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小说网logo
返回书页 | 热门推荐 | 返回目录
第九百零九章 旧漆(一)

    天流的覆灭,对于整个玄山省的局面,说实话也是挺突然的。

    当地的朝阁还沉浸在中央换权的震荡当中的,许多的朝阁高官都在忙着寻找退路,担心着万一有一天终结也来到了海地,到时候将他们也一网打尽,到时候该怎么办?

    但是终结没有等到,等到的却是另一个煞星。终结或许会让你瞬间暴毙,到那时这位煞星,却一向擅长让你生不如死。

    而接到安小语最后通牒,还在抱着侥幸心理希望能够拖一段时间,或者争取和安小语玉石俱焚的军委外围派,早上刚睡醒就听到了这样的一个震撼的消息,顿时脑子全都是“嗡嗡”的。

    这哪里是剿灭地下势力?这根本就是杀鸡儆猴,敲山震虎!配合上之前安小语说过的那些话,他们就再也坐不住了,各方将官开始坐到了同一间会议室里面,商讨着安小语的四个条件可行性到底有多高。

    而这个时候,安小语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生活状态,开始在仓库里面陪着冬小关一起拆卸机甲,研究机甲里面的构成和原理,然后一件一件地打磨。原因无他,经过了那天晚上的战斗,冬小关的身体状况更差了。

    基地的医疗兵把他们三个骂了个狗血淋头,警告安小语不能再带着他们去任何危险的地方,参加任何危险的活动,得到了三个人的保证之后,才将他们放了回来,然后派人守在了门口。

    “你真的觉这些人会答应你的四个要求?”冷殇百无聊赖地你躺在机甲宽厚的装甲上面,零件他们都已经打磨好了,但是冬小关还没有把这一部分研究完,所以他们两个算是暂时清闲了不少。

    安小语盘膝坐在一块巨大胸甲上面,闭着眼睛感悟法则和命运的气息,推进自己的境界。听到冷殇这样问,也没睁开眼睛,回答说道:“说实话,我还巴布尔的他们不答应。”

    “到时候,你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你你自己开发这个遗迹了?”冷殇问道:“话说你昨天自己去了那个海沟里面,里面到底有没有天渊国的宝藏?我还挺好期待,那个时候人们所谓的宝藏到底是什么?黄金?”

    安小语说道:“这个方面的问题,你可以去请教景三庭教授。”

    冷殇撇了撇嘴,这不是他第一次问起海沟里面的事情了。昨天安小语从海沟回来之后,他就很好奇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但是安小语的口风很严,从来都没有对他们说起来过。

    这也就让他更加肯定了,海沟里面肯定有什么不得了的东西。这些东西一定是当年天渊国留下的,一定是那些外围派和天流背后的人想要得到的,否则安小语不会这么慎重。

    冷殇也知道,不是安小语不想告诉他们,而是事情已经发展到了现在这个地步,任何的变化都可能引起事态的翻转。这个时候心里还没有底,她就不想开口说出来,就算是他们也不行。

    但是,实在是让人心里痒痒啊!

    冷殇躺在装甲板上,看着仓库高高的天花板,思维开始有些发散了。

    安小语见他没有继续问,也是稍微松了一口气。如果冷殇非要追着问的话,她也不好再继续隐瞒什么,不过这件事情,她确实不想说出来。

    昨天晚上她确实去了那个海沟,除了冷殇和冬小关之外,谁也不知道,等到霍家潘他们收尾的时候,她已经从南海当中回到了海地。但是里面发生了什么,她谁也没有告诉。

    实在是,她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判断这些东西可能的影响。

    昨天晚上去了海沟的时候,安小语首先看到的便是那个守护着海沟的巨大海兽。这一只海兽确实体型十分的庞大,竟然历经了万年的时间都没有死去,依然龙精虎猛。

    安小语能够感受到它身上时间的气息,这一头海兽应该是依靠了某种特殊的换新之法,将身体当中衰老的部分定时舍去,然后换上全新的组织,才能够永远保持这样的生命力。

    它的形状确实很想水母,可是没有水母那样轻盈的身体,而是拥有着十分坚硬的外壳,坚硬的程度甚至可以抵挡得住宗师强者的全力一击。它的身上带着十分敏感的触手,能够感受到所有接近海沟的存在。

    当然,在安小语的面前,它的感知能力就彻底失去了作用。安小语甚至开着七位一体在它的身边转了一圈,伸手感受了一下它身体的状况,判断了这只海兽的威胁力之后,直接朝着海沟的方向而去。

    海面下一万米的距离,这是人类科技很难达到的地方。经常会出现探测器来到足够深度的海底之后,就会遇到什么电磁混乱之类的情况,所有的电子设备失去作用,探测器和潜水艇彻底丢失。

