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网logo
返回书页 | 热门推荐 | 返回目录
第三章 九街巷

    屋顶参差不齐,寻马翻过几个屋顶,就到了九街巷。九街巷几乎横贯法圣区,是一条长巷,里面多是富商人家和书院,巷子勉强可以行马车。因为富商多住独立的大院落,建筑和建筑之间分隔很开,高高低低,中间也隔着池塘,柳树,还有叉开去的各种弄堂,就没有横亘的屋顶相连。

    寻马落到九街巷,天此时才大亮,阳光明媚,但偌大的一个巷子里,一个行人都没有。无数的杂物,垃圾,腐烂的尸体,横亘在路上。到处是苍蝇的嗡嗡声,倒是各家书院的招旗还在。

    阳光下来,一半的巷子暗,一半的巷子亮。

    寻马放慢了速度,他知道这里躺着的一堆一堆尸体里,有可能有还没死透的行尸。行尸攻击人的速度非常快,如果它忽然暴起,自己未必能阻挡。

    他翻出刀来,尽量不靠近尸堆。忽然他听到一边的阴暗处,柱子后面有一声熟悉的尸嗝。

    行尸体内腐烂,在一段时间内,会持续发出打嗝的声音。寻马翻动刀,让刀顺着手腕旋转,然后悄悄绕到行尸边上。行尸一下发现了他,在扑过来的瞬间,寻马手起刀落,把这具尸体的头砍掉一半。接着他并不停留,继续往前,很快就来到了藏书楼门口。

    这是一幢非常巨大的建筑,大门洞开着,里面起码有十几具行尸,挤压藏书楼门口,因为门槛太高了,所以尸体都被到膝盖以上的门槛卡在楼外。楼有七八层高,所有的窗门都闭着,没有看到任何活人。

    如果还有护卫活着,应该会在三楼或者四楼做一个哨位,这样四周如果有幸存者在晚上燃火,他们就能看见。如果行尸聚集,他们也能在第一时间发现。但是现在一个哨位都没有,而且窗门紧闭,可能只剩下女眷了。寻马心想,但他现在也没法进楼,只要超过两个以上的行尸,靠得比较近,那自己被咬的几率就非常大。

    他回想起自己清山时候,在洞里被行尸近距离攻击,如果不是自己当时的刀快,现在应该也烂着了。那把刀几乎被咬得卷刃,后来花了很多钱才恢复。想着他爬到了藏书楼对面的屋顶上,拔掉箭头,对着每一层的窗户,各射了一箭。

    结果,顶楼的窗户开了,一个少女探出头来张望,寻马轻声道:“苏荣小姐在么?在下原参宿骑兵寻马,知道小姐困在这里,特来带小姐去城外避难。”

    “你是城南沈末沈公子家派来的么?”那少女问道。

    “不是,我是参宿骑兵,不受雇于富商。”寻马心说,你该不是傻子,我都说了我是参宿骑兵。你听不懂人话么?

    “那不行,我们小姐说了,除非城南沈末公子亲自来,或者沈末公子派的人来救,否则她不走。”那少女说,“而且你刚才那一箭正射在我小姐头上,把她发髻都射歪了,我小姐恼着呢。”

    寻马楞了一下,有点怀疑自己有没有听错了,他努力回味了一下,问道:“你们几个人?”

    “就我和小姐两人,我们的护卫家丁都在一楼,想来已经都死了。”

    “你们就两个姑娘家,整个城里都是行尸,你们却要等一个沈末公子才肯走,你小姐怕是个猪脑子吧?”寻马说道。

    那少女面銫一变,呸了一口,就把窗户关上了。寻马心里觉得好笑,拔出箭来,拔掉箭头,连射了三箭,那窗户又开了,侍女捂着额头,轻声大骂:“你疯了!射到人眼睛怎么办?”

    寻马道:“沈未公子是小姐的心上人么?”

    少女道:“不是沈公子,难道是你不成,沈公子是城南的才子,你听过击节而歌不休这片文章么,就是沈公子写的?”

