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网logo
返回书页 | 热门推荐 | 返回目录
第二百八十九章 前世的缘份

    天色将明未明。

    林云站在路灯下,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绿化带里的男人,只见他头发凌乱,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本就不大的眼睛已然肿成了一条细缝,基本看不出本来面貌。

    此时那双小眼睛正迸出希望的光芒,但是当他看清楚来人时,希望的光芒霎时湮灭,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恐慌。

    林云轻蔑地睨着他。

    看情形,他终于想起来广州是什么地方了。

    林云本是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富家千金,她的前夫在事业上的成就更是不俗,在广州颇有声望。

    遇到秦弈以前,她的人生可谓一帆风顺,自从遇到秦弈,一切就都不同了!

    当初因为他们在杭州,秦弈知道她已经斩断了自己的退路,知道她孤立无援、求助无门,所以肆无忌惮,敢将她往死里揍。

    现在反过来了。

    秦弈身上的衣物全都不翼而飞,一身的白肉在风中瑟瑟发抖,看着有些影响市容。

    林云嫌弃地移开了视线,她低头点了根烟,任青白的烟雾四处弥散,环绕在昏黄的灯光下。

    她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吐了口烟雾,又将手机塞回包里。

    秦弈张了张嘴,似乎想说点什么,但又说不出话来,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嗬嗬”的声音。

    林云轻嗤一声,难不成,这人天真地以为自己是来救他的?

    可能吗?

    当然不可能!

    要不是因为和谐社会,林云一定会上前,狠狠踹他几脚!

    不过,她不想脏了鞋子,更不想和这种人一起上社会新闻!

    再说,就算她真要打人也不用亲自动手

    林云颇不耐烦地回头,朝车里的男人问道:“你的车弄好了没有?”

    车上,紧握着方向盘男人笑了,“好了,上车吧。”

    林云将烟头踩灭,然后头也不回地走了。

    她离开得很干脆,干脆到躺在绿化带里的人没反应过来,直到她坐进车里,才发出一阵急促的“嗬嗬”声。

    少顷,车子缓缓驶离沿江路。

    林云靠在椅背,她微微阖着眼睛,似在打盹。

    正在开车的男人时不时觑她一眼。

    林云没好气道:“想说什么就直说吧。”

    男人扯了扯领带,试探般问道:“你今天,似乎心情不错?”

    林云抬眸瞥他一眼,反问,“我刚度假回来,心情能不好么?”

    男人低低地笑了,欲盖弥彰地解释道:“不论我做什么,目的只有一个,让你开心。”

    林云回以一声“呵呵”。

    前些天,林云和一群姐妹淘一起去欧洲游,今天晚上刚到机场,她就被前夫,不,已经是前前夫的何泽军接上了车。

    何泽军向来以公司为家,视工作如命,他们结婚多年,两人都没能在一起吃过几次饭,至于其他就更别说了。

    这样的人居然舍得抛下工作,亲自开车去机场接她这个前妻,简直跟太阳打西边出来似的,太稀奇了!

    车子经过沿江路时,忽然“熄火”。

    紧接着,何泽军提议,“这车子我开得少,得花时间琢磨一下,小云要不要下车透透气?”

    尽管林云已经嗅出些许阴谋的气息,但她还是下了车。

    林云一下车就恰好看到了先前那一幕,于是乎,她所有的疑问都得到了解答。

    林云原以为,要是亲眼看到秦弈倒霉,她肯定比谁都高兴!就算秦弈死在她面前,她都不会皱一下眉毛!

    当她真正看到时,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只要她一想到自己曾经为这样一个男人,抛下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就恨不得自插双目!