    对于修行者来说,海底的深处同样是他们的禁区。因为在这样的地方里面,海洋对于人体的限制十分巨大的。安小语潜入到海沟的外面之后,双脚落在海地,就赶到了周围庞大的压力。

    她只是稍微撤出七位一体的状态稍微试了一下,身体就开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就算是人灵之体,加上星能的加成都有点支撑不住。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恐怖,安小语瞬间便回到了七位一体当中。

    伸手触摸了一下海沟上面的能量薄膜,令人惊奇的是,这样的一张薄膜,竟然不是水系法则构成的,而是一类似于土系法则和光影法则共同构成的东西。

    想了想之后,安小语也就释然了。这一层薄膜既然能够承受得住周围的水压存在这么多年,必定需要足够的能量来源来支撑,不管它到底是如何抽取周围的法则补充自身,显然水系法则都不是最好的选择。

    只因为海底的水当中蕴含的能量实在是庞大无比,就算是安小语都很难调动水系法则。而一个前人留下来的类似结界一样的东西,怎么可能这样轻松地就将安小语都无法调动的能量抽调出来,而且一抽就是上万年。

    所以,薄膜所依附的海沟结构,那大片的岩石结构,千万年都不会轻易改变的海底岩石层,就成为了能量最合适的来源。而光影法则,则是要在利用土系法则构成薄膜的情况下,保证薄膜的存在能够混淆视听,将海沟给隐藏起来。

    不过按照慢安小语的推测,薄膜原本的样子虽然是这样,但是还够周围的环境应该已经经过了许多的变化。因为这层薄膜所展现出来的状态,已经不能和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稍微有点显眼。

    这个薄膜能量层,很可能从设计上应该能够通过人为的改变来变换形态和颜色,可惜操控它的人已经都不在了。所以在上万年之后,它完美地和周围的环境分离了出来,不能再坚持自己的工作。

    当然,这层薄膜是没有任何防护作用的,防护的职责应该全都放在了外面的海兽上面了。不过这样的防护,不觉得有些单薄?既然当年他们这些人能够找到这个海沟建造避难所,当然也会有其他的人能够找到这边。

    她虽然不知道当时的修行人到底有多强大,可是从当年区区一个天渊国就能够在这样的海底建造避难所来看,当时应该是一个强人遍地的时代,实在是令人向往。

    想着,安小语便穿过了能量薄膜,进入了海沟的内部,随后便看到了海沟里面石壁上雕刻着的灵媒文。经过万年的海水冲刷和腐蚀,这些灵媒文依然清晰可见,就像是刚刚刻上去的一样。

    安小语伸手触碰到其中的一枚灵媒文,感受着上面的痕迹,感觉到了应该是以神入道的手段。而这一条长达十几千米的海沟,放眼望去,在那大片的石壁上,几乎刻满了灵媒文。

    看到这一幕,安小语顿时头皮发麻。这样巨大的工程,甚至比青色石门当中的设置都还要繁琐。当然只不过是工程量繁琐,相对于青色石门空间,这里的灵媒文依然还带着尘世的气息,威力不知道差了多少个档次。

    但是就算是这样,这样巨大的灵媒文石壁,粗略估计都能有上百万的灵媒文雕刻,而且每一个灵媒文好像都残存着原本的气息,它们应该都是构建成一道阵法的阵基。

    这样的大手笔,还是让人觉得震撼非常。

    安小语忍不住将神魂之力探出去感受了其中一枚灵媒文当中的信息。好在信息并不是很多,按照安小语的推测,这些灵媒文应该就是当初留在海沟里面的第第二层防护。

    虽然只是看了一枚灵媒文的内容,但是这些灵媒文之间的联系还都没有全部被磨灭掉。上百万的灵媒文构成了一个巨大的阵法,互相连接,由人来操控。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没有办能够判断出这些阵法到底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不过总归不过使迷惑和攻击两种。

    看过了这些灵媒文,安小语缓解了震撼之后,继续朝着下方而去。有了这样一个灵媒文的阵法,她开始对天渊国的宝藏更加感兴趣了。

    在安小语刚开始的印象中,天渊国的宝藏其实并不占据多重要的地位。毕竟根据历史记载,不管是湛沛还是天渊国的其他皇室,好像也都没有什么修为高超的人,督建避难所的浮诠根本就是个普通人而已。

    难道这里不是天渊国的遗迹?历史上还有什么样的人能够在海地附近的海洋当中建造这样一个巨大的场所?又或者,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避难所?而是一个太古遗迹不成?

