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网logo
返回书页 | 热门推荐 | 返回目录
850章:调和之变一

    大雪狂飞数日,云都一皆白覆。

    天仁宗祭天广场,平时也做寻常弟子的演练场。本就辽辽开阔地,雪色一连,似乎将大地都占为己有。

    明昼从东方移来,广场上数万人影八方阵队,将中心临时红亭层层包围。

    红亭之下,长形木桌之旁,赫然是四族首领,以及夜芃等人。

    夜芃坐主位,身后不远处两名子弟执剑护立。四族首领在一方,一队族人守身后。四族对面,是为赤水准备的木椅。

    夜芃面无表情,实则心中万般计量。昨夜四族押上送饭门人吵上来,他得知原委心中明亮。这赤水,还真是冥顽不灵。四族心智低下为他所利用,没想到也被司权等人戏耍,造成双方极大误会。

    既敢挑拨主宗与附属之间的关系,赤水的狼子野心可见一斑,今日不将其彻底解决,他怕是会寝食难安。

    四族首领得到夜芃道歉,心底十分受用,看在对方知错能改的份上,得寸进尺提出连夜搭建谈判亭。到现在,他们已经等了大晚上。甚至在暗暗夸赞自己定下的好计策:不管赤水如何道歉,都绝不妥协,让夜芃无话可说,然后趁机杀到敌人地盘上去。

    “看,他们来了!”

    一声惊呼,万众仰目广场之外,一行人影慢慢浮现。

    “咚咚!”

    四族不知哪找来的鼓,数十人奋力敲击,震颤大地与空间,激荡人心跟积雪。

    此为丧魂鼓,四族自来在战前以及首领回归大地之时都要擂鼓。

    “凶手!”

    “谋杀者!”

    四族首领起身大骂,方阵族人呼呼应和,举枪耸剑一阵恐吓。

    “他们说什么?”

    受不住喧杂,司权将气罩撑出,隔绝了震声干扰。

    司徒影低头瞥过一眼对方嘴形,轻笑道:“好像是在叫兄长吧!”

    “呵!还真是有趣了!看他们那表情,我还以为是在喊打。”

    不是司权以为,这事很快发生。一行人才至红亭,四族首领目喷怒火一拥而上。

    “聒噪!”

    司权等人从为将四族放在眼里,周姬无妖随手一扇,十来矮人倒飞出去。夜芃还在不为所动,见事不妙的齐律慌忙起身,抢在万众动手前震声大喝:“合议之谈,岂能这般放肆?”

    “交出凶手,否则我们绝不善罢甘休。”

    “不错,杀人偿命,血债血还。”

    爬起来的四族首领奋声大喊,抡枪抬刀准备随时动手。

    司徒影上前一步:“你们说我们是凶手,谁看到了?”

    “是你!就是你!我认得你,我家国主自来与人和善,就只有跟你们有过矛盾。”

    天雪等人看了一眼跳出来的石灵族人,虽然区别度不大,但还是认出对方曾在太华城出现过,是毛成彬贴身护卫之一。

    “跟本夫人有矛盾的人多海里去了,你们国主算什么东西。”

    “不好!她在骂我们!”

    “不对,她是在看不起我们!”

    “竟敢看不起我们大地之子?打她!”

    四族人群情激愤,司徒影反而更进一步,指着其中一人道:“毛熊彬,你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好端端的要诬陷我们是凶手?”

    “你看清楚了,这是我们王后,毛蔷!”

    “别想骗我?你就是毛熊彬!”

    “我不是!”

    “你就是!”

    “我说了我不是!我叫毛蔷,是毛熊彬的王后。”

    周围人脸皮抽搐,这四族心智之低下果然名不虚传。只是这妖女也太缺德了,这样戏耍人家有意思吗?

    “连姓都一样,肯定是同一个人了,卑鄙小人,还想冤枉我?”

    “睁大你的眼睛看仔细了,我是毛蔷,这叫夫妻相懂不懂?我查马国人都姓毛,也是同一个人吗?”

    毛蔷气愤咆哮,极力要证明自己。司徒影满眼笑意:这心智,真是低出她想象啊!

    “你们一群人,我一个人,说是说不过你们。我要看证据,证明你不是毛熊彬。”

    “好!你们几个,把国主遗体抬上来。”

    众人吃惊,对方居然还把毛熊彬尸体带来了,还有点脑子的嘛!

    得到命令的一行护卫立刻下去,司徒影不动声色地扫过一眼若无其事的夜芃等人,暗暗猜测对方心思。

    紧接着,四位石灵族人抬来铁制担架,上面两块圆石分离。毛熊彬是被人断头而死的,但这两块石头,除了大小,看不出跟人体有任何相似之处。

    “什么意思?当本夫人心智低下?随便拿两块石头就想糊弄我?”

    “无知!这是我们国主!身为大地之子,这是我们回归大地后的状态。”

    “那你们得感谢杀害你们国主的人才对,不是帮你们国主提前回归大地了吗?”

