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小说网LOGO
回到首页 分类导航 热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卷一】澜湾 4:无踪

    仓库昏暗,轻羽看了集装箱上的眼镜男一眼,神銫镇定的可以。

    但听那眼镜男又嘲讽笑道:“作为女人,你的冷静我很欣赏,所以才好心提醒你。而且你生的这么美丽,真难想像居然会吃这样一碗饭。”

    “哦,对了,还有一分二十秒。如果你能撑过时限,出于对你的欣赏,我们会多给你半分钟。要到时候你还没打败我们,就回去告诉禾馥,麻烦换个有用点的家伙来。”

    眼镜男得意洋洋,言辞间无不透漏着身为异能者的优越感。在他心里,异能是末日对世界的恩赐。不管是未知辐射也好,是基因变异也罢,总之,拥有异能的人,才是被上天选中的骄子!

    “呵呵呵……”他笑着,却并没有得意太久,耳边只听几道咚咚声,就见那暗红的身影快如闪电、蹬着集装箱跳到了面前,上来便是一记膝盖,狠狠顶翻了他的下巴!

    “啊!”眼镜男一声惨叫,下颚已然骨裂,被高高顶飞后重重摔在了集装箱上。

    咚!

    一声巨响惊动了海港的守军:

    “快!去看看!”

    43号仓库的大门被打开,一小队人进来前前后后仔细搜查了遍,最后只是围着地上的坑和集装箱的脚印看,竟也记不得之前地上到底有没有这个坑。

    “走吧走吧,没事。”士兵们吆喝着离去,等仓库大门再次关闭,轻如轻羽毛浮在空中的三个人这才缓缓降下。

    方才千钧一发之际,少年及时带轻羽和眼镜男藏到了上空的黑暗里。此刻守备一走,少年便第一时间丢下了轻羽,去查看眼镜男的伤势。

    “你没事吧?”少年问道,但眼镜男现在是真没法说话了。倒是一直没开口的轻羽,终于说了第一句:

    “听了你这么久废话,这利息我就收下了。”她几分玩味,踢人一脚不说,手里还掂量着对方的钱包,“跟我聊天很贵的,你这么啰嗦,以后还是注意点吧。”

    或许是被惊到,少年愣了愣,但看眼镜男的惨样,终于还是忍不住爆笑:“听见没,人家嫌你啰嗦!我早就说话多死的快。看吧,今天被人打惨了吧!”

    “哈哈哈哈!”少年笑的眼泪都出来,怎料突然,一股无形的力量把他狠狠甩了出去!

    但却没有摔出响动。

    那少年根本就没有受力,只如轻羽毛般飘了起来。如果轻羽判断的没错,这少年的能力该是“轻盈”,可随意将物体变成轻羽毛般的状态,而那个眼镜男的能力,多半是“重力”。

    刚刚的战斗,看似只有少年一人,实际上是他们两个人进行了完美的配合。轻盈加上重力所制造的速度差和视觉差,足以构成类似空间转移的假象。如果不是眼镜男的那句我们,轻羽也不想不到这层。

    所以,话多死的快,果然还是真理。

    “死眼镜,自己捅的娄子还拿我撒气!”少年气愤的飘回来,谁知轻羽突然出手,擒住了他的后脑,将其死死摁到了地上。

    “别浪费我时间,说正事。”

    此时的轻羽冷的不像人类,毫无波动的黑眸亮起了暗红的荧光。她手中力道极大,似钢铁般压住了少年。

    少年面朝下,看不见轻羽的异状,而眼镜男一眼就瞧出了端倪。短暂的惊讶后,眼镜男不想认服,但还没使出异能,轻羽就一肘子送他了休眠。

    “任务到底是什么。”轻羽问少年,确实已经不耐烦。

    “任务?任务已经告诉牵线人啦!只要你通过了今天的测试,你就可以去问牵线人……喂?!”

    少年话没说完,轻羽就已经放了他,从仓库的正门走了。

    “不是吧……”

    少年目瞪口呆,这女人简直太没规矩,到底谁才是金主?而且,这里可是铁阳港的内港,这么大摇大摆从正门走,是不是太没把守军放在眼里了?如果她走的是正门,那岂非在他们来仓库之前,她就已经潜伏在这里了?

    少年绞尽脑汁的思考着,想不通那一身招摇的暗红该如何悄无声息进出铁阳港,殊不知对轻羽而言,进出不过只是几分钟的事。

    萧条的夜銫里,那女子在海滩上岸,但奇异的是,海水无法浸湿她的身体和衣衫。出水一刻,无水沾身,只有一串串水珠沿着身体和头发滑落,等走上海滩,整个人已经半干。再是夜风一吹,暗红荧亮的眼眸下就再难找到水的痕迹……

    夜里的城镇早过了宵禁的时间,轻羽走在空荡的街道,孤独的脚步声冷的刺骨,但俊俏的眉宇间仍是不变的坚毅和美丽。

    蓦地,她停下脚步,抬头看向远处岚泱城中最高大的建筑——城主的公馆。

    那是岚泱的变态城主工作和生活的地方,公馆中的灯光在死寂的岚泱中是那么刺眼,和只有昏暗灯烛的城镇对比鲜明。

    一方天堂。

    一方地狱。

    昏暗死寂的城镇中,随处可见印有澜湾辖域徽章的旌旗,而那个图案,正和今天所见信封封蜡上的纹样一样。

    也就是说,刚刚仓库里的两个委托人,是政府的人。

    想起些烦心事,轻羽不由紧了拳头,却这时候青石街道的另一边传来了响动——

    啪嗒。

    啪嗒。

    那不是巡逻的军队,而是一个人的脚步声。

    轻羽藏到了暗处,不管怎样,宵禁后还出现在街上,被撞见了总是麻烦。很快,路的远方出现了一个身影:那人穿着斗篷,脚步悠然,皮鞋磕在青石地面上的声音清脆而有节奏感,看身形,有点眼熟。

    是个男人。

    昏暗的视野里,轻羽瞧不清那兜帽下的脸,但他行走的身姿倒是十分悦目。男人渐渐朝这边过来,而夜空遮住月亮的云朵也在渐渐散开。

    然后他拐了个弯,就在距离轻羽只有一个路口的岔道。

    然后,皎洁的月华轻轻洒落了下来,就在那男人的身影消失在岔路的瞬间——海港城市忽然吹起的夜风掀开了兜帽,轻羽看见了男人铁锈銫的红发,还有独特的背头和小辫;

    不会错,是白天在街上遇到的那个!

    “等一下!”

    轻羽顿时慌张,风一般跑起来,到岔路仅仅用了不到一分钟,然而小巷里却空无一人,只有乱七八糟堆放着的废旧品。她蹬地而起,力道和速度足以飞檐走壁,就好似灵活的蚂蚱,噌噌几下越过杂物,跳出了小巷。

    可那里空无一物,只有死寂沉沉的大街。

    “……”

    轻羽愣愣在原地,似乎不这么呆着就无法平复心情,许久后才再次穿过小巷,回到了原本要走的街道上。而小巷不太流通的空气里,还隐约残留着男人身上的气息。

    所以那个人,不是幻觉?      
上一页    火爆推荐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