    想到这里,安小语越发打定了主意要继续向下一探究竟。

    从海沟的入口向下,海沟当中的 空间非但没有变得狭小起来,反而变得更加宽敞了一些。安小语很快便发现了荣教授和喻博言的探测器。探测器已经被彻底损毁了,变成碎片掉落在海沟石壁的一块山石上。

    继续向下,安小语果然看到了荣之浣所说的那个陷坑,十分巨大的陷坑。这个陷坑确实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小,整个呈圆形,一个非常规整的圆形。这也更加证明了,这个地方确实是人为建造出来的。

    安小语并并没有着急着接近陷坑,而是先把海沟的其他地方都摸了一遍,结果发现除了这个陷坑之外,根本就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这才来到了陷坑的旁边。

    荣教授的探测器确实不是样子货,他根据探测器上反馈的数据判断周围的海水都在朝着陷坑的方向流动,但是陷坑却没有完全打开,所以海水的流动并没有形成大型的旋涡。

    安小语接近陷坑的时候,能够感受到周围的水流十分的稳定,虽然有一些拉扯感,但是流速也不见得就那么快。当然,这个流速并不是很快,也是针对安小语来说的。

    到了陷坑的上方,安小语果然发现了和荣之浣所说的一样一层类似能量薄膜。可是她能够感受得到,这一层薄膜的能量密度和作用都和之前海沟上方的那一层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是一层封闭的结界!

    想到这里,安小语见猎心起,很想知道上万年之前以神入道的高手在灵媒文阵法上面的应用到底有多强悍。于是她轻轻探出了手,触碰到了这一层能量薄膜,微微地开始施加力量。

    她不敢用太多的力量,毕竟这一层结界已经存在上万年了,如果真的只是能够和海水的力量构成一个平衡,被自己破坏了之后,海水倒灌进去,里面的东西都要遭到海水的摧毁。

    但是让安小语震惊的是,这一层薄膜当中蕴含的能量依然十分的充沛,根基是十分的稳固。安小语稍加力量,薄膜竟然纹丝不动,她缓缓地增加压力,可是感受到的依然是坚不可摧的抵挡。

    到这里,安小语终于知道了,上万年前以神入道的黑科技,根本就不是自己这个刚好修行了一年多的后辈能够理解的。她调动三元力,全力一击,竟然根本就没有撼动这层薄膜一分一毫。

    这还真是

    安小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既然海沟里面除了陷坑什么都没有,那么就只能说明,陷坑就是整个遗迹的入口。是入口的话,这一层防护一定有办法能够打开。

    她在周围查看了许久,终于在陷坑的薄膜周围,发现了六个灵媒文构成的小型符号。每一个符号都由两组三个的灵媒文构成,分为内外两层,应该就是控制这一层薄膜的开关。

    研究过之后,安小语也了解到了这六个符号的作用,并非需要六个以神入道的修行者共同开启,武修和身修同样可以,只要按照灵媒文当中记录的信息按照一定的方式打开,就能够让薄膜能够通过生灵。

    不过,想要打开这六个灵媒文,需要的其他五个修行人,让安小语拿不准主意。想要打开符文,就必须达到真境的水平。而五个真境,不管是对于哪一个世家来说,数量上也都十分苛刻了。

    单说第二安家,如果抽走了五个真境的强者,帝都不会到会有多少人暗地里打小算盘。要知道,对四大修行世家图谋不轨的人确实不在少数,尤其是在现在这种紧张的动荡状态下。

    但是如果带上雷家的话,就很容易被帝国彻底关注,虽然旧朝阁一斤覆灭,不代表其他方向的势力不会关注他们的一举一动。牵扯到雷家的事情,一定是万众瞩目的,所以到时候这个遗迹到底会被多少讨厌的人分一杯羹。

    五个真境,没想到还没进门,遗迹的开发就遇到了这样的难关。

    这也是安小语一直都没有将海沟里面的情况说给任何人听的原因,除了陷坑之外,海沟里什么都没有,但是说起陷坑,就要涉及到安小语为什么没有进去一探究竟。

    陷坑的情况将来肯定是要公开的,现在撒了谎,就代表安小语对这件事情的态度十分的暧昧。所以,现在这个阶段,不如什么都不说,闭上嘴巴,让他们随便猜好了。

    毕竟海下一万米,不是所有的真境强者都能够下定决心下去看看的。万一遇到了不可解决的问题回不来了,谁也担不起这个风险。

    冷殇看着安小语紧闭的双眼,心中暗叹了一声修为高就是好,随时随地都能够进入到冥想状态。而他们这种还在入门境界打拼的小修行人,每天锤炼肉身的时间都应该是有限的,否则过犹不及。

    安小语却不知道冷殇是怎么想的,现在她只想知道玄山省外围派的人到底在做什么。两天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大半,四个要求还一个都没有兑现,他们是打算和自己鱼死网破了吗?

    还是说他们又有了新的依仗?

    果然,没过多久,荣之浣打电话过来,告诉安小语说,玄山省军委给了他们一家人数额巨大的赔偿,还有大量的实验室权限作为补偿。白茑那边也收到了几个通报,将当初提供报废队标的人上交了上去,不过也只是几个小人物。

    安小语看着外面落下的夕阳,忍不住冷笑起来。

    就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网站首页