    林云抿了抿唇,从包里掏出烟盒取了一支,叼在嘴里,低头点燃,而后长长地吐一口气。

    隔着弥散的烟雾,猛然撞进何泽军的视线,她不自在地别开眼。

    何泽军向来话不多,开车更是沉默,他不耐烦的时候也很明显。

    此时他却破天荒地朝她笑了一下,还好言相劝,“女孩子少抽烟。”

    林云不以为然地靠在椅背,修长的手指夹着烟,冷着脸说:“少管我。”

    何泽军也不生气,“你说你,在别人面前挺热情的一个人,唯独到了我面前这么凶。”

    林云面无表情地吐了个烟圈,“你就当我精分吧。”

    何泽军笑着说道:“行,那你可别去祸害别人,咱们凑活着过吧。”

    何泽军对她怎么样,林云心里比谁都清楚,她和秦弈离婚已经一年多了,这段时间,双方的家人和朋友都在有意无意地撮合他们。

    林云也仔细考虑过和他复合的可能,但她始终觉得,他俩不可能了。

    覆水难收,破镜难圆。

    那段往事,就算何泽军不介意,她也介意。

    何况她暂时没有再次组建家庭的想法。

    林云默默把手上的烟吸完,说道:“我们不合适,你还是找别人吧。”

    她想好了,与其依附别人,等着恩赐,不如做自己的女王,纵情恣意,潇洒红尘。

    ***

    秦弈最后是被环卫工发现并报警的,尽管警察及时赶到,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围观。

    现今社会,年轻人出门都带手机,也都爱发微博,很快微博上就传开了。

    “醉酒男子绿化带里睡大觉!竟不知从哪里来要哪里去!”

    “喝蒙圈?男子酒后在绿化带呼呼大睡,被环卫工发现!”

    “实拍男子凌晨醉酒摔伤睡绿化带,千万别贪杯!”

    因为老张的人盯着秦弈,林瑶已经大概知道后续情况。按照老张的说法,秦弈是被几拨人轮番暴打,然后丢在绿化带。

    林瑶不是不担心,万一真要查起来,会查到老张做的那点小动作,甚至把秦容泽牵扯在内!

    她一直密切关注着新闻,可是所有这些新闻压根没有提及秦弈被打一事,和谐得很。

    [男子酒后摔伤,警民齐力救助]10月16日凌晨,X大队XX巡组接到报警,在沿江大道,有一男子赤膊躺在绿化带。巡组民警赶到现场发现,一名醉酒男子躺在绿化带,面部、头部受伤,全身多处软组织挫伤。民警及时联系120急救人员赶来,因该男子体重超标,警民齐心协力,共同帮助医护人员,将男子抬上救护车,送医救治。

    难不成他觉得酒后摔伤听起来要比被打体面些,所以打落牙齿和血吞,一口咬定自己是摔的?

    不论如何,这些新闻口径一致,秦弈出现在绿化带是因为醉酒,而他受伤是因为酒后摔伤。

    这倒省事了。

    林瑶退出微博,点开微信,打开老张给她发来几张照片。

    灰蒙蒙的天空下,有个身材高挑、妆容精致的女人穿着一袭长裙,她独自站在路灯下抽烟的画面唯美,好像一幅画。

    久违了,林云。

    ***

    接下来的日子里,卓越实业的展位毫无疑问是整个机械零件馆最具人气的展位,

    卓越实业的众人通过在广交会现场与国外采购商进行面对面交流,从产品结构、材料,到包装,再到成本核算,逐渐加深对机械零件行业的了解,并对市场有了更好地了解和判断。

    正所谓“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如果没有实践,所有的理论知识只会沉淀在脑海里,和走出去的时候看到的完全不同。

    每一次通过自己的专业知识,让客户了解来自华国的优质机械零件,并且成交,成就感便油然而生。

    几天下来,他们的收获也是颇丰,接到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订单。

    卓越实业俨然已是华国机械零件行业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

    展会结束那天,卓越实业的众人打包好样品和参展用品交给展览公司,而后连夜踏上了回程。

    上飞机前,林瑶接到了李仁海的电话。

    他幽幽地叹了口气,说道:“林总,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凌云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了,这下应该是真的要倒闭了。”

    说是“好消息”,他的语气中却没有半点高兴的意思。

    至于原因,林瑶也知道,李仁海不是真的想看到凌云倒闭。

    林瑶失笑,“未必,说不定秦董事长又找到新的靠山了呢?”