    寻马读过几年书,他也知道沈末是谁,沈末是有名的才子,中州排名六名之内,而且家里是富商,哥哥也在皇城任职。没有想到,沈末竟然和苏荣有一腿。

    “我知道沈公子在哪里。”寻马说道,“你家小姐若能跟我走,我带她去见沈公子。城里已经失控了,他应该是没法来救你们家小姐了。”

    话还没有说完,那侍女就一下被抓住头发拽回到窗户里,又一个少女探出头来:“此话当真?”

    刚才那个少女容貌甚是俏丽,简直可以算是个美女了。这个少女则脸上棱角分明,不能说是漂亮,但五官硬挺,看的也是让人眼中舒适干净。寻马心说这一定是苏荣了,于是点头:“苏姑娘是达官贵人,我只是一个小兵,我不敢骗你。”

    刚说完,就看见苏荣直接爬出了窗户,那侍女在后面叫:“小姐不可,你的肚子!”

    寻马就立即看到,苏荣的肚子,竟然已经隆起。他傻眼了,这是已经珠胎暗结,怀了沈公子的孩子了么?而此时,苏荣已经爬了出来,趴在藏书楼从上往下的第二楼的瓦檐上,然后就看到她像只猴子一样,快速地从顶楼,一层一层翻下来,翻到了二楼的位置,和寻马在同一个高度了。

    那侍女崩溃也地爬出窗外,但却被困在瓦檐边缘,再也下不来了。苏荣在二楼瓦檐站了起来,顶着个肚子,对上面道:“你记得把医书都带下来。”就看着寻马,“你赶紧的,带我去见沈公子,我们两人团聚,你重重有赏。他再不出现,孩子都要生下来了。”

    “这是”

    “我躲在藏书楼,假装看医术找行尸病的方法,其实就是怕我爹知道我肚子大了。”苏荣抬头看着那侍女又爬回去拿书,“结果九街巷行尸一下就爆发了,我就被困在这里了。三个月我肚子就大起来了,应该是个儿子,期间有不少人路过这里,我都没敢出去,怕别人一看我肚子大了,告诉我爹。”

    寻马看着苏荣,就看到她活动了一下肩膀和脖子,动作飒得和男人似的,心里忽然明白,这姐们是个憨憨。他还没反应过来,苏荣直接一个助跑,就从她站的瓦檐起跳,朝他站的屋顶跳了过来。

    他们中间隔了整个九街巷,人类绝对是跳不过来的,寻马就看着她一下掉了下去,掉在了行尸堆里。

    “X!”群马心中大骂,一个翻身翻了下去,就看到苏荣正摔在一个尸体堆里,满身的尸液,边上的行尸都听到了动静,转过了头来。寻马快速射箭,三箭把苏荣边上的三具行尸全部射倒,然后过去一把把苏荣抱了起来。

    四周的黑暗中,一下子开始冲出无数具行尸,它们几乎是狂奔着朝两个人冲过来。几乎是同时,他们头顶一声惊呼,那个侍女抱着一大摞书,从顶楼摔到了第二层,中间撞了两下中间的瓦檐缓冲,接着从二楼摔到了地面上,血就开始渗出来。

    寻马心中暗叹,死了!那群行尸一下就被这更大的动静吸引,冲向了侍女的尸体,寻马趁机把苏荣直接甩到屋檐上,自己也翻身上去。回头看那侍女的惨状,就看到侍女竟然一个翻身,从尸群的脚下滚了出来,速度极快地朝他们跑来。

    看她的动作,寻马就知道这侍女是练家子,立即搭箭掩护,一摸弓箭,弓箭没了,转头一看,苏荣已经拿着他的弓,又从他腰间掏出了箭,三只咬在嘴里,搭上一只,一箭一个,把追在侍女身后的行尸射倒,动作行悠流水。

    尸体跑得飞快,一倒就绊倒了后面一群,那侍女得以脱身,一个翻身上了屋檐,和苏荣抱在一起:“小姐,吓死我了!”

    此时,尸群已经在他们脚下聚集,甚至说是堆积了起来。都朝上升着手,想要抓住他们三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