可徒步!而且,从这里到碧落,徒步也就十来天,买够吃半个月的青稞面也只用五轻铢而已,多划算呀!

    “气死我了。”

    带着青稞面出城,轻羽想到禾馥就又忍不住骂。而且刚刚那臭小子当真没点常识,让一个佣兵交出他的武器,无疑是在老虎嘴里拔牙:

    找死!

    却蓦地,轻羽变了神銫——自己被人跟踪了,还是两个。

    “哼!”不由冷笑,对方来的正好,刚好给她解气。便是继续往前走着,但心里早已戒备。只是两人似乎没有动手的打算,就算天已经黑了,也一连错过了好几处动手的绝佳地点。

    离官道不远的地方有条小河,轻羽过去洗了把脸,而那两人也过去了:

    “姑娘,你一个人赶路吗?”先搭话的是个女人,月光撒在小河的流水上,将这女人的态度衬的格外亲切。

    随后那男人也友好的说道:“看你带着家伙,也是佣兵?”

    轻羽没有说话,只打量着他们。两人看去十分普通,腰上都别着刀,样式看上去是一对。而见她不语,女人又道:

    “你别多想,我们也是要去碧落。蔚蓝往碧落就这一条路,我们看你一个人,一直想着要不要请你同行。”

    “是啊,你如果不赶时间就和我们一起吧。这条路上经常会有政府的人盘查,像你这样落单的佣兵,碰上了指不定会被抓去哪里。跟我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

    两人很是热情,但轻羽显然在权衡什么。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