    “这不是自然回归,要遭天谴的!”

    “除非用凶手鲜血祭奠!”

    “不错,交出凶手!”

    一群小人同仇敌忾,见司徒影似要没完没了下去,司权好笑地上前拦下。

    “诸位说的不错,血债当要血还的,今日我等前来,就是要交出凶手给诸位一个交待。”

    众人大惊:白狼这话什么意思?

    “在哪?凶手在哪?”

    司权抱礼,转身招手,一只四仰八合,五花大绑的石鳄被远远抬来。

    “凶手是它?”

    “就是它!这畜生邪恶无比,吞噬山石为生。尤其是石灵族这等高贵的大地之子,闻到毛国主味道后,一夜奔袭千里伏击了他。”

    四族惊恐,竟有如此邪恶东西?毛蔷狐疑地看向那名护卫:“是它吗?”

    “我当时离开了一会,回来就只见国主遗体了,其他人尸骨无存,应该被它吃了。”

    “好个邪恶的东西,干它!”

    四族激愤,一拥而上。然而,天生抑制石灵族的石鳄,毫发无损。

    “够了!”

    冷眼旁观半天的夜芃终于出声,高喝惊住众人,又道:“时间已到,会议开始!”

    司权冷笑,装模作样给夜芃抱礼,又向毛蔷请罪道:“尊贵的王后,各位大王。这邪恶东西长在我赤水,自来侵扰食人,我们也是苦不堪言,只是没想到还跑出去害了令国主。我赤水难辞其咎,为令国主的不幸悲痛万分。若能为诸位做点什么弥补心中愧疚,还请不要客气。”

    四族首领面面相觑:如此谦卑礼数的人族,还真是见所未见啊!

    “公子的诚意我等感受到了,你不用感到愧疚,此事与你无关。”

    “不错!是我们错怪了你!该是我们赔罪才对,要不这样,我们结盟吧!帮你杀光这邪恶东西。”

    司权嘴角扯了扯:这么明显的胡编乱造就听不出来吗?唉!对不起了,龅牙,你们快躲进河底去吧!

    “这敢情好!择日不如撞日,你们看,今天天气多好,还有天宗宗主作证,不如今日就歃血为盟,你们意下如何?”

    “好!”

    “胡闹!”

    四族首领带头欢欣鼓舞,一声暴喝泼冷众人。一瞬间,鸦雀无声,因为那声音来自夜芃。

    夜芃心里已经在大骂毛蔷等人,还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一群废物。这些低等劣族,当真是愚蠢至极,无药可救。三言两语就被耍得团团转,五岁小孩也没这般容易被蛊惑。

    “既然你们的误会解清,现在,该轮到正事了。”

    “尊主,现在大家都是朋友了,还有什么要谈的?”

    “就是,依我看,该庆祝一番才对。”

    四族首领乐呵大笑,众人就要应和,夜芃却突然冷脸:“哼!庆祝?今日没有我的允许,谁也别想离开。”

    司权等人不以为然,这才是夜芃真面目。石灵族人默不作声,其余三族发怒:“我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看谁能阻拦?”

    “一群不知天高地厚的东西!”

    夜芃抬高举一手,四面人影突现,将在场所有人包围。

    “尊主,这是何意?”

    “赤水谋害我附属国国主,尔等亲自找上门来,本宗主不做出表态,岂不是寒了天下人的心?”

    “真相不是弄清楚了吗?不关他们的事!”

    “真相我说了算!看好你的盟友,否则,赤水大闹云都,杀灭四族的事情明天就会传遍天下。”

    “不会!他是好人,不会这么做的!”

    “我说了,真相我说的算!”

    毛蔷等人心智再低也明白过来,夜芃这是想栽赃嫁祸。恨恨不平地怒视对去,而不耐烦跟贱族说话的夜芃已经转过身去。

    “既然你们有诚心过来,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赤水从即日起归属我天仁宗下,接受本宗指导,必将安然长存。”

    司权等人冷笑,原来这就是夜芃的目的,先让赤水附属到天仁宗下,然后再慢慢压榨。

    “公子别听他的,他虚伪至极,说的话绝不可信!”

    “就是,他是要麻痹你们,然后趁夜突袭!”

    “不错!咱干了,一起冲出去!”

    司权诧异,这三族首领怎么替他说话了?

    “拿下!”

    夜芃不屑,命令一出,几名弟子涌出,目标直至三族首领。

    毛蔷心急如焚,劝谁也不是,说谁也不听。而见有人对自己首领出剑的三族之众,大喊着奔来增援。

    一时间,场面混乱,大战即将上演。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诸位可能听我一句?”

    就在这时,佛音传荡广场,众人情不自禁停下动作。

    司权好奇望去,般度都没了,谁还这般爱管闲事?

    “不可能,怎么是他!”

    远远看清来人,赤水一众脸色大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