    李仁海又叹一口气,“秦弈没有新的靠山,他刚刚死皮赖脸求我入股,一个要什么没什么的皮包公司,想让我投一千万,然后才给我49%的股份!

    我特么的,用一千万,我能开好几家贸易公司了!”

    林瑶看了眼手上的机票,淡淡道:“你知道就好。”

    秦弈还在广州,看来恢复得不错。

    李仁海感慨道:“我当然知道,我又不傻,要不是为了把之前借出去的钱收回来,我早就不干了!怎么可能再给他投钱?”

    “不干了”之类的话,李仁海已经说了好几年,可他依然留在凌云。

    至于借钱的事,李仁海也说过很多次了,可他从一开始的只借两百到后来借两千

    林瑶好奇道:“话说,你有没有算过,到底借给他多少钱了?”

    李仁海支支吾吾,“事情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公司里不是股东拆伙了嘛,资金有些周转不过来,秦弈找我借二十万,我借了,后来,又说还差五十几万”

    呵,二十万加五十几万,若是加上之前零碎的钱,估计得有百来万了!

    要知道李仁海在凌云两年多了,总共拿到手二十几万,他居然能“借”给秦弈百来万!

    李仁海明知道秦弈是用这样的借口找文先生和李先生借的钱,而且从不还钱,他居然还会借钱给秦弈?”

    林瑶很想问问李仁海,秦弈之前找他借过多少次钱了?还了没有?旧债没还,为什么还要继续借钱?

    她沉默良久,说道:“我都想去找你借钱了。”

    李仁海尴尬道:“你别打趣我了。”

    林瑶不是和他开玩笑,卓越实业这次参展的效果超过预期,她是真的想将对面的办公室买下来,扩大经营。

    而且她从一开始就把李仁海和简雯视为可以信任和可以合伙的人选,可是简雯有自己的事业,李仁海则一直待在凌云,林瑶就没跟他们提起这一茬。

    现如今简雯的事业已经开始有起色,而李仁海依旧在凌云,他手上钱没多少,却握着八百亩居住用地,当务之急是将这八百亩地的事解决,暂时不可能有和林瑶合伙的想法。

    林瑶已经意识到了,尽管李仁海和她在工作方面有些看法是一致的,但也有很多时候,她都无法理解、难以忍受李仁海的行事风格,合伙创业是不现实的!

    李仁海对此全然不知,他忧心如焚道:“现在凌云人心惶惶,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关门倒灶了。”

    按照秦弈的行事风格,凌云离关门已经不远了。

    林瑶不明白的是,李仁海为什么还不死心?

    难道真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林瑶坦率道:“我的建议是,不要说一千万,即便他一分钱不收,把公司白送给你,最好也别要。”

    “白,白送?”李仁海愣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他不可能把公司白送给我,哈哈,天上的大雁飞过,他都恨不得拔下几根毛来,这样的人,不可能把公司白白送给任何人的!”

    林瑶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她的意思是,现在的凌云实业和烫手山芋没区别,谁接手谁倒霉!

    不过,雁过拔毛?

    这个词还真是出奇地符合秦弈呢。

    说起来,李仁海得亏买了地,还正缺钱,要不然真有可能被秦弈忽悠进去。

    林瑶有些不放心道:“我提醒你一下,秦弈欠下的货款可能比你我以为的更多,你别接凌云这个烂摊子,也别再借钱给他了,以免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可是”李仁海尴尬地笑笑,“那个,我还有事,先不和你说了。”

    李仁海这几天也在广州,照顾秦董事长。

    雁过拔毛的秦董事长和人傻钱多的李仁海,也不知道他们是前世的缘份,还是宿命的纠缠

    总之,林瑶该劝的都劝了,该说的也都说了,李仁海明显听不进去,她又能如何?

    正当林瑶感慨万千时,机场广播响起,她该登机了。

    《遥望虹霓》无错章节将持续在手打吧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手打吧!

    喜欢遥望虹霓请大家收藏:()遥望虹霓手